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大唐:从归义军开始张延思,大唐:从归义军开始战五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从归义军开始

作者:战五渣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归义军!一个极少数人知道,孤旋西北,却心向大唐的晚唐最后猛士军团!
归义军!照亮了晚唐的最后高光时刻!
但种种原因之下,归义军没能重振大唐的辉煌!而是随着唐灭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意外之下,现代人张延思穿越到了让无数世人惋惜的晚唐。
现在人张延思选择了逆流而上!
一路破除艰难险阻,让归义军不再那么悲壮。让大唐能够重铸辉煌,再次屹立于世界的舞台中心。

《大唐:从归义军开始》免费阅读

恢复了知觉的张延思此刻感到头痛欲裂,同时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一样,难受至极。

闭着眼一只手揉了揉胃部,一只手揉了揉额头,本以为能够缓解一下身体的不适。

没想到经过按揉之后,比之还要难受,胃里居然开始翻江倒海起来。

“呕…”

“咳,咳…呕…”

胃里从下自上的那股冲涌之力根本受张延思的控制,最终还是忍不住吐了出来。

呕吐过后,胃部总算舒坦了一些,而且脑门上也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头没有那么疼了,眼皮也不是那么沉了。

不过呕吐过后,喉咙些火辣辣的难受,擦了擦嘴角,张延思伸手摸向身后的背包,打算把矿泉水拿出来簌簌口,但是却摸了个空。

大口喘了两下粗气,张延思睁开了双眼,打算找一找背包,可映入眼帘的场景,让张延思一愣。

用力揉了揉眼睛,目光在有些昏暗的屋内快速扫了扫,身后是一张木质的大床,但是床板距离地面有些低,大概只有二十公分左右,有种榻榻米的感觉。

挨着木床的是两口木箱,靠着窗子还有一张木质的像是茶几一样的书案,之所以称为书案,是因为上面放了笔墨纸砚。

除了这些房间内就只有几个毡垫,几张矮凳,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突然出现在这个一点现代气息都没有的陌生房间里,让张延思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再次四处打量了几眼房间后,张延思低头看了看,结果发现身上的衣物也由一身运动套装,变成了一件青色的古代款式长袍。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张延思目瞪口呆,呆愣了半晌,张延思顾不得身上的不适,从地上站了起来。

伸手看了看掌心厚厚的一层茧子,又抬脚看了看脚上黑色的高帮翘头鞋子,又抬手摸了摸头。

将头上带着的布套摘下来,拽了拽盘成发髻的头发,张延思如遭雷击。

自己的手根本没有这么粗粝,也没有茧子,发型也是锅盖头,跟本没有这么长的头发。

深呼吸了几下,张延思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在屋内来回走动了几圈。

仔细观察了一下窗户和屋门,张延思眉头紧皱,心里隐约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打开床边的木箱看了看里边的衣物,又快步走到书案前,拿起一份类似古代的文书看了看。

名头’战后赏疏’四个字,就让张延思心里有些忐忑,从右到左看过文书的内容后,张延思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任凭手中的文书滑落在地。

种种迹象表明心里的猜测是对的,这真是穿越了。

这种只有在小说里才会出现的穿越事件,让张延思无法接受。

只是跟着旅行团参观了敦煌莫高窟的几个洞窟,一没挨雷劈,二没摸电门,三没出车祸,怎么就会穿越了呢。

如果穿越到大唐贞观之治时也可以,那是大唐最为辉煌最为灿烂的时期。

卖力扑腾扑腾,或许都能和李二一起喝个酒,和凌烟阁的那名臣武将称个兄道个弟。

可从刚才那份奖赏的文书来看,自己穿越到了唐末不说,还是刚刚从吐蕃手里挣脱,重新回归大唐不久的敦煌。

这都距离贞观之治一百多年了,那些光芒耀眼的历史名人早已成为一堆枯骨了。

再有就是,这总不能到哪旅游,就在哪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吧。

不!这一定不是真的,绝对是景区的恶搞。

张延思还是不相信发生的一切,睁开眼睛起身跑向屋门。

“大兄,你醒了?”没等张延思跑到门口,一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打开屋门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张延思跑过来,一脸喜色的问道。

张延思跑到少年的身前,双手抓住少年的肩头,一脸希冀的问到:“这位兄弟,这里是不是还在景区,这是不是景区搞的活动。”

少年被张延思摇晃的一眼发懵,回国神后,少年一脸的急切,“大兄,你是怎么了,还没醒酒吗?你说的我根本听不懂。”

少年的话,彻底浇灭了张延思心中的仅存的一丝希望,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少年见张延思只是愣愣的盯着自己,神情越发的焦急,伸手拉住张延思的胳膊,“大兄,你先回床榻上躺着,我去找阿耶,让阿耶派医师来。”

张延思被少年的喊声拉回了神,心中涌起的忐忑与压抑,仿佛抽干了全身的力气,同时还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用力喘息了几下,张延思咬牙迈动步子,打算到外边冷静一下。

结果没主意脚下高大的门槛,拌了一个踉跄后,一头撞在了门外的一个石锁上,张延思顿时两眼一黑,昏了告诉。

张延思再次醒来的时候,又一次感到头痛欲裂,而且最为可怕的是脑海里突然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

又惊又疼之下,张延思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耶耶,大兄醒来了。”听到张延思的呻吟声,守在一旁的少年,立刻一脸惊喜。

少年的父亲走到张延思面前,板着脸沉声道:“年纪不大却如此贪酒,幸好这是在家中,不然真是丢尽了张家的脸面。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身子好了以后,去寿昌那边当个十人将吧。”

张延思忍着头疼,目光扫了一眼过去,说话的是个长得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

端正的五官上带着一股英豪之气,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干练劲。

张延思此刻正头疼的厉害,虽然被莫名其妙的说教一通,可已经没心思考虑其他的了。

没有理会说话的中年男子,张延思重新闭上眼睛,伸手用力在头上按揉,想让头疼减轻一些。

张延思这种酒后宿醉的样子,让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股怒其不争的表情,紧接着眼中又闪过一丝悲伤,随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出了屋子。

少年望了一眼屋门,也叹息了一声,然后扭头对张延思道:“大兄,我帮你揉一揉头吧。”

将张延思的手拿来,少年边给张延思按头边继续开口道:“方才医师来给你瞧过了。你的头上伤不碍事,就是因为醉酒身子才难受的,歇息一两天就能好了。”

少年看着年岁不大,手劲却不小,大力按压之下,不但没减轻张延思的头疼状况,反而更疼了。

气的张延思刚想开口说话,眼前一黑,再次昏了过去。

——

作者有话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