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求一本女主怎么挽留对象情人的都市爱情故事

品简介
幸福的婚姻从来暖心,不幸的婚姻却是百态千姿,七年不是坎,却是婚姻的试金石,出轨丈夫,极品前任,七年到底痒不痒,答案就在这里。

酒局散了后,总经理单独交代田雅,要拿下两千万的融资,明早的事得办漂亮。

“您放心,我一定办好。”

总经理满意地点点头。田雅是他一手提拔的,办事能力他向来放心。

大清早,田雅被闹铃吵醒。睁开惺忪的双眼,她有一种刚睡着的错觉。看了看表,才凌晨四点,难怪呢。

在大厅等到苏总监后,田雅递上了一只防霾口罩。

“苏总,我们这儿雾霾大,您戴上这个。”苏总监微笑着接了过去。

车子启动后,田雅捧出一份特制的点心,陪着笑说:“时间紧,您也没工夫吃饭,特意备了点心,过于简单,还望见谅。”

“田总客气了,我感动还来不及。”苏总监也不见外,挑了两块。

田雅又拿出一只保温杯,拧开盖子,递过去,说:“苏总,北方干燥,听说您才来一天,嗓子就有些不适。这不,我泡了一杯罗汉果茶,润喉清肺。”

苏总监显然没料到,田雅竟然考虑得如此细致,连忙致谢。到达机场后,秘书忙不迭地跑到车后,拿出两样特产和两套玩具,办理了托运。

送走苏总监,天还未亮。黎明前的黑暗里,阵阵寒意袭来,田雅不禁打了个哆嗦。车里暖和,没多久她就在后座睡着了。

2

有惊无险,两千万的A轮融资顺利谈妥。投资公司内部决策时,苏总监的话起到很大作用。

她说:“出现变故后应对自如,细节处理又如此周到,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新锋传媒有田雅这样的人才,在新媒体领域一定能闯出一片天地。”

年底,新锋传媒要办内部年会,允许带家属。郑彬不愿去,田雅费尽口舌,他才勉强答应带着儿子欢欢参加。

因着有家属,年会更显热闹。总经理邀请田雅上台,作为优秀员工颁奖嘉宾。田雅微笑着,起身移步。一袭紫色长袖连衣裙,轻褶的裙摆随着律动的步伐,起起伏伏,犹如荡漾的湖波。

“郑哥,你可真是有福气,娶了田总这么漂亮又能干的女人。”

说话的是广告部魏倩,和郑彬挨着。他讪讪地笑了笑,没搭话。儿子欢欢要拿桌上的棒棒糖,他照常搬出一堆道理吓唬他。欢欢闹情绪,嘟嘴示威。

“欢欢,爸爸没骗你,不信你过来,阿姨给你看看虫子是怎么啃牙齿的。”

魏倩笑盈盈地打开手机上的动画视频。

“这是虫子吗?”欢欢指着屏幕问。

“这是细菌,它吃了糖会排出酸酸的汁液,然后你的牙齿就会像冰块一样,被汁液融化掉。”

看着动画里的牙齿慢慢变黑,又一点点地坏掉,欢欢捂着嘴,好像细菌就要跑到他的嘴里来。

“你教孩子真有一套,一定是个好妈妈。怎么不见你老公和孩子?”

“我还没结婚。”

“对不起啊,问得有些唐突。”

“没事。”魏倩打着哈哈说,“像郑哥这样帅气又居家的男人,现在太少了。”

郑彬挤出一丝笑,说:“我们家是我主内,田雅主外。”

“田总这么能干,外头的事自然不用你操心。”

郑彬被戳到了痛处。这么多年来,他的职位上升总是像便秘一样。相反,田雅的事业犹如竹子拔节般。他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最怕别人问起妻子的职位。今天这个聚会,他从心里抗拒,可拗不过田雅,还是来了。

年会散场后,未曾饮酒的郑彬开着车,载着母子俩。他打开电台,听起了歌。

“关掉音乐,聒噪了一晚上,让人清静会儿。”

“你还知道聒噪啊。”

田雅没理他,跟儿子说:“宝宝,过几天妈妈带你去迪士尼,怎么样?”

