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推荐一本类似穿书自救指南小说免费完整阅读

小说:穿书:这个男主必须死

作者:一百块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专业扑街的陈悠悠,因一本虐男主的书火了,也因此被诅咒穿越到那本书中。本着作者就是亲娘的原则,她成为内院的斗战胜佛,成为晋国的不败战神!
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唯独对一个人很怕。
她是作者时,为了生活,虐男主千遍,很怕男主命硬,整日想着他花样死。
她是女主时,为了活命,宠夫万遍,很怕男主命薄,用尽心思想让他活。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她一定让那个男人后院充盈,御女无数,子嗣延绵,无病无灾,怎么幸福怎么来…

[/mark_c]

《穿书:这个男主必须死》免费阅读

作为一个扑街的作者,陈悠悠却因为《君孤》这本书火了起来。

但所谓的火是被百万粉丝口沫横飞,字眼粗俗的留言怒骂,字里行间怒气难平,恨不得寄出的刀片能将她千刀万剐,才能解恨。

“作者去死吧!”

“妈蛋,不会写书就回家种田,别丢人现眼。”

“江甚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拉你下地狱!”

万家灯火照亮星空的时候,陈悠悠端着从家中顺来的十年紫砂壶,喝了一口陈年老茶,瞅着书评区的留言咂咂嘴。

她自认为也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不就是将一个男主写的惨些,除了孤星命之外,娶了六位媳妇还保留处子之身吗?

这些人至于这样愤慨?

一本书,一本书而已!

况且今天就完结了,诸位消消气,不要伤神动气,不值得!

呀!都一千多书评啦?

看来此书不火天理难容啊!

吞茶的功夫,她老泪纵横,写书十年都是形单影只,要不是家里支援早就饿死街头,有时候她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作者,更不敢提写了多少本书。

今天瞅着不断增长的书评,她心中十分舒坦。暗想,希望果然都是留给坚持者,十年后总算有本能拿出手的书,可以扬眉吐气了。

可就在这时,评论区上一条点赞上百的几句话,抓住了她的眼球。

“这个作者一定是老女人,三十年雨露未沾保持童身,所以她心里扭曲,才会拿江甚出气。”

噗…

陈悠悠还没吞下的一口老茶,瞬间喷出,溅湿了桌面。

“这….这人说什么大实话!保持童身有错?我这叫传承优良传统,造福人生,你好,我好,他也好,不是什么种马都要?这些人懂不懂?再说我今年十八加八,依旧是朵娇花!”

此时那条评论的点赞数呈双倍上升,陈悠悠懵了!

“嘿…还越说越有劲了,是吧!”

被人戳破窗户纸,她终于忍不住在那条评论下方回了一条:我是作者我怕谁!

四周安安静静的,陈悠悠此刻的心也七上八下,她这几个字无疑是在挑战读者。

读者是谁啊!

是作者的衣食父母,得罪他们就是自断口粮,正当她后悔自己年轻意气用事时候,书评中又跳出一条评语。

“子夜时分,幽怨正盛,江甚拉你入黄泉,自此携手不孤单,此书完…”

陈悠悠嘴角抖动了一下,她抬头望着悬挂的时钟已经显示十点,顿时觉得毛骨悚然,也不知是不是最近熬夜写稿子,她的视线中居然出现了幻觉,余光中透过不远处的落地窗,依稀看见身后站着一位身形颀长的男人。

那人墨发三千,锦衣加身。

陈悠悠惊恐的晃了晃脑袋,再看那处的人影已经没了。

最近将书中男主江甚虐的千万遍,确实有些心虚,但依旧不能阻止她今天完稿的决心。

江甚必须死!

他不死老娘怎么能红?

钞票怎么能有?

陈悠悠一想到债台高筑,她鼓足勇气双手落在键盘,在脑中塞满钞票之下,洋洋洒洒写了一万字完结章,抠完字数清算稿费的那瞬间,心中舒坦无以伦比。

她得意的斜靠在椅背,目落在最后一行字上,轻读道:“江甚气若游丝的望着电闪的窗外,听着道道雷鸣,面上露出无奈,如今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力滔天,却始终做不到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对,你没看错,他到死都还是童子之身,唯我独尊!

陈悠悠嘿嘿笑了几声,她是作者,她最大,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无人能挡…

哐当…

一声惊雷落下,炸的她三魂丢了一魄,就在起身时背后似乎有人推她,使得重力不稳倒在地上,迷迷糊糊间她看见上空好多东西朝着她砸来….

她还看见悬挂时钟上显示凌晨整点…

等她醒来后,已经到了陌生的空间,她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用两天时间十分冷静接受了一个事实,她来到了自己写小说中。

这要是从别人口中说出穿越,她一定认为瞎扯淡,可事实上她的确来到了《君孤》的世界!

晋未元年,所在江陵府。

府中正主正是被她笔下虐了千百回,不仅一生重疾缠身,还落得童身而亡,终生未得如意娘的男主江甚。

她没有想过会穿书成自己写的小说里,也没有想过会成为江甚的通房,

更加不会鬼使神差的让通房与自己同名。

她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恨自己当时鬼迷心窍,想着露脸为自己在剧中增加一角,成为最不受宠,又不能成正主的小小通房!

这个角色在她书中可是连女配都不如啊!

真是世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当时虐江甚如何爽,这会她就有如何悔!

如果她知道自己会有这般下场,当时一定不会这么虐男主,让他生龙活虎,精力充沛,御女无数,后宅充盈,子嗣延绵,怎么幸福怎么来?

可惜没有后悔药!

“难不成,你还在想着君上?”

闻声,陈悠悠朝着右手旁看了过去,那人她叫小乔,原本是书中的一根草极少提及,只是草草随了几笔是陈悠悠同乡的人,一同进入江陵府做了女婢。

这次可多亏她救了自己。

也亏得醒来的这两日在身旁照顾,讲解了风土人情,使得自己在得知穿书之后,没有惊慌失措,惶惶不安。

多好的人啊,当初写她的时候怎么不多加些猛料,比如日后飞黄腾达,与皇上邂逅成了贵嫔,自己也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你呀,怎么这般想不开,与君上有什么好的?别人逃都来不及,为什么偏偏你要硬抢着上去,难道你忘了几位夫人怎么死的?”小乔放下手中的绣棚,走到床边不等回应抬手抚摸陈悠悠的额头,继续道。

“即便同房你也只能是通房,为什么要用命相博呢?当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若是出了事情,我怎么和陈二哥说去。”

对,她说的没错,这个没出息的陈悠悠,猪油蒙了心,见自己的卑鄙手段没有得到江甚与之同房,居然用命威胁,血溅当场。

大庭广众之下,悠悠高喊:君上今日你若不收了我,我便死在你面前!

结果见那个病秧子没理,没脸见人撞了红柱。

这本主是死了,但她却活了。

所以到头来,是她没脸!

这算是哪门子的事情?

不过这也怪自己,要不是为了渲染江甚克妻,最后连通房都克死了,也不会几句话草草交代了一条人命。

陈悠悠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依旧是那句天道好轮回….

——

作者有话说:

甜文,宠文,都是小娘子们爱看的文,相信一百块,天天一百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