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推荐一本重生修仙做个安静的女配玄幻小说

作品简介
虞之瑶以为自己为了喜欢之人飞灰湮灭了,没想到她还有醒来的一天?是的,她复活了,只是复活在女魔头禾菀身上!原本是地位低下,只能仰视暗恋南泽上神的种玉小仙,如今成为战力排行榜第一,把南泽上神打趴下的超级大反派?大反派就是要杀掉她喜欢的男人!这……委实太难为她了?

洞穴昏暗,萤火幽幽。高耸的四方祭坛上,躺着一名黑衣少女。她身下绘着奇异的血咒阵,周身还分布着七盏大灯,四十九盏小灯,悬于半空的招魂幡无风自动,正不停闪烁着红光。虞之瑶紧闭双眼,似被梦魇住,神色惊慌又惶恐。在她的梦里,仙气缭绕的南天门已被魔气侵染,女魔头禾菀黑衣蒙面,手中魔刀裹挟雷霆之势直刺南泽心口。不要!虞之瑶见不得心上人受伤,急飞而上,挡下了这一刀。心好痛,她怔忪着睁眼,耳畔却响起一道呼声,“除善扬恶,千秋万载,一统魔界!”这是魔界的口号,难道她在魔界吗?虞之瑶思绪纷乱,脑子还有些不甚清醒,她看到身边闪烁的数十盏灯和奇异的血咒阵,有人在此摆阵招魂吗?再往下看,一名黑衣少年匍匐在地,虞之瑶吓得一个激灵,慌忙蜷到角落,“你是谁?”少年身形纤瘦,看着也不高,高束的长发下脸蛋清秀,“主人,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霁云啊。”霁云。三界战力排行榜上,这个名字挂在第三位,也是女魔禾菀最忠诚的护法之一。他叫她主人,莫不是把她错认成禾菀?虞之瑶愈发惊慌,她无措的望着周围,她记得自己为南泽上神挡刀而死,但现在莫名其妙出现在招魂阵里,莫不是霁云招错了魂?魔族残暴嗜杀,女魔头禾菀和她座下的四大护法更是其中翘楚,她以前听过传闻,霁云连睡觉都是枕的头盖骨,要是让他知道回来的不是禾菀,而是她这个默默无闻的种玉小仙,她不得立刻再死一次?虞之瑶咬了咬唇,忍着慌乱和害怕,“不知为何,我脑中一片空白,不太记得之前的事了,你既叫我主人,那就该知道我是谁,又为何会在这个阴森的地方吧。”霁云愣住了,显然他也没料到苏醒的‘禾菀’会失忆,“主人,你叫禾菀,是这天下地下让人闻风丧胆的女魔。”“若非南泽那个卑鄙小人暗中偷袭,封印了你,你也不会被天界的臭神仙打地灰飞烟灭,幸好我有招魂幡在手,可召回你的魂魄,你这具身体便是我用玉佩所铸。”是不是因为有玉为媒才召成她的?虞之瑶心中暗忖,她的本体是山间奇石幻化的玉石,成仙后,又被批为种玉小仙,天然与玉相吸。而且从霁云的描述看,禾菀和她应该是先后脚死的,那……会不会她们的魂搅到一处,一起被召过来呢?虞之瑶眼皮一跳,有点被自己这个脑洞吓到,如果现在这具身体里真有女魔头禾菀的残魂,那她还不是一个死字,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霁云还在庆幸着说,“招魂幡是父亲的法器,只受父亲驱使,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用自己的血强行驱动,没想到居然成功了!主人果然是再世魔祖,受魔眷顾!不过方才霁云查探了下,主人好像缺失了三魂……”他皱了皱眉,看起来自己也很费解,虞之瑶怕露馅,直接倒打一耙,“看来你这招魂幡有后遗症。”霁云一惊,惶恐告罪,“是霁云的错,请主人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虞之瑶心说这个护法还挺好忽悠,她板着脸,故意做出一副威严的样子,就听得他续道:“我现在就把其他三位护法召回!”“什……”虞之瑶差点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一个魔头威胁她生命不够,还要再来三?她立刻坐不住了,一脸严肃的拒绝:“此等小事,用不着兴师动众。”霁云愈发惶恐,“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主人,你以前很厉害,都用不到我们,现在也该让我们表现一下了。”他开始细数其他三位护法的厉害,虞之瑶听得脑子发麻,除了战力排名榜第一是女魔禾菀自己外,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全被他们包揽,简直忍不住生出一种神族太不争气,就只有南泽上神一个能打,占了个并列第二的怨气。“没想到,我的护法们竟如此强大。”虞之瑶几欲吐血,面上却微笑不减,唯有拢在袖内颤抖的手却出卖了她崩溃的心情。霁云骄傲昂头,“当然,只有我们才配得上如此强大的你!”必须得逃了,要是不小心暴露身份,被一刀了结还好,要是谁有折磨人的嗜好,落了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下场就完了。虞之瑶一个箭步蹿下祭台:“啊,我身上好难受,先找个地方沐浴。”砰!她一头撞上无形的墙,被反弹的一屁股跌坐在地。