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长恨歌中最戳心的一句小说免费阅读

天穹之上的一道目光改变了姜凡平凡的一生。破苍穹、战外域、横扫诸天。当一位和蔼的化仙境老翁伸出巨手从天而下停到姜凡面前讨要他相中的宝物时,姜凡全力一掌拍在老翁的手心上大声说道:“疼吗”!老翁古井无波的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怒色说道:有些疼”。姜凡大喝:“给你我更心疼!”

天狱大陆广阔无比,坐落着大大小小不同的帝国。

而天域大陆的北部,俗称北域的地界,有一少年迷茫又悲愤的望着自己刚刚方便过的地方,一坨被压变形的紫色便便上有着两个半圆形状的压痕。少年双手提着自己的裤子,提上来也不是,干拽着也不是,尴尬异常!

少年望了望天色心想:“还好现在是晚上,周围没有人!先把屁股整干净再说!”

少年脱下裤子急忙望了望四周。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布局类似四合院,院子中间有一口水井。

少年急忙跑过去用水桶提了一桶水上来,双手捧着水一遍又一遍的清洗起来。

清洗几遍后,少年满意的把水桶里剩下的水倒掉,桶放在井边,动作干净利索。

清洗完之后的少年提起裤子,瞬间脸色脸变成猪肝色:“靠,裤子上怎么也有!”。

处理完一切事宜后,少年凭着记忆走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消化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姜凡也不清楚自己原先生活过的地方距离这里有多远,是不是一个星系、一个空间。它本身生活在一个名叫地球的星球上,出生于华夏国。从小无父无母,在襁褓时期的时候被人在路边捡到,送到了派出所,最后转送去了孤儿院。

幼年时期的姜凡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是私立的,大约有七十多位孤儿,仅依靠国家每年微薄的补贴和偶尔的爱心人士捐赠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孤儿院的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就出去打零工补贴孤儿院。

小姜凡十岁时候的便跟大哥哥大姐姐们每天在大街上卖花卖报纸发传单。

在姜凡十四岁的某一天,孤儿院的顶梁柱老院长因为长期劳累病倒了,没有几天便去世了。

老院长的儿女们听到消息蜂拥而至,争夺家产。连带着孤儿院的大院也在争夺当中。

而孤儿院的孩子们在院长老伴的照顾下迷茫又无助的度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联络了多家公立孤儿院并表示可以接纳他们。

离别的下午。看着童年的小伙伴们一批又一批的被接走,姜凡很不是滋味。

院长婆婆走到姜凡面前说;“姜凡,你也是男子汉了,平时你嘻嘻哈哈,大家都以为你性格外向,大大咧咧。其实我知道你内心是寂寞的,你要坚强,在新的环境里好好生活下去!”

就这样,姜凡坐上了去往另一家孤儿院的大巴车上。

在飞驰的大巴车上,姜凡迷茫的望着窗外,不知觉的闭上了双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它就穿越了,而且是方便完之后刚要起身的那一刹那穿越的!因为刹那间的恍惚它坐在了便便上!

回想这具身体的记忆。不!应该说是观看这具身体的记忆。

为什么叫观看呢?因为这具身体本身是没有思想的,这具身体朦朦胧胧的活了十四年,吃饭、睡觉、洗澡、砍柴它都可以做的。

可是它就像是一个机器人,思想被电脑掌管一样,只知道运作和记录,却不知道思考,没有情绪,也没有想法。可就算如此,姜凡却感觉这具身体本就是自己的,十分契合,两世的记忆也十分融洽。

最关键的是它们右臂上同样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姜”字!而在“姜”字下面也有一个小小的“凡”字。

渐渐的,姜凡也累了,在思考之中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咣当”一声把姜凡从睡梦中吵醒。

姜凡头脑刹那间清醒,它知道自己已经不在原先的世界中。虽说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但该有的警惕一点都没有放松。

姜凡刚坐起身来,便听到一男一女的对话声传来:“老头子,你快别吃了!刚刚我去看凡儿那么晚了怎么还没起床,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妇人急忙说道!

“看到什么了?”男子淡定的问道。

“我看到凡儿穿着衣服光着屁股躺在床上,还把被子夹在腿中间”妇人说道。

“光着屁股怎么了,可能是凡儿觉得晚上太热了,把衣服脱了呗!”说着说着男子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疑惑,因为他感觉也有些不对劲了。

这十多年姜凡从来也不知道冷热,更是坐有坐态,躺有躺姿,根本不会做出穿着衣服把被子夹在双腿中间的怪异姿势。

“而且更吓人的是凡儿,他……”妇人扭扭捏捏的这句话最后几个字就是说不出口。

“你这娘们,你倒是快说啊!”男子着急的说道!

男子见妇人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口,索性直奔姜凡房间走去。妇人见状,慌忙跟上!

姜凡在屋里听得一清二楚,它低头一看。

“喔槽,”姜凡刚喊出来便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姜凡在心里告诉自己“先装下去,剩下的事有的是时间考虑”。于是慌忙的躺下。

就在姜凡刚刚躺下,男子和妇人便闯了进来,双眼齐齐的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姜凡。同时关注到了姜凡。

男子欣喜道“凡儿睡觉的姿势真的和以往不同!可终究只是一个小崽子。哈哈哈”

“我说的是吧,凡儿今天也太奇怪了!以前不管站着还是躺在都像木头一样有板有眼,今天这个睡姿太奇怪了,而且每次我们起床的时候凡儿已经起来了,今天却还在睡觉。”妇人说道!

“那有什么的!我看啊,凡儿也长大了,村东头老张家的胖丫头不是就很不错嘛,好像对我们家凡儿也有意思,要么我们去说道说道!”男子豪放的开口道。

妇人看了看男子犹豫了一下说道“看凡儿应该没什么事,就让他多躺一会吧,我俩先去地里干活,太晚了,日头出来就太晒人了!”

男子听罢点了点头,和妇人走出了房间。

在妇人出门前的一刻,扭头看了看姜凡的小帐篷心里疑惑,随后关上了房门。

二人走后姜凡睁开双眼,小脸霎时间通红!双手不自觉的捂住了发烫的脸颊心想道“我要不还是在村里人面前继续装木头人吧!”

姜凡起身,随手拿起昨晚洗好的裤子穿在了身上。走出房门,看到桌上摆放着的早餐,随手拿起一个微冒热气的馒头,刚放入嘴边,猛然间他想到,今天的早餐该不会是用昨天晚上自己洗屁屁和裤子时盛水的水桶又继续盛水做的饭吧,想想就觉得难受。那紫色的翔姜凡想想都感觉恶心和同时心里也很诧异,难道异界的翔都是这个颜色?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