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推荐一本公认最好看的农村历史年代文小说

她从出生就注定是一个错误,错误的性别带给她不幸的人生。胡三妹,这是我见过的最可怜的女人。在封建思想的压迫下成长纵然她与命运努力抗争,可是老天爷依然没有眷顾出生就被父母遗弃的她。母亲的遭遇,姐姐们的教诲让她以为结了婚生了儿子就可以获得幸福的人生,可是一次次失败的婚姻让她感受到的只有绝望,与其没有尊严地活着不如为自己的命运搏一把!

六十年代末的一天,一个贫穷的山村里传来一声啼哭声,“生了,是个女娃”,屋里的接生婆不冷不淡地传达了一声。坐在门槛上的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手里粗糙的卷烟,眼睛眯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他的身边站着两个小女孩,又黑又瘦,瞪着大大的眼睛瞅着她们的父亲,满眼都是惊恐,面对这个家庭中新生命的到来,在父亲没有允许她们笑之前,她们不敢有一丝表情。

“特么的,又是个赔钱货!”手里的烟抽到快烧到手指了,男人才把它狠狠地扔到了地上,嘴里骂骂咧咧的。

接生婆一边擦着手一边走了出来,是个约莫五十多岁的女人,满脸横肉,看着面相有些凶狠。“喂,毛痞子,把钱给了,两块啊!”她的语气不甚友好,带有一丝轻蔑。

“啥玩意儿?两块?想钱想疯了吧!”男人一下子从门槛上站了起来,瞪大了他那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看向接生婆,“特么的,给我又接个赔钱货出来还要我两块!”他摸了摸口袋,把身上的口袋翻了个底朝天,统共掏出了两毛钱,他狠狠地往桌上一拍。“家里就这些个钱,没了!”接着又往门槛上一坐,一副无赖相。

接生婆见状也不跟他废话,拿了钱骂骂咧咧地走了。“怪不得生不出儿子,又小气又无赖……”接生婆的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却叫男人听了个一清二楚,平日里他被骂的都已经习惯了,唯独受不了被人骂他没儿子。他操起脚上已经破了洞的鞋子就往接生婆扔去,接生婆哎哟了一声,立马跑走了。

男人叫胡毛,他爸姓胡他妈姓毛,于是就有了这个名字。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这在那个年代独生子是极为少见的。于是在他父母的溺爱下成了这个村里出了名的无赖,要不是父亲的突然离世,估计他到现在都还不会拿锄头干活。

“去,把鞋给我捡回来!”他对着面前的孩子命令道。

大一点的那个孩子立马转身跑去捡鞋子,小一点的那个孩子见姐姐跑了,不敢一个人站在父亲面前,也立马跟了上去。

“呸,赔钱货!”

男人目光斜视着两个孩子,嘴里忍不住又骂了一句。

大女儿把鞋子小心翼翼地递到父亲跟前,蹲在地上,伺候父亲穿好才又小心翼翼地站起来。退到一边不敢抬头更不敢说话,二女儿学着姐姐的样子也站到了一边。

胡毛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粗糙的卷烟,抽了起来,一根烟抽完,他才起身,往房间里走去。

床上躺着他刚生产完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女人很虚弱,身上的血污都还没有擦干净,她无力地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看着身边的孩子,却没有一丝喜悦,反而眉头皱的紧紧的。襁褓里的孩子睡得很香,身上的血迹都还没有完全擦干净,胡毛走上前去不甘心地扯开孩子的尿布看了又看,确认这不是男孩。孩子的小脸很粉嫩,明明是很可爱的模样,可是因为性别,胡毛却对她实在爱不起来。

胡毛的两个女儿分别叫胡大妹和胡二妹,这第三个女儿自然就叫胡三妹。大妹和二妹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看了看母亲怀里的小妹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了摸那粉嫩的小脸蛋,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这让胡毛更加来火,“咋的?是看你爹不舒服你们就开心是不?”他大吼一声,把两个小女孩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

女人紧紧搂住了怀里的小婴儿,眼泪却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哭什么哭?”胡毛的火气更大了,“你这不中用的东西,丧门星,尽给我生赔钱货,还有脸哭!”骂已经无法发泄他内心的怒火,他上前一步,把被子掀开,一把把女人拽到了地上,可怜的女人,刚生完孩子,下半身连裤子都没穿呢,就这样被光秃秃地拖拽到地上。此时已是深秋,地上已是刺骨的冰冷。

胡毛用脚狠狠地踢着女人的肚子,只见一股股的血流了出来,两个小女孩站在旁边紧紧地抱在一起,八岁的胡大妹用手遮住了二妹的眼睛,这样的场景她这八年来不知看过多少次了。

女人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却不曾发出一点声音,牙齿死死地咬住了嘴唇似乎在极力地忍受着,忍受着这种折磨。

终于胡毛发泄完了自己的愤怒,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抽起了烟。大妹渐渐松开了手,看到躺在地上衣衫不整,浑身是血的母亲,二妹本能地想要冲过去扶她,可是父亲的一个眼神投了过来,大妹也一把手将她拉回了身边。

仅仅八岁的大妹已经学会了看人的眼色,尤其是父亲的眼神。

胡毛坐在凳子上,看着地上的妻子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疼,他的心里没有一丝怜惜,反而有些说不出的快感,他眯隙着眼,似乎是在欣赏自己的一件艺术品。终于一根烟抽完,他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大妹和二妹这才连忙跑上去将躺在地上的母亲搀扶了起来,女人没有力气站起来,她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爬到了床上。

大妹懂事地给母亲打来了一盆热水,帮母亲擦洗着身体,女人刚刚在丈夫的拳脚下都没有流一滴眼泪,可是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么懂事,却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一下子溢出眼眶。

“娘,不哭!”二妹用手帮母亲擦干眼泪,可是却越擦越多。看到眼前忙碌着的大女儿,比床沿高不了多少的二女儿,还有身边这个躺在被窝里,身上还挂着些许血丝的小女儿,女人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

你们都是好孩子,可是无奈,你们都生错了性别。女人的心里这么想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