欢欢听说要去他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我们不带爸爸,让他再拉着脸。”

田雅看出郑彬不高兴,故意数落他。

“我还不乐意去呢,难得清闲几天。给你个机会,体验一下带孩子的痛楚。”

“呦,还真生气了呢。”

3

年会后,田雅被总经理派去杭州谈项目。迪士尼之行自然泡汤了,为了弥补儿子,她承诺带一套超大号的变形金刚回来。

此时正赶上流感高发季,欢欢不幸中招。晚上睡觉前,郑彬盯着儿子喝了蒲地蓝。谁知,睡了没多久,小脸蛋红扑扑的。郑彬用眼皮一试,滚烫。他赶快翻身下床,找出退烧贴,敷在儿子额头。一晚上,欢欢反复发烧,总是不见好。

第二天一早,郑彬就带着他和奶奶去了医院。又当爹又当妈,最怕孩子生病了。

这才刚上班一小时,儿科诊室外就排起了蛇形长队。问诊后,不出所料,得挂吊瓶。护士就像陀螺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打针换药。旁边的一个小女孩扯开嗓子哭了起来,欢欢一直盯着她看。

“宝宝,手伸出来,一下就好啊,一点都不疼。”

欢欢看了看举着针头的护士,说:“姐姐,我不怕打针,我不哭。”

护士听罢,好一顿夸奖,郑彬却笑出了泪。

安顿好祖孙俩,郑彬离开了输液室,准备回单位。谁知,竟然在门诊楼前遇上了魏倩。

“是不是欢欢生病了?”魏倩一猜即中。

“最近流感高发,中招了。”

魏倩顺口说了几句安慰的话,郑彬却莫名地感动。有些话,虽然不痛不痒,一旦说到心坎里,就特别贴心。

“你呢,来医院是?”

魏倩莞尔一笑,说:“一点小毛病。”

郑彬不好再问,告辞离开了。

临近中午时,田雅打电话问儿子的情况。郑彬恰好在整几份报表,一堆数据像乱麻纠缠着他,无心他顾。

田雅着急了,说:“我已经跟儿科王主任打招呼了,你带着欢欢去他那儿一趟。”

郑彬听说她又找熟人,窝不住的火就发了出来,“你儿子比别人金贵吗,非得搞特殊?”

“郑彬,你什么态度,我不也是担心儿子吗?”

“这么担心,那你回家呀。”

“算了,我直接问咱妈。”

听说儿子退烧了,田雅悬着的心放下了。她跟儿子说,想吃什么,让爸爸去买。儿子弱弱地说,啥都不想吃。

田雅一阵心疼,可她身在千里之外,只能干着急。此时,刚吃过午饭,难得躺在宾馆小憩。

最近,郑彬和她说话总是三句不到就抬杠。也许是自己陪他们时间太少了,攒了怨言。她筹划着,忙完这一阵,一家人出去度个假,放松放松。

睡不着,田雅发了条朋友圈:“希望明日大功告成,尽快打道回府。”

魏倩看到了,点了赞,又特意留言,“田总,辛苦了”。

魏倩琢磨,自己和田雅前后脚进公司,为什么她已是副总,而自己连个部门经理都没捞着?都说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个好女人。放在她田雅这儿,竟然反过来了。

“她真是运气好,遇上郑彬这个好男人。”

魏倩想起了自己曾经爱过的那个人,心里有些愤愤不平。她想活成田雅那样,可越这么想,她就越嫉妒。

4

回到公司,处理好手头事务,田雅本想去和总经理说说休假的事,不料,却收到了一家广告商的投诉。田雅好言好语,他们依旧撤掉了赞助。虽说这只是一家小广告商,可她向来注重公司的口碑。

被投诉的是魏倩,田雅打算以她为典型,给员工好好上堂课。那天,当着全体员工,她没给魏倩留一点情面。

“公司这才刚刚步入正轨,有人就开始膨胀了,趾高气扬的,谁给你的底气?今天,我郑重地告诫大家,在公司的荣誉面前,个人得失必须让步。”

田雅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接着说:“成就是大家的,任何一个人,都别给我抹黑。”

魏倩双颊通红,如坐针毡,差点没钻到会议桌下去。

最终,魏倩被罚扣了三个月的奖金。她没料到会罚得这么重,“啪”的一下,将手中的笔拍在了桌子上。

第二天,气还没消的魏倩,在朋友圈发了几句牢骚,竟然收到了郑彬的安慰。那一刻,她忽然想到了报复田雅的办法,一抹冷笑浮上嘴角。

“郑哥,我知道田总是想树个典型,可这处罚也太重了。你说,她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你别在意,她就是这样,对别人要求很高。就连我,也经常被她训。”

