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长乐未央》作者:沉香艺文志,汉武帝的历史故事

【书名】:长乐未央

【作者】:沉香艺文志

【主角】:汉武帝、王娡

【类型】:历史小说

【简介】:身为罪人之后,她被流淌着王族血脉的母亲嫁给了一个农民,还生了一个女儿,满足于简单的小幸福。忽然有一天,母亲强迫她与丈夫和离,机缘巧合下将其送入太子宫。从此,她的世界变得惊心动魄,目睹了皇宫内的种种阴谋、算计和欲望,她变得心思缜密、冷酷无情,历经磨难,终成皇后。皇上驾崩,她升级成为太后,以为已经掌控了一切,却无奈的遇上了一个最为强大的敌人,她的儿子——汉武帝。故事,从这里开始。

《长乐未央》免费阅读

第1章 债台高筑

长陵,汉朝开国皇帝刘邦和吕雉的陵寝之地,位于渭水北岸。自建成之日起,朝廷强行让一些世家大族搬来此地,逐渐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市镇。

长陵人以守卫高祖陵寝而自豪,特别是皇帝声势浩大的前来祭陵时,更是长陵人的节日。有钱的趁机结交权贵,没钱的也能占点便宜,比如例行的赏赐。

不过,每当这种时候,住在长陵最西边的臧氏从不凑热闹,甚至还有些郁郁寡欢。

据消息灵通的王婆说,臧氏本名臧儿,祖上当过王的。后来不知怎的,竟没落到嫁给平民。

臧氏嫁过两任丈夫,第一任丈夫名叫王仲,槐里人,和臧氏育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儿子名叫王信,大女儿名叫王娡,小女儿名叫王儿姁。

王儿姁刚满周岁时,王仲撒手人寰。不到半年时间,臧氏改嫁给了长陵的田成,和田成又生了两个儿子,田蚡和田胜。

两年前,田成患病身亡,留下臧氏和五个孩子。最大的王信不到十八岁,最小的田胜只有六岁,一家人的生计顿时陷入困境。

田成病逝前,臧氏除了家务,几乎什么也不做,和邻居也很少来往,不管什时候都穿戴整齐,仿佛要去参加婚礼。田成去世后,臧氏买了一架织机,学起了织布。

田成生前是个手艺人,靠着祖传的造马车技艺,家境还算殷实。未料,他还没得来及将手艺教给儿子们就撒手人寰,田家坐吃山空,已是濒临破产。

如今,王信已年满二十,连个媳妇都没讨上,唯唯诺诺,老实懦弱;大女儿颇有乃母之风,心思细密,聪慧明断,深得臧氏之心;小女儿姿色更胜乃姐,心机却差了些。

田蚡和田胜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田蚡从小机灵,能言善辩,善于察言观色,小小年纪已是孩子王;田胜比较木讷,默默的跟在哥哥后面,充当跟班。

五个孩子虽不是一姓,感情却很好,这多亏了臧氏严厉的家教,绝不允许以大欺小。她一直告诉孩子,不管多么困难,一定要有志气,一定要出人头地。

这一天,一个官差模样的人趾高气扬的走进田家院中,大喊道:“臧氏,快出来,你欠沈员外的钱该还了,人家都报官了。”

沈员外是长陵的一个富商,家中有多处产业,比如布庄、作坊、客栈和当铺,顺带还做起了高利贷的生意。

半年前,臧氏曾向沈员外借了十缗钱,想让王信跟随石工老郭学手艺。老郭承诺,只要过了头三个月,之后每个月会付给王信一定的工钱。

老郭是远近闻名的石工,有一家不大不小的作坊,十里八乡的石刻、墓碑都由他制作,连京城里的达官贵人都会请他,虽然辛苦,但比靠天吃饭的强多了。

谁料,不到一个月,王信不小心将自己的左手拇指砸了个稀烂,当时疼得哭爹喊娘,躺在家里治了三个多月的伤,大拇指整个废了。

老郭一看,只说了一句:“完了,这碗饭他是吃不上了。”气得臧氏直抹眼泪。

如今,王信每天到处打短工,帮泥瓦匠递砖,帮艄公看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养家糊口都困难,更别提还高利贷了。半年陆续还了五缗,竟还欠三十多缗!

官府来人,臧氏不敢怠慢,一面赔笑脸,一面吩咐王娡赶紧烧水。

官差在堂屋坐定,瞟了臧氏一眼道:“你欠沈员外的钱啥时候还啊,都成老赖了。一个月之内不能还清欠款,这房子可要充公强制执行。”

臧氏为难道:“沈员外当初借我时,借条上写的十缗,实际到手只有八缗。利息却是按照十缗计算,半年为期,每月偿还三缗。我只不过逾期两三月,每天竟罚三百文,太不公平了些。”

官差蛮横道:“官府只认借条!现在,沈员外大发慈悲,今后一个月内,逾期费不再计算,但必须还够三十缗,这是都尉府的判决。拒不执行者,家产充公,欠债者拘押!”

臧氏气得直跺脚:“朝廷规定,民间借贷,一年利息不得超过一倍。我实借八缗,半年竟要还十八缗,天子脚下,如此黑暗,我要上京告状。”

官差哈哈大笑:“随你告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走遍天下都拗不开这个理!”

这时,王娡已经将水烧好,送到官差面前,轻声说道:“官爷,先喝口水吧。”

官差看到王娡,不觉眼前一亮,好一个大姑娘!随口问道:“姑娘,今年多大了?”臧氏不由得紧张起来,王娡却大方说道:“刚满十五。”

十五?官差转向臧氏,不怀好意的一笑:“其实啊,你想要还钱并不难,守着这么大一姑娘,还愁还不起那三十缗?”臧氏倏地站起,颤抖道:“你,欺人太甚!”

官差忙不迭的道:“别介,你误会了。咱大汉朗朗乾坤,天子脚下,岂容胡来!我的意思是,你该给女儿寻个婆家了,聘礼少说也有五十缗。”

臧氏还是气鼓鼓的道:“不行,我要为她好好挑个人家,怎能如此草率!”

官差正色道:“臧氏,我可告诉你,汉律规定,女子年满十五,必须出嫁,不然罚款五缗!你就看着办吧。我再说一遍,一个月内凑不够三十缗,你们等着搬家吧。”

说完,官差转身离开,留下眼含泪水的臧氏和一脸茫然的王娡。

这套三进的房子,是田成和父亲亲手盖的,不过才二十年光景,人人都说是一套好房子,至少能值五十缗。现在,沈员外告上官府,一旦房子被变卖,以后一家六口住哪里?

汉律确实规定,女子年满十五未出嫁,父母将罚款五缗。这项政策虽然很少执行,但官府若真的执行起来,臧氏也是无话可说。到时候,旧债未偿,再添新债,这座老房子将彻底断送于她之手。

对女儿王娡,臧氏是疼爱有加,很少让她做家务活儿,而是亲自教她读书。王娡也非常聪明,从小知书达理,和一般女子不可同日而语,她怎忍心将宝贝女儿胡乱嫁了?

想起自己的祖父和父亲,想起臧氏曾经的荣耀,她不禁悲从中来。难道,我臧氏永无出头之日,要彻底沦于草莽吗?深夜之中,她忍不住轻轻抽泣,泪水逐渐湿了枕头。

“娘,你怎么哭了?”王娡听到母亲的哭声,轻声问道。

“没事,我想起了你父亲。”她收拾起泪水,也许真的该认命了,明天去找找王婆吧。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