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重生从寄居生活开始徐爱民,重生从寄居生活开始石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从寄居生活开始

作者:石三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睁眼回到了1999年初三毕业的寄居生活,亲戚家里丢钱了,徐爱民没拿钱,却做贼心虚。
在憋屈、惶恐和忧伤中重生了。……
不是一穷二白,口袋里还有一百块钱。
看他如何从一百开始改变世界。

[/mark_c]

《重生从寄居生活开始》免费阅读

徐爱民是农村的,是在县城北面的荷塘镇,离县城15公里的距离。初中以前没有在县城生活过。

在他小学毕业的时候,县城的龙华二中的初中部开始面向全县招生,徐爱民以全镇第一的成绩考入了龙华二中初中部。

为了给徐爱民攒够学费,父母去岭南打工了。

而他大舅家正好在县城,在家长的安排下,他住到了大舅刘定一家。

当然,也不是每天都住在他大舅家,只是周末和假期的时候,过去住。

从此,徐爱民开始懂事了,不再睡懒觉,不乱放东西,吃完饭后主动去洗碗,然后清理灶台、水池、拖地……

只是病了,自己去看医生,自己去买药。

只是洗澡,不敢洗太久。

只是吃饭,不敢吃太慢,也不敢吃太快,不敢吃太多,也不敢不吃。有时候吃不饱,有时候能撑死,因为不能剩下多了,不能浪费。

只是看着喜欢的水果、牛奶,从不敢主动去伸手拿,因为那是亲戚也爱吃的。

尽管家里一年给了大舅家两千块钱生活费,但也是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哪能有任何情绪,不然就是白眼狼没心肝。

尽管大舅刘定一和大舅妈王淑珍大部分时间对他很好,但是长期住人家家里,主人家怎么会高兴呢,只有看人脸色吃饭办事,亲戚也总会有意无意说着真心话。

1999年7月31日中午,徐爱民正在家里看书,他已经被龙华二中提前录取,只等着开学了。

舅妈王淑珍正准备出门去买菜,一摸口袋,说起自己上午还在口袋的两百元钱不见了,然后她就在房间里到处找啊找,一定不是刘小凌拿走的,他就算拿钱,从来也只敢拿零钱,而且拿了也会说的啊,这钱怎么就不见了呢。

大舅家是在汽车站北面买了的100多平米的宅基地,自家盖了的四层楼,他们住二楼,徐爱民住在四楼。

平时也不会有人来二楼啊。

不是刘小凌,那是谁啊?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徐爱民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与恐惧,“舅妈会不会怀疑这钱是我拿了?我就是那个最大的嫌疑人啊。”

他无法自证清白,也不知道这钱,大舅妈后来找到了没有。

吃过饭后,徐爱民感觉在家呆着很压抑,待不下去了。

尽管没偷钱,但是怎么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呢。

徐爱民信步而行,走到县城北面的一个小山坡上,那里现在还是一片草地,绿油油的,踩上去软绵绵的,绿茸茸的小草丛中偶尔冒出不知名的五颜六色的野花。

这是他的港湾,是他一个人的天堂。

徐爱民找了一块平地,躺了下去,小草轻轻的挠着脖子,背部有点硌,心里轻松多了。

看着天上的云朵慢慢在天上飘动,变换着它的模样,这些云朵好像在治愈他内心的憋屈、惶恐和忧伤,时间仿佛静止,只剩下慢慢变幻的云朵,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睡了过去。

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他高中毕业后,只想离家远远的,填志愿的时候,第一志愿是东北的一所985,然后考上了。

大一开学后,怂人胆一壮,和高中的班花表白了,出乎意料的成功了,但是开心幸福的日子没几天,又分手了。

从表白到分手,一直是异地状态。

分手后,开始了浑浑噩噩的日子,玩游戏、看小说,二十二岁顺利大学毕业,直接入伍。

在三十二岁的时候,休假回部队的火车上,和火车上一晋省的姑娘相谈甚欢,交换了下联系方式,从此找了一个北方的媳妇。

因为身体原因,在部队呆了十二年,转业驻地维扬。接着花光了老两口和夫妻俩的积蓄,加上转业费,凑够了首付,买了一套房,生了一个闺女。

父母过来帮忙带孩子,但不知道是南北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性的差异,婆媳之间,实在难以融洽,女儿上学后,老两口又回到老家种地过日子。

婆媳之间没矛盾了,但两口子又开始爆发了,最终因为吵架离婚了,唯一的女儿也跟着妻子,他净身出户。

祸不单行,老两口的身体也这时候累垮了,先后被查出来患有重病,家里积蓄全部搭上不说,最后连村里的房子和宅基地都给卖了,替老两口治病,可惜父母最后还是挨不住,先后去了。

尽管变成了孤魂野鬼,但徐爱民倒还是顽强的积极乐观的生活。

又是辛辛苦苦攒了一笔钱,借了一笔钱,贷了一笔款,又买了一套房,刚把外债还了,没压力,可以好好享受人生了。

结果过马路玩手机,然后砰的一下,被车给撞飞了。

在那一刹那,徐爱民脑袋里只能想到“完了”,根本来不及高喊革命口号,也来不及想最爱的人,更来不及后悔怎么没多借点钱花,还有多少情未了。

“哥”,徐爱民动了动,身子像是被汽车猛地给撞了,只感觉浑身疼痛,晕乎乎的,意识在发飘,没有了支撑,像是在空中飞。

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飘忽的意识终于着地了。

徐爱民睁开眼,自己躺在草地上,周边弥漫着小草幽幽的清香,铺满了金色的阳光。

“哥!”表弟刘小凌从远处向自己跑来,边跑边喊道。

“刘……刘小凌?”徐爱民擦了擦眼睛,咽了下口水,语气有点惊疑不定。

这分明就是自己的表弟刘小凌,可关键是自己在外地上班后,除了微信上偶尔聊几句,已经十几年没有见面了。

可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分明就是刘小凌小学时候的样子啊。自己这是在哪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