两人找到了共同语言,一来二去,聊得有声有色。

“郑哥,你得请我吃个饭,就当是替田总。”

郑彬满口答应,说要找个合适的机会。魏倩心里舒坦多了。不过,吃饭并不是她的最终目的。

“田雅,等着瞧。你让我颜面尽失,我就给你来个釜底抽薪。”

5

听说大学室友管妤要来北京市出差,田雅足足期待了好几天。自打毕业后,她们就没见过几面。田雅本想请她来家里,不巧那几天婆婆身体有恙,索性就在外头找了个安静的会所,刚好适合叙旧。

做好打算后,她对郑彬说:“管妤来北京出差,晚上请她吃饭!”

郑彬愣了一下,问:“你怎么不早说?”

他本来约了魏倩,没想到撞了个巧。

“我原计划在家里的,这不咱妈正好不舒服?”

“你每次都这样,先斩后奏。”

田雅眉毛一扬,问:“你有其他安排?”

郑彬忙支支吾吾地说:“就是……几个同事吃饭。”

“同事什么时候都能聚,管妤可难得来一回。”

郑彬取消了和魏倩的约会,答应去见远道而来的管妤。

一整晚,两个女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郑彬偶尔插两句,倒像是个添茶倒水的。

“管妤,前几年为了要个孩子,你都快崩溃了,多亏老严始终站在你这边。你看,明明都打算收养呢,没想到就有了乐乐,还是在旅途中。乐乐两岁了吧,多可爱。”

“欢欢也很棒,多才多艺,讨人喜欢。”

“既然这么讨喜,那我就先替他认下你这个丈母娘了。”

管妤一听,双手赞成这桩娃娃亲,说:“欢欢,乐乐,正好一对。”

“那可就说定了啊。”

郑彬插话:“你出差一定很想乐乐吧?”

“别说,离开没多久,就挺想他们父女俩。”

想起管妤以前差点离婚,田雅感慨道:“所以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你的命里就该有郑彬这样的好男人,不然女王梦怎么实现?”管妤笑着说。

田雅听了,触景生情,双手环住郑彬的胳膊,侧枕在他的肩膀,说:“老公,谢谢你的支持,你是最好的老公。”可她这个时候没想到自己一心赚钱养家让郑彬照顾孩子,这竟然会成为他移情的理由。

郑彬很少见到她这样小鸟依人状,刹那间,感觉身上有鸡皮疙瘩一片儿一片儿冒了出来。不过,他还是挺享受的。

“人家管妤看着呢!”

郑彬抬头,不好意思地笑笑。

“上大学时,我俩可是一个被窝里的,有什么好害羞的。”

此时的田雅和平日里完全两样,没有了咄咄逼人。郑彬想,要是她能多点这样的娇气该多好。

趁着郑彬去洗手间的空,管妤对田雅说了几句掏心窝的话。作为旁观者,郑彬今晚脸色的前后变化,管妤是看在眼里的。

“田雅,你在工作上强势没问题,可是跟人家郑彬相处,你得收敛收敛。”

“我没觉得自己在家里强势。”

“我的意思是,你别那么拼,还得顾顾家。”

“我也不想这么拼,可是没办法。女强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钱哪能赚得够呢?毕竟还是家庭重要。”

“不赚钱不行,欢欢的学区房还没着落,我们一家人的花销又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每年还得交各种保险,你说,我敢懈怠吗?”

“你老是扑在工作上,和郑彬沟通太少了。感情需要靠相处来维持,你就不担心,他会背叛你?”

田雅不可思议地反问:“郑彬,他会背叛我?”

“别怪我多嘴,你得听听他的想法。”

郑彬走了过来,看她俩聊得兴起,便问:“你们说什么呢?”

田雅明眸一转,说:“老公,管妤提醒我,要多关心你。最近我也一直在考虑,一家人去度个假,放松放松,你觉得呢?”

郑彬有点惊讶,忙说:“好,好啊。”

6

度假的事还没提上日程,田雅又出差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人在外,心却系着儿子。得知欢欢最近两节钢琴课都没去,田雅在电话里冲着郑彬就教训起来了。

“欢欢今天不舒服,明天说头疼,不就是为了逃课,你怎么也跟他一样胡闹?”

郑彬解释,自己最近也忙,顾不上,就由着儿子了。

“就缺了两节课,不碍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