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快穿: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许晚意,快穿: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骑猪流浪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

作者:骑猪流浪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快穿届大佬穿到虐文里,成了被凌虐的虐文女主。等等…虐文女主?平生最受不得委屈的许晚意露出核善的微笑:“让我虐谁来着?”  
霸总:虽然我挖你肾、杀你妈、让你流产,但你还是要跟我在一起!
许晚意:爬!老子自己做霸总,分分钟让你破产,愿你在牢狱里接受法律和正义的洗礼! 
暴君:虽然杀你全家、囚禁你,但你依旧是我的皇后!
许晚意:与其当窝囊皇后,不如做开国女皇。等国破城开之时,老歪脖子树就是你最终归宿!

《快穿: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免费阅读

“许晚意,你该认清你的身份,你没资格跟小潋比。”

温暖的橘色灯光下,男人喑哑的声音不带丝毫温度。

他的大掌掐着女人脖颈,挺直的鼻尖擦过女人分明的下颌线落在耳畔。动作说不出的暧昧,却让人莫名胆颤:“你不就想让我睡了你么?今晚我就满足你。明天之后……乖乖去医院把肾给小潋!”

说着,他的大掌没有丝毫怜惜地去扯女人的衣服。却在接近锁骨时,被另一只白皙细腻的手扣住。

许晚意左手抓住他伸来的狼爪狠狠一扭,骨骼发出咔嚓一声轻响。

许晚意一个转身,右手“啪”的一声,干脆利落打在男人脸上。

男人吃痛,禁锢着她脖子的手松开,许晚意借此机会脱离他的怀抱,不适地咳了两声。

这个……就是传说中挖心挖肝挖肾的虐心总裁文?

果然,开场就很暴力。

许晚意拂过脖子上被掐出的红痕,眨眼间载入这个世界的背景。

没有人知道,这具身体在转眼间已经更换了芯子——现在的许晚意是快穿局的解意执行者。

书中位面三千,总有一些书中人,因为各种原因产生执念,即便死后也难化解,留下难以消磨的“意”飘荡在位面间。

解意执行者的任务便是为这些书中人化解“意”。许晚意是整个快穿局最优秀的解意执行者,此前挂名于【拯救恶毒女配】分部,业绩斐然,没用多久便把堆积已久的恶毒女配的“意”化解完毕。

许晚意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迎来自己的休假计划,却被系统告知,快穿局新开了一个【虐文女主觉醒】分部,由于风险高、背景复杂,又是位面主角的意念,因而没有其他的执行者愿意执行。

许晚意还来不及拒绝,便已经被坑爹的系统投放进面位里面。

所以,本来就怨念颇深的许晚意对面前这个想玩强暴戏的乐色是半点耐心也没有。

这是一个典型的新媒体虐文,为了虐而虐,没有丝毫逻辑可言。

原主许晚意是云城许氏集团许青山和原配生的女儿,父亲出轨,母亲重病,父亲公然把小三和小三的女儿接回家里。

自此,原主自幼在家活得跟个透明人似的,长大后因为一场家族危机,许青山以原主母亲的医药费要挟,让原主嫁给傅家二少傅辛寒联姻,挽救许氏集团。

而傅辛寒,早在之前的车祸中成为植物人,治愈的几率渺茫。原主为了母亲的病,不得不嫁过去,每天不辞辛苦照顾着植物人老公,忍受着各种委屈。

或许她的精神感动上天,三年后,傅辛寒终于苏醒。苏醒的那一刹那,第一眼看到的人却不是原主,而是偶然路过的白家千金白潋,便以为一直以来贴心照顾的是白潋。

从此,白潋便越过原主成为傅辛寒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傅辛寒对原主这个正牌妻子没有丝毫在乎,原主则整日以泪洗面。

被傅辛寒语言羞辱了,哭;傅辛寒要挖她的肾给白潋,哭;傅辛寒酒后强·暴她,哭;怀孕后被傅辛寒按头打掉,哭;母亲的病被傅辛寒耽误而死,哭……

前前后后哭了几百万字,身体器官被凌·虐了个遍,结果就因为傅辛寒最后的幡然醒悟道歉,就又甜甜蜜蜜、心无芥蒂在一起。

许晚意:黑人问号.jpg

这一定是被PUA了吧?这都能原谅?这都能达成happy end???

合着好人成佛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坏人成佛只需要放下屠刀呗?

不过,好在原主在临终前回顾自己一生时终于觉醒,觉察自己被一个男人蒙蔽了双眼,白白耽误那么多年。

她前半生活在原生家庭的控制里,后半生的时间浪费在与男人的纠葛上,没有一刻真正属于自己……

——这也是她的“意”。

现在许晚意穿越进来的时间截点,正是白潋身体异常,需要肾源,傅辛寒要挟原主割肾救情敌的点。

并且,傅辛寒为了让原主割肾,盛怒之下不顾原主意愿强·暴原主……

许晚意回顾完世界背景,对面前摆着张扑克脸的男人就更没好感了。

一个无脑瞎还控制不住下半身的法制咖,凭什么成为这个位面的男主?

傅辛寒还处于被她打了一巴掌的盛怒中,浑身戾气:“你居然敢打我?”

许晚意退后揉着手,似笑非笑:“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嘛。那朵白莲花都在医院卧床不起了,你还在这边精虫上脑。你说被白莲花知道了,万一她直接嗝屁怎么办?”

傅辛寒不动声色的揉着手腕,漆黑的眼神如刀子般刮在许晚意身上:“你在咒她?”

“哪儿能啊。”

许晚意完全没被他的眼神震慑到,漫不经心:“我只是根据她的身体状态做出的合理猜测而已。还是说……你口口声声说着爱那个女人,实际上却对她根本不在乎?”

和之前的软弱躲闪不同,她毫无畏惧的直视傅辛寒,小鹿般的眼眸清亮又无畏。

傅辛寒喉结微动,他第一次这么仔细地审视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妻子,心头突然升起陌生的怪异感来。

他烦躁地侧过头,方才的气强行压下大半:“刚才的事我可以算了,明天去医院,只要你把肾给白潋,提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许晚意双手环抱:“好啊,我要你的心。”

“换个。”傅辛寒面上有了几分嘲讽:“我的心只会属于白潋。”

“等等,我想你会错意了。”

许晚意抬手:“我说要你的心,只是字面意思,和你要我的肾一样,都是物理意义上的。”

傅辛寒眉头皱起:“你耍我?”

“你也知道啊!”许晚意眯眼,语气嘲弄:“心和肾都属于人体重要器官,是随便割就能割的吗?想让我割肾时逼得那么紧,我让你割心却不愿意咯?”

“你——”傅辛寒手握成拳,在看到那双眼睛后又放下,眼睛微眯:“我现在没心情跟你绕圈子。如果你不把肾捐给小潋,我们的婚姻也没必要再维持了,明天离婚协议就会送到你面前。”

许晚意终于提起兴趣:“一言为定!”

傅辛寒深深看她一眼,心头怪异感更胜:“许家资金链断裂的事情你应该比我清楚。你就算自己任性,也要为许家考虑。我现在就能告诉你,一旦我们婚姻结束,许家要的投资,我一分也不会给!”

许晚意精神大振,一拍手:“好嘞!双喜临门!”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