“这里怎会有如此强大的结界?”虞之瑶揉着撞疼的额头,半天没缓过来,霁云‘啊’了声,又跪下了,“主人,这是我设的生物结界,虽然开智的魔会感知到我身上的气息自觉避让,但没开智的小虫子就不识趣了,我怕它们冲撞主人。”生物结界只能阻挡蝼蚁,她以前虽是法力低微的种玉小仙,但也不至于被生物结界拦下啊,虞之瑶有点怀疑人生,“所以我现在一点法、呃,魔力都没了?”霁云满脸羞愧,“对不起主人,是霁云的错,请主人再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这才多久啊,就告罪两次了。虞之瑶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没了法力傍身,她逃跑的几率岂不是变得更低,她烦躁摆手,“行了,赶紧把结界撤了。”霁云应是,撤了结界后,虞之瑶急不可耐的跑出去,才发现他们身处深林之中。洞外月色朦胧,霁云帮她找了处水潭,虞之瑶本想等他走开再趁机逃跑,谁料霁云当场就撩起了袖子,“主人,霁云伺候你沐浴更衣。”“啥?”虞之瑶吓到,条件反射的攥紧衣襟,“我为什么要你伺候?”霁云不解,“以前都是我服侍你的。”虞之瑶愈发惊恐,话都说不利索,“那我、我我我岂不是被你全看光了?”霁云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虞之瑶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忽然,沉痛发问:“霁云,你跟我说实话,我们之前是不是有一腿?”霁云面色一肃,又跪了,“霁云生生世世都属于主人。”完了完了,还真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虞之瑶的心拨凉拨凉的,遥想之前,她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小仙子,虽然钟情南泽上神,却未曾有过半分逾矩,现在可好,再活一次,身体都是别人的,还有了情郎。虞之瑶越想越绝望,再三向霁云表示她不需要伺候,失魂落魄的进了水潭冷静。波光粼粼的水面清楚倒映出她的脸,白净清丽,熟悉的一如之前三百多个日夜。等等,这不是她自己的脸吗?虞之瑶震惊了,她揉揉眼睛,又摸摸脸颊,想到刚才霁云居然对着这张脸喊主人,而且还没觉得有哪不对,她就控制不住的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想——难道女魔头禾菀和她长得一样?“霁云!”虞之瑶惊喊,头顶一阵窸窣,霁云的声音很快传来,“在。”虞之瑶深呼吸,再深呼吸,好不容易控制住激动到惊恐的心情,才开口:“我怎么觉得,我原先没有这般好看,你用玉铸我身体的时候,是不是给我改了容貌?”“霁云不敢,主人你一直就是这般好看的。”虞之瑶更懵了,她无父无母,就只是山中灵石幻化,而且那块灵石浑然天成,没有任何缺失,她修炼的三百年间,记忆也不曾有过断层。莫不是禾菀也由灵石所化?她们这种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都是这长相?她心乱如麻,一边想,一边还不忘逃跑大计,打算挪到潭对岸从树林溜走,可霁云忽然跟她搭起了话,“主人。”虞之瑶吓得一颤,大抵是做贼心虚,立刻不敢动了,“啊?”“霁云实在该死,都不知道白岚烟他们在哪。”“哦,那可太好了。”“什么?”糟糕,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虞之瑶懊恼的差点咬到舌头,“没有,我说我们可以慢慢找。”“没事,我突然想起来,我们有主人给的黑蝶。”霁云的声音透着轻快,“黑蝶间可千里传讯,不管他们在哪,黑蝶都能找到。”果然逃跑之事不能再拖了,虞之瑶又往潭对面挪了点。能蒙过一个霁云已是极限,要是还想再蒙过剩下三个……太难了,她绝对做不到。“不过,白岚烟的黑蝶被她家爱宠一爪子拍死,简书家的忘了喂养已经饿死两百年……还有陆沉归,他最过分,居然以黑蝶飞来飞去比他还花枝招展这种见鬼的理由,肢解了黑蝶!好在他还知道分寸,知道黑蝶是主人送的,要好好保存,就用框裱了起来,做成了黑蝶标本。”虞之瑶听得心惊胆战:“找不到就算了。”霁云呵呵一笑:“不,还有另一个办法。”虞之瑶实在被他这大喘气式说话弄得心力交瘁,这么一直聊下去她还怎么逃啊,“有办法就好,不过之后再说,我先洗……”“主人,别洗了!”霁云突然从天而降,虞之瑶吓得尖叫连连,慌忙沉入水里,“你干什么!!!”霁云被她这一吼,也吓到了,当即跪地,惶恐道:“主人,恕霁云僭越,附近有上神的气息,这味儿这么冲,肯定是南泽来了,虽然不知道南泽为何会来此……”南泽,南泽上神?!虞之瑶精神大振,他在附近,岂不是意味着她有获救机会,她劈头打断:“上神在哪个方向?”“东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