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此婚难觅华青权驭野,此婚难觅红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此婚难觅

作者:红家

主角:华青权驭野

类型:婚恋生活

简介:“老婆,你又吃镇静药,这对身子不好!”
“没事儿,就只吃一回!”
打拼时我罹患上了神经官能征,非常大一段时日都要依赖药入睡,此刻那药已被我暗渡陈仓。这应当是我求证怀疑最佳的时间。

《此婚难觅》第1章 报复免费阅读

三个月前,老公堂妹搬进了我家,看在一女孩家一人在外打拼不易,住我家起码有个照拂,她在我家一住几月我都没说一句。

岂料,这是在开门招狼。

我跟婆母通电提及了这事:“妈,回头跟杜慧的父母说,她在这儿挺不错的。”

婆母一懵:“杜慧?谁呀?”“堂叔家的女儿啊!”

“说什么浑话呢,堂叔家只有一儿子呀!”

刹那间我心都提到了喉口,却压制着灵魂深处的波涛凶猛:“妈,您再仔细想想,万一你只晓得人家小名儿呢!”

“还用想嘛,咱杜家远近上百口人,就没个叫杜慧的人。”

婆母的话,令我的心就如被滚油浇淋了一般,霍然抖动了下。

那日晚餐前,杜慧跟杜烷一先一后的进门,原本素颜示人的杜慧居然开始画妆了。一身古墨山水色洋装穿在她身上,时尚又靓丽。再垂下头瞧了瞧自己万年不变的内衣,更加惊惶失措了。

左一声“嫂子”,右一声“嫂子”。那一声声的嫂子就似是扎在我心肉上的棘扎一般钝疼,我竭力忍耐着情绪。不令自己暴发。

用餐时,我心神不定的凝视着他们说笑,这景象如此扎眼。

木筷无心之间被我碰在了地上,屈身拣木筷的刹那间,我豁然看见桌底下杜烷迅疾收回的脚,整个身子仿似平地炸雷,方才发生了什么?

脑中臆测的景象令我整个身子疼得要无法喘息了,杜烷仍旧温侬细语的关怀我:“老婆,你面色怎不好,哪儿不舒服么?”

那小心谨慎的样子,目光中跃动的心虚情绪令我全身无力。“没事儿,有些小感冒!”

我回屋躺在床上,翻来倒去的回忆杜慧搬进我家后的细微痕迹,大脑空无一物,我自始至终不敢相信,那跟我共患难的男人在时来运转往后找外遇了。

过了片刻,杜慧端了杯温水走进,眼眸中全是探究。“嫂子,要不然我到医院为你买些药?”

我竭尽全身气力令自己不露声色:“没事儿,睡片刻就可以了,你不必担忧。”

“明晨你可不可以做早餐?我怕起不来!”

我显然在杜慧的目光中看见了欣悦:“可以的!”

凝视着她那张伪善的面庞,我气忿到了极致,却只可以哑忍下来,究竟这所有还未有实锤,不可以先乱了方针。

夜间,杜烷进屋满面的关怀:“老婆,好些了么?”

他目光里仍旧是我贪享的侬情,如今却变为扎疼我的锐器:“你把我梳化台上的镇静药取过来,我睡片刻就可以了!”

“老婆,你又吃镇静药,这对身子不好!”

“没事儿,就只吃一回!”

打拼时我罹患上了神经官能征,非常大一段时日都要依赖药入睡,此刻那药已被我暗渡陈仓。这应当是我求证怀疑最佳的时间。

杜烷上床一般把我搂在怀中,分明如往常一样的搂抱,我灵魂深处却非常厌恶。

三五分钟后,我佯装药效发作了。在杜烷的怀中睡去。杜烷喊了我几声,起床存心搞出非常大的声响,见我毫无反应,便径直出了卧室。

在他悄悄走出去时,我张开了眼眸,眼眸中全是凄哀,整个身子颤地仿似风中的枯叶,全无疑问,这压根即是个假“堂妹”。我的大脑轰隆隆的似是要暴开一般,整个身子几近要疯了。明知我无法承受那刺激,却仍旧要起床看个明白。

立在杜慧房间的门边,里边的声响令我整个身子摇曳将倾,泪滴沿着眼圈淌下。我想冲进去捉奸,但我没有。

多年以后每当记起此时的情景,我都暗叹自己牛气,都到这种程度了,还可以不露声色。

拖着摇曳将倾的身子回到卧室,我恨不能狠抽自己几个耳刮子,这究竟是有多蠢呀,老公明目张胆的把第三者带回家,我居然还当亲人招待,事事周全,唯恐人家住得不适。

联系到这些时日杜烷的改变,我想掐死自个的心都产生了,以前杜烷一周几近有四五日都在加班,而自从这假“堂妹”来至我家往后,他几近没加过班,每日准时回家。

清晨,他们鸳鸯成对一块上班,我上班的地方距家近,每一回我都主动要老公送杜慧上班,而自己乘公交,私家车让给了偷我老公的第三者。

他不是富翁,也不是权贵,居然还可享受齐人之乐,我这个做老婆的没少为虎作伥。

我在用自己赚的血汗钱给老公养二奶。

不知是谁给他的胆量,有胆公然把贱女人往家中带,我还蠢地跟那什么似得,与这个恬不知耻的货色共享男人。

在被窝里偷偷哭过的我,起誓要让这男人跟狐狸精遭到报应。

午间,我悄悄去咨问了律师,律师说离异时除非抓到对方找外遇的实锤,到时财产分割才会有所偏倚,否则,就只能便宜渣男贱女。

此路行不通,我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了个办法,可以让杜烷从此翻不了身。

魅色,江都最奢华繁靡的夜总会,若非vip会员,即便乐抛千金也可能会被婉拒入内。

而我,却一大早的守在魅色门边,等着某辆熟悉的车驶来。

权驭野,江都的顶尖富少,身家数十亿,颜值,财富,气度,堪称完美的男人……这些外部传闻的符号标记,男神的标准配置,用在权驭野身上都完美的契合。

这些原都跟我全无关系,只有一点,他是杜烷所在企业的大boss。

过了不知多久,一辆布加迪威龙终于进入了我的目光,车牌号五个6。

此刻我不安到了极致,生怕这条道也行不通不说,还会搭上小命。

眼瞧车要驶到脸前,我阖上眼,一鼓作气冲出。

吱!!

一声扎耳的急刹车声响在静默的黄昏里分外扎耳,布加迪威龙停下,我却感觉掌腕传来一道剧烈的撕裂的痛。

我躺在地下,一动不动,片刻,一道沉寒令人禁不住发怵的阴鸷嗓音从车中灌出。

“去瞧瞧,死了没。”

“是。”

步伐声传来,在耳际喊了几声:“小姐,小姐,你没事罢?”而后伸掌搁在我的鼻翼处。

“总裁,没死。”

“送医。”

那低醇戾气的声响愈来愈近,迫人的气宇令我几近无法喘息。

而后,我便真的昏了过去。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