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推荐一本好看的都市现代鬼故事恐怖吓人小说

一家古老的典当行,典尽了形形色色的另类人生。两个福利院的孤儿,冷风和多多相依为命。冷风的身世扑朔迷离,背后的身份连阴间大佬都让了三分!多多这个小巧玲珑的精灵,居然是万鬼门培育的九代鬼婴,而黑魂印的存在,更是不二的强辅,那就是鬼婆的阴谋,解开自身封印,斩杀冷风。杨妈妈的消失,苗疆的阿婆,草原的特木尔,沙漠的地下慕容府邸,三不管古镇内的六大掌柜,恐怖的四大疯……典百味人生,品人生百味!

外面的雪还在下,越来越大,真的像鹅毛,缓缓落下。

昏黄的路灯下雪白一片,大街上一个人没有,一辆车也没有。

就连平时能看见的流浪狗,都不知道躲到哪儿取暖去了。

H市一栋老式筒子楼的出租屋内。

”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吓的人都不敢出门了!”

杨云捧起腊八粥,站在窗前,看着楼下雪白的世界,自言自语。

“叮咚,叮咚!”

门铃突兀的响起,吓了杨云一跳,这么晚了,这么冷的天,是谁呢?

杨云大着胆子,轻轻走到门口,从猫眼往外看,咦?没人啊!

这大晚上的,是谁恶作剧,真无聊。

杨云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房间里立即有了生气一样,杨云边看着韩剧边喝着腊八粥。

“叮咚,叮咚!”

门铃再次响起,杨云生气的喊道:“谁呀?”

没有人回答,门铃声也停了下来。

”讨厌!“

杨云嘟囔了一句,继续看电视,耳朵却竖的老高。

一直到两集韩剧看完,门铃再没响起,杨云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洗漱完毕,上了床,杨云伸手摸了摸枕头下面,姥姥给的剪刀还在。

杨云不由得想起,自己离开家的时候,姥姥说的话:”一个姑娘家的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这把剪刀放在枕头底下,能辟邪保平安!“

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大雪纷飞,杨云站在一个结了冰的湖中间,前面恍恍惚惚走来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穿的圆滚滚的看不见脸,包孩子的棉被很刺眼,像燃烧的火焰一样红。

突然,这个女人把抱着的孩子放在了冰面上,跪下磕了三个头,起来转身就跑。

杨云追过去,抱起孩子别追那个女人边大声喊,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喊不出声……

“叮咚,叮咚!”

从梦中惊醒的杨云,听见门铃声,好半天才从梦境中回过神来。

杨云没有开灯,轻轻下了床,蹑手蹑脚走到门边往猫眼看,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杨云突然打开门,走廊的感应灯也同时亮起,外面吹进来一股冷风,杨云打了个哆嗦,眼睛却看向地上,一个红棉被包着个孩子静静躺在门口。

身为儿科护士的杨云到没怎么害怕,抱起孩子进了屋,放到床上,打开了红棉被。

“哇!这孩子可真好看!”

眼前的婴儿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眼睫毛又长又密,小脸白里透红,像个大苹果。

杨云使劲亲了一口,婴儿缩了缩脖子,好像吃了酸梅一样,小手抓住杨云的手指,就往嘴里塞。

杨云回身,从柜子里拿出个婴儿奶嘴,放到婴儿手里。

婴儿眨巴两下大眼睛,突然打了个喷嚏,逗的杨云直笑。

把棉被打开,一张纸放在婴儿胸口,上面写着两行字。

字迹娟秀,简短,最后一句话一看就是后写的,很潦草,透着诡异。

“好心的护士,请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孩子姓冷,谢谢!这孩子不正常,身上的玉不能摘,切记!”

好心的护士?

杨云突然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再想到梦中的女人冲着自己磕头的情形,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不正常?

莫非这孩子得了什么绝症?

极有可能,身为儿科护士,杨云也见多了这种事。

杨云打开电暖风,把婴儿扒了个溜光,看见了婴儿脖子上戴着块血红的玉坠,触手冰凉刺骨。

杨云把这婴儿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又用消毒纸巾把婴儿全身擦了一遍,最后用手扒拉了一下婴儿的“棒棒糖”,笑了。

“小家伙,你妈可真狠心,这么帅帅的都不养,明天带你去做个全面体检,再帮你找妈妈,好不好啊?”

边说边给婴儿穿上了衣服。

第二天,杨云先抱着孩子去了趟派出所,做了登记。

回来以后,找到了主任,说明了缘由。

主任到没说什么,让杨云先给孩子做检查。

添体检表的时候,杨云想起来,抱这孩子时,刮着北风,就在姓名一栏写上了冷风。

添好体检表,抱着孩子去检查,让杨云小小见识了这孩子的不正常。

几乎所有看见冷风的孩子,齐齐张着嘴巴,满脸惊恐的表情,不敢说话。

就连正哭着的孩子,也闭上了嘴,不敢看冷风。

在家长们异样的目光下,杨云别扭的给冷风做完了各项检查。

几天后,检查结果出来,全都正常。

杨云有点想不明白了,这孩子也没患什么看不起的病呀?怎么就不正常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杨云真正理解了“不正常”这三个字的“寒意”。

三天后,夜,女职工宿舍内。

“宝宝,今晚跟张妈妈睡,杨妈妈值夜班,来,先喝‘奶奶’,哎!真乖!”

护士张慧芳用脸试了试奶瓶温度,然后递到冷风的小手上。

“还是和王妈妈睡吧!你张妈妈睡觉不老实,别把宝宝压坏喽!”

刚打水回来的王巧撇撇嘴,说道。

“就是,还是和王妈妈睡吧!大半夜的,自己闹耗子就得了,可别把咱们帅宝宝吓着了,呵呵呵!”

四人宿舍最后一个护士,王雪梅,卷着头发帮腔道。

“你们,你们不要脸,谁半夜闹耗子了?没人追在这发什么牢骚?”

“你有人追,猪脑子,看不出慕容医生看杨云那眼神,真以为人家看上你了?也就是半夜摸着人家照片YY吧!”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张慧芳瞪着眼睛,冲着王巧叫道。

“吓唬谁呢?自己不要脸还不让人说,嘴长在我身上,你管得着吗?呸,贱货!”

王巧拎着保温壶往前一步,丝毫不惧。

“咣!”

门被推开,杨云站在门口。

“你们发什么神经,天天就为那点破事掐,有意思吗?吓着宝宝,我跟你们没完,让开!”

杨云的加入,让两人立即闭上了嘴。

“好!”

抱着奶瓶坐在床上的冷风,突然稚嫩的蹦出一个字,吓了几人一跳。

“八个月的宝宝能说话?”

王巧先问道。

杨云上前一步,抱起冷风,说:“宝宝,再说一遍,让妈妈听听!”

“好!”

冷风眨眨大眼睛,小嘴里挤出奶声奶气的话。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叫妈妈!”

杨云继续引导。

“妈!”

冷风萌萌的把奶瓶递给杨云。

四个妈妈立即欢呼,战争被欢笑洗劫一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