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推荐一本十大经典必看的穿越重生古代女帝的小说

作品简介
九州第一女帝姜云磬被至爱背叛,魔骨穿心,魔蚁噬体而死。一朝重生,成为明照城城主之女姜浅歌。爹不疼,后母虐待,天生废灵根无法修炼? 去特么的废灵根,这明明是万中无一的空灵根。 姜浅歌至此开始逆袭修炼之路。 听说有人在找炼丹宗师,那是我徒孙。 听说有人在找炼器宗师,那是我徒孙。 听说有人在找弦杀派掌门人,那也是我徒孙。 后来,有人在找一个异瞳绝美的男人,众人:是你的徒孙吧? 姜浅歌:不,那是我的夫君。

“磬儿,你若不死,这九州殿便不会服我。”

“为了我,你定然是愿意去死的,对吧?”

“磬儿,来世我一定以命报答你的恩情,你就不要再挣扎了……”

脑袋里嗡嗡嗡的响,少女自床上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有些陈旧的屋子。

这里是……

少女支撑着身子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这具身子羸弱不堪,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散架一样。

她夺舍重生了。

这是少女的第一个反应。

这么羸弱不堪的,怎么会是她的身子。

她可是九州大陆的第一女帝,姜云磬。

姜云磬,千百年来的第一天才,万中无一的空灵根,修炼天赋更是极佳,当年仅用了三百年便成为了大乘期巅峰的强者,继承了九州殿,成为了万年来九州大陆上第二个有望升仙的修士。

然而,就在姜云磬即将渡劫之际,却突然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当年这件事,令许多修士唏嘘。

可谁又知道,当年姜云磬并非是走火入魔,而是遭人算计。

姜云磬直到死也不敢信,那个害她的人,是她至亲至爱的人。

凌青玄!

姜云磬的大徒弟,也是她最爱的男人。

那个她一手带起来的男人,只是为了九州殿,便对她痛下杀手。

他怎么不好好想想,若是没有姜云磬,那里来的他凌青玄,怎么来的一代剑圣。

或许他早就死在了齐明山下的小镇上,而那时的他不过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乞丐。

若不是姜云磬看出他有修炼的天赋,将他带走,他哪来的今天?

姜云磬的指尖泛白,她不自觉的握紧拳头,一双眸子里满是恨意。

当初有多爱,如今就有多恨!

凌青玄,既然我没有死,那你就等着吧。

等着我重回到你的面前,我要你也尝尝锥心刺骨的痛。

“姜浅歌不会死了吧?”

“昨天被打成那样,夫人还不让医师给她医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怎么办?我们要进去看看她吗?”

……

姜云磬隐隐能听到门外有人在说话,

姜浅歌……

这个名字仿佛是一个开关,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她的脑海。

姜浅歌,

明照城城主的大女儿,

天生废灵根,

姜倩倩,

偷窃……

姜云磬伸手揉了揉发胀的脑袋,才将一切理清楚。

原来她重生在了一个叫姜浅歌的女子身上,而这个女子是明照城城主姜雄的大女儿。

姜浅歌的母亲与姜雄是家族联姻,并没有什么感情,姜雄喜欢的是另一个女人。

姜浅歌母亲难产死后,姜雄便将那个女人接进了姜家,并且不顾一切反对将他立为正妻。

那个女人刚开始对姜浅歌也还挺好的,毕竟是姜雄的嫡女,而且身后还靠着外祖代家这棵大树。

只是后来,姜浅歌测出了天生废灵根,代家也出了些问题,那个女人便开始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姜浅歌身为姜家嫡女,却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对外却是说姜家嫡女身娇体弱,不能出门。

所有的家族应酬,都是带着自己的亲女儿姜倩倩出去。

几乎所有人都忘了,姜家还有一个嫡女。

偶尔有人记起来,也只是不屑的说一句:“那个天生废灵根的丑女啊?自小病弱,不知道哪天就早夭了。”

姜浅歌的右边脸上有一道伤疤,自额头到唇角处,伤疤狰狞可怖,说是小时候调皮自己摔的。

可姜浅歌自己知道,是那个时候柳氏拌了他一脚。

柳氏是讨厌姜浅歌的,因为姜浅歌的存在,无时无刻的提醒自己,姜雄曾经和别的女人有过一段,即使是家族原因,她眼里也容不得一点沙子。

所以姜浅歌这个家族联姻的产物,便成了柳氏的眼中钉肉中刺。

她讨厌姜浅歌,所以在知道她没什么天赋修炼时,便迫不及待的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折磨姜浅歌。

一个天生废灵根的人,谁会重视。

即使是代家,也得思考一下,为了一个毫无天赋的外孙女,跟姜家作对,值当不值当。

更何况代家自身难保。

柳氏将姜浅歌折磨够了,报了这么多年的一股怨气,便随便甩了一个偷窃的理由,将她打得奄奄一息,扔回了自己的房间。

柳氏不许医师为她医治,最终姜浅歌重伤不治而亡,这才有了姜云磬的到来。

少女眸光清泠,看着门外的人影。

他们说着话,最终还是没有推门进来。

“姜浅歌,你的仇我会为你报,从今以后,世上再无姜云磬,只有姜浅歌。”

少女声音沙哑,她爬起来,检查自己的伤口。

都是些皮外伤,五脏六腑没有太大的损伤。

只要好好养着,便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

只是,前提是能好好养着。

在这偌大的城主府,她一个人孤立无援,没有任何人能靠得住,唯独她自己。

姜浅歌从衣柜里翻出了一件还能看得过去的衣服,戴上面具,便出了房间。

她住的院子离主院远,很偏。

甚至是没有人知道她离开了自己的院子。

姜浅歌出了城主府,守在两边的护卫都没反应过来。

“刚刚出去的那个人是谁?”

“我们城主府有这么一号人吗?”

“是城主请来的客卿?”

姜浅歌现在的气势很不一样,甚至是护卫都反应不来盘问她是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