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求一本类似风尘侠女吕四娘的古代武侠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风尘侠女撩侨商

作者:摇摆C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穿越就算了,还男穿女?陈晓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会穿越成民国乱世歌女,一个男人不仅要强颜卖笑,还偶遇被追杀的臭屁高冷的白皙少年。为了活下去,他们不得不闯荡南洋。经历被追杀,被骗卖成“猪仔”,经历马六甲海盗打劫,经历欧洲殖民者和南洋土著的重重排挤,也邂逅爪哇公主、风尘花魁、邻家淑女、腹黑萝莉、欧洲丽人,终于一路逆袭,成就侨商帝国。陈晓也和一众男男女女爱恨纠葛,是遵从男儿心,还是顺从女儿身……

《风尘侠女撩侨商》免费阅读

“醒醒,快醒醒!别死,你千万别死!”一个带着哭腔却十分悦耳的声音钻进陈晓的耳朵里。

陈晓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咦!怎么会有一个穿着翠绿短衣正值豆蔻年华的女孩。

陈晓当社畜废青惯了,从来没有奢望过这种艳福。难道是梦,还是昨晚去到什么KTV,跟妹纸玩cosplay?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看见陈晓睁开眼睛,小女孩一把将陈晓抱住。好香,好软,好暖,好真实,这感觉不像梦啊!

陈晓的脑袋昏昏沉沉,就像注了铅水一样,他使劲甩了甩,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正在这时,一根木桨突然照着他的腿抽了过来:“扑街女,我养你五年,你居然敢跳江!你个赔钱货,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

这谁啊?怎么随便乱打人?陈晓十分委屈:“喂!你认错人了吧!什么跳江?鬼才跳江了!”

只见一个晒得黢黑,凶神恶煞的老汉继续拿着木桨抽得更凶:“笑笑,还敢我装傻!”

陈晓也火了,他一把抓住木桨,争辩道:“喂!住手!你认错人了?什么鬼笑笑?我是陈晓。”

老汉一把就抽出木桨!

陈晓实在太弱了,二十四的黄金年龄,力气连个老汉都不如,木桨划过双手,只觉得火辣辣地疼。

老汉还想再打,刚才的小女孩赶紧抱住老汉的双腿:“干爹,别打了!姐姐她刚才跳水,可能,可能脑袋进水了!”

陈晓杠精附体,本能地怼回去:“你才脑袋进水了!你全家都进水!”

诶!不对!小女孩刚才为什么叫自己姐姐?自己身上为什么还穿着湿漉漉的浅绿色短袄和长裙,一副旧社会女人打扮?

莫非,自己穿越了?还穿越成一个女人?

陈晓赶紧转身掀起裙子看了看,下面什么都没有了,他扬天长啸:“天啦!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陈晓模糊地记得,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啊?没被雷劈中,没遇见什么仙风道骨的怪人,也没掉进什么时空隧道。

仅剩的记忆似乎还停留在旷州市的华侨博物馆,似乎自己手贱摸过一件奇奇怪怪的邛暜海珠钗。难道就是因为那个而穿越的?

老汉举起木桨还要再打:“还鬼叫鬼叫的,找打!”

还好此时江对岸,一个声音救了陈晓:“船家,听曲!”

“客官,稍等,这就来!” 生意上门,但看见两个身着普通的少年,老汉嘀咕了一句:“又是两个穷鬼,这年头,唉!苍蝇大腿也是肉啊!”

划船前,老汉还不忘恶狠狠地盯了陈晓一眼:“回头再收拾你!待会卖力点唱,不掏空他们的钱袋。看我不抽你的筋,拔你的皮!”

此时,陈晓才有空询问那小女孩。

原来,这个小女孩叫陈轻吟,陈晓穿越的这个女子叫陈浅笑,她们两个一样,都是老汉陈义德在榕江江边捡到的因战乱被遗弃的女孩。

不是陈义德心善,而是打算将他们养大当工具人。教他们唱粤曲,才能维持自己水上乐舫的生计。名为干爹,陈义德却对她们动辄打骂,简直就像对待牲口一样。

什么义德,简直就是缺德!

前段时间,陈浅笑跟上川城内一个何姓公子暗生情愫。

但陈缺德嫌他穷,给不起花钱,置不起聘礼,硬生生将他们拆散,闹得陈浅笑悲愤之下跳水自尽。

可惜没死成,刚刚又被陈缺德救了起来,她现在是摇钱树,还没挣够,不能死。

眼看着小船一点点划到岸边,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得跟两个大男人唱艳曲,情何以堪?

