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推荐一本腹黑王爷俏医妃的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戏精医妃:病娇王爷宠上天

作者:咸鱼加点盐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被断言活不过二十二的晋王娶了国公府的草包,结果草包说他可以长命百岁,就是得守身如玉十年,他怎么想都觉得草包的话不靠谱。
活过了二十二的晋王又觉得长命百岁什么的无所谓,他只想要老婆孩子热炕头,守身如玉可以,但只为她一人。
上辈子盗了自己的墓,这辈子辛月狐表示她不要金山银山,只要绿水青山,然后挖一个没人能盗的墓。
当然,若是能够找到那个葬了自己的人就最好了,她只想对他说,“你敢再坑我试试!”

[/mark_c]

《戏精医妃:病娇王爷宠上天》免费阅读

此山我独行。

听瑟瑟秋风吹过荒山野岭,树木野草沙沙作响,惊鸟悲鸣,身为赏金猎人中的高手,辛月狐竟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不对,现在的她是跨界新手盗墓者,辛月狐看了一眼手中泛黄的图纸,眉心轻蹙,脸上透着些许烦躁,墓在哪里?

她怀疑金主提供的信息有误,白跑一趟了,辛月狐吐掉嘴里的果核,用力踢了一脚凸出些许的草坯。

突然一阵地动山摇,辛月狐惊恐之余还不忘扎稳脚步,却不曾想脚下是个坑,而且还是个巨坑。

待察觉,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幸而坑底下的泥土松软,她并没有受伤,辛月狐爬了起来,呸了一口,抬头望天,太高了,高不是问题,问题是四壁一碰即碎,她不敢动,怕被埋。

失望的坐下,却让她发现面前有个奇怪的洞口,辛月狐扒拉了几下,钻了进去,没想到里面竟别有洞天。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掉落了几块泥土,露出古老的梵文。

洞内以苍穹为顶,刻的是二十八星宿,闪闪发光的星石让洞内亮如白昼,而苍穹之下放着一副透明的棺材。

星石她要,千年棺材钉她也要!

辛月狐吹了个口哨,快步走了过去,伸出手,摸着棺材,心里感叹,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棺材的材质晶莹剔透,里面的人栩栩如生,肌肤胜雪,像瓷娃娃一样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美得不动声色,却依然有着摄人心魄的力量,仿佛下一秒就骤然睁开眼,目光凌厉且无声谴责。

只是那精致绝美的五官和棺材上刻着的两个字透着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辛月狐极力回想,随即手像触电般缩了回来,快活了好几年竟忘了自己维持了十八年的乖巧模样,还有那学过的古文字。

就在她松开手的刹那,洞内的一切,星石、棺材、美少女尽化为乌有,让人眼前一黑,辛月狐扬手,想要抓住些什么。

与此同时,山顶,一道消瘦的身影落寞地转身离开,不曾抬头看那苍穹之巅,风起云涌,空洞之处如同神灵俯瞰人间,不带丝毫怜悯。

另一边,当辛月狐再次睁开眼睛,却是发现自己瘫坐在地上,面前站着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的肤色很白很白,像久病不愈的人,然而唇色却是殷红,身材高挑但单薄,如同即将枯萎的高岭之花,一瓣一瓣,凄美的零落。

不知她什么时候抓到一把匕首了?

还是珠光宝气的匕首,辛月狐眼前一亮,更加用力的握紧了匕首。

匕首是她的!

只是洞房、花烛、大红嫁衣……

母胎单身二十多年的她做了个不可描述的梦?

而萧铭胤万万没有想到她的眼眸这么快便清亮了,匕首离他的心窝尚有一寸距离,但没关系,意图弑夫一罪她是逃不掉的。

母妃,你看到了吗?

那贱婢的女儿被冠以谢姓又如何,落入他的手里,他定叫她生不如死!

“谢……”

“不谢。”

辛月狐见病美男开口,下意识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病人,还是临终关爱的那种,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女人意图谋杀本王,带走!”萧铭胤别开脸,语气冷冰冰的,看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仿佛她的额头上写着无趣·愚笨·卑贱·面貌丑陋。

两名侍卫模样的男子推开门进来,抽走她手里的匕首,递给萧铭胤,然后架着她目不斜视的离开。

阴兵?

瞄了一眼架着自己的面无表情的古装男子,虽然不舍匕首,但还没搞懂自己状况的辛月狐还是放弃了挣扎,两眼一翻,双臂一垮,憋气装死。

突然心刺痛,紧接着源源不断的信息涌入脑海,然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脑海中接收到的消息,人已经被扔进了一间老旧的院子。

原来不是阴兵,浪费表情,辛月狐猛地睁开眼睛,冷冷的瞥了一眼身上的大红嫁衣,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一步步的走近,打量着阴森森的院落。

王府张灯结彩,这里却是分外冷清,光线也不好,夜色下古老的厢房好像随时会坍塌一一样,不比她盗的墓好到哪里去。

墓主月狐,无姓氏,她当时就觉得邪门。

该不是……

细思极恐,不思不恐。

强行打断脑回路,切换刚接收到的信息,原主是国公府庶出三小姐谢月狐,然及笄之后的第二天就被一台轿子送进王府冲喜,新婚之夜她杀人未遂!

为何有一小段时间的记忆是空白的?

辛月狐倒吸了一口凉气,得亏她是谢家的人,不然的话早就被抹脖子了,不过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她怕是离死期不远了。

虽然此地不宜久留,但月黑风高,人生地不熟的,还是过了这一宿再做打算吧,辛月狐上又再前几步,推开主房门,咯吱一声,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鼻而来。

咳咳咳。

辛月狐用力扇着纤纤玉手仍挥不散那股子奇怪的味道,断然转身离开,想了想又折回去把身上的凤冠霞帔留了下来,但金帔坠和小凤冠上面值钱的东西肯定是要带走的。

反正原主在谢家和在这里都没有什么存在感,她才不想留下来找虐呢。

围墙虽高,但难不倒她,辛月狐趁着夜色赶紧爬上了墙头。

想不到一墙之隔便是海阔天空,辛月狐得意的笑了笑,蒙住了脸,一跃而下。

不过她所看到的和她想的不大一样,夜里大街上仍是人来人往,辛月狐看了看身上的嫁衣,闪进了横街小巷。

身后有人,听步伐不像是一般的登徒子,而且这里还是王府的地盘,辛月狐竖起耳朵,警惕了起来。

看着眼前乱堆放的杂物,辛月狐勾了勾嘴角,走到角落里,低头弯腰,来了个金蝉脱壳,瞬即闪进一狭小的容身之处,随手拿起一根棍子,屏住呼吸。

待那人上前查看,她手起棍落,重击对方颈动脉。

倒!

作为一名不想继承中医馆的西医博士,她这一棍子的力度还是掌握得很准确的。

辛月狐的心微微刺痛,辛家自有族谱记载以来就她一个女孩子,她得到太多太多的宠爱,但她却是为了不继承中医馆和医院跑去当无国界医生,兼职赏金猎人。

和原主的情况相比,辛月狐觉得自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对方是个练武的,容不得她多想,辛月狐干脆利索地将男子身上的衣服剥了下来,要不要留他一条遮丑裤?

——

作者有话说:

新书,求围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