陈晓心里那个憋屈,恨不得一头跳进水里自杀算了。

不过陈晓没这胆,没胆跟上司硬刚,没胆跟喜欢的姑娘表白,没胆离开熟悉的城市去另一片更大的天地奋斗。

此时此刻,当然更没胆跳水自杀了。

陈缺德将船驶岸边,却不马上靠岸。这是他的惯用招数,吊吊胃口,先领赏钱,如果赏钱太少,他马上扭头就走。

两个少年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直接扔了一包银元过来。

看不出来,这么大方?陈缺德大喜过望,双手作揖,马上靠岸。

可是,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两个少年突然暴起将他一把抓住,拖下船来,两把短刀瞬间架在他的脖子上。

这是要劫船啊?紧接着从岸边的小树林里冒出十几个衣衫褴褛的逃兵。

民国军阀混战,逃兵屡见不鲜。这些逃兵往往比土匪还凶,一路杀杀抢掠。

陈晓心里那个苦哦!真是水逆!怎么又碰上这种倒霉事,万一这些逃兵劫财还好,如果劫色,他这个社畜少男心怎么承受得住?

果不其然,拉下陈缺德后,一个白皙少年和一个小麦肤色少年双双跳上乐坊。

陈晓吓得连连后退,谁知,甲板湿滑,她突然一个踉跄,从乐舫的侧舷飞了出去。

半空中,陈晓双手拼命舞动,终于抓到一只白皙手臂。陈晓怕水,怕得要死,因为小时候在旷州东风水库玩水,那次溺水的经历是他毕生的阴影。

所以,陈晓像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抓住那条白皙手臂,不惜指甲都深深嵌进那手臂的皮肉里。这个陈浅笑留的指甲长达2厘米,堪比暗器。

而且,陈晓用力过猛,将那个人也拽得失去重心,两人一起摔向江水里。

不是吧?自救不成,还连累一个倒霉鬼下水?

在即将落水的那一瞬间,陈晓的头发在水面轻轻一点,瞬间停下,只留下水面上一圈圈涟漪。

时间静止,陈晓缓缓地睁开眼,一个白皙脸庞占据了他的眼帘,太阳的光晕在张脸庞后,散发出灿烂耀眼的耶稣光!

这白皙少年,真是帅得丧尽天良!

尴尬的是,他两个人不仅身体贴在一起,嘴更是紧紧贴在一起,呼吸相闻。

虽然他唇红齿白,明眸动人。但毕竟是男人,陈晓奋力挣扎,想要挣开。

那白皙少年却一声低吼:“别动!”

原来,白皙少年一只手搂着陈晓的脖子,另一手挂在船舷边缘。

这一挣扎,他也有点吃力不住,差点两人都掉下去。

只见白皙少年气沉丹田,一提气,将两个人都甩上岸边。少年一个侧空翻潇洒地站在岸边,可怜陈晓一个腿软,直接瘫坐在岸边的沙地上。

而后,两个人的动作出奇地一致。都是赶紧啐几口,然后用袖子猛擦自己的嘴。

陈晓就纳闷了,这白皙少年是咋回事?亲的是陈浅笑,好歹也算美女,嫌弃个屁啊?

此时,妹妹陈轻呤赶紧跑过来,关切的问:“姐姐,你怎么样?”

陈晓有气无力地回了句:“我没事!”

陈轻呤又支支吾吾地说到:“姐姐,你刚才……是……和他……香香了吗?你从没有……那可是你第一次啊!”

“臭丫头,你是来关心我的,还是来八卦的?”陈晓没好气地用手指戳了下她额头:“多事!”

陈轻呤摸了摸额头,看着那少年拼命擦嘴的样子又说:“额,他,好像也是第一次耶!”

少年擦完嘴,看了看自己白皙的手臂上被抓出的四道浅浅的血痕,一甩手腕:“女人!就是麻烦!”

这个钢铁直男,搞得像陈浅笑侮辱了他一样,真是注孤生。何况为什么会落水,还不是因为这个他?

陈晓表面一脸微笑,内心正揪着白皙少年的衣领,暴打他的狗头。

众人纷纷登船,只剩下最后看守陈晓他们的两个人:“老大,他们怎么办?”

白皙少年看都没看,随意地回道:“没用了,别泄露踪迹,杀了吧!”

陈晓大惊:“不要草率……”

——

作者有话说:

一个男穿女的奇葩主角,一段尘封在近代史里的侨商往事,牙齿不好请不要观看,怕你笑掉大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