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推荐一本男主重生娱乐圈的浪漫言情小说

作品简介
穷困潦倒的音乐人林浩穿越到了平行世界,自此开启了波澜壮阔的霸气人生! 他是摇滚乐之父、流行乐之王、影视歌三栖超级天王! 他是娱乐圈巨星缔造者、奥斯卡音乐奖终身评委、享誉世界的男神级钢琴演奏大师……

平行世界。

2002年夏。

东北。

夕阳西下,窗外的知了叫得不知疲倦;靠窗的书桌上,一台破电扇摇头换脑的吐出阵阵热风。

林浩光着膀子躺在床上,满眼迷茫,浑身是汗。

我是谁?

这是哪儿?

自己明明咽了气,为什么会在这儿?

他缓缓坐了起来,打量着屋里的一切。

房间不大,墙体雪白,墙角支着一个画板,上面是一副还没有完成的静物素描。靠窗是一张老旧书桌,他的屁股下面是一张单人木床。

豁然,他的脑海里涌进了这幅躯体的全部记忆。

林浩,男,19岁,春河市第十中学高三学生;父亲林庆生,林场工人,已下岗多年;母亲李秀娥,13年前因癌症去世。

他明白了,自己竟然死后穿越了,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平行世界,凑巧这幅躯体也叫林浩。

19岁的身体,42岁的心,真是奇葩的组合。

他坐在那里先是好一阵的不知所措,渐渐才接受了现实。

他生前是个落魄的键盘手,16岁就在舞厅伴奏,后来跟着穴头走遍祖国大江南北;32岁定居燕京,周末在琴行教学,晚上混迹于夜场唱歌弹琴;40岁那年身患骨癌,在病榻上折磨了两年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曾红颜无数,至死孤身一人。

哎!

他一声长叹,也罢,既来之则安之。

都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看来苍天是有眼的,他老人家一定知道自己前世虽然混得窘迫,但也经常捐款献血做尽好事,所以才会给了自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既如此,何不好好活一次?

林浩看了一眼书桌上的机械闹钟,18点05分。

“糟了!”

今晚是高三毕业文艺汇演,时间已经过了。

他也来不及去找镜子看看现在的模样,慌忙套上白色汗衫和球鞋就出了门,楼道里有一辆十分干净的旧二八自行车,他很自然的推着就往出跑。

第十中学大礼堂。

演出已经开始了…

林浩满头大汗,终于找到了自己班级位置,他猫着腰顺着一排排大腿往里挤,引来好一阵不满。

只有班主任陈胜利身边还有个空位,他只好硬着头皮坐了过去,陈胜利扭头看见了他,不满的哼了一声。

舞台上。

从头尬到尾的相声;

歌颂班主任的三句半;

动作整齐不划一的民族舞;

脸蛋儿画得像猴屁股一样的男女生二重唱;

……

对于林浩来说,看这种节目简直就是一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左顾右盼,他挨个去观察自己的那些同班同学,一一对应寻找着记忆里的名字;他发现从自己进来开始,坐在身边的班主任陈胜利就在不停的看表。

不一会儿,陈胜利扭头问文艺委员张思思:“李一博什么情况?怎么现在还没到?”

张思思穿着民族舞服装,脸上的浓妆被汗水破坏的有些花,看样子应该是跳完开场舞回来的。

她也是满脸的焦急,“我也不知道呀,下午彩排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还有几个节目?”陈胜利问。

“十三个。”

陈胜利不说话了。

又过了两个节目,他和张思思都开始不时的往大门口张望。

李一博是他们高三三班的文艺骨干,他的吉他弹唱全校知名、粉丝无数,每次文艺汇演都是他来压轴。

节目还在继续着,林浩已经是昏昏欲睡。

不行!不能再等了!陈胜利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下定了决心。

“张思思,你是文艺委员,你说,谁能替李一博?”他对张思思说。

张思思焦急道:“没了,真没了,谁都不可能代替李一博!除了他,咱班再找个会弹吉他的都没有!”

“矬子里拔大个都拔不出来?”陈胜利急了,声音不由自主大了起来。

林浩被他这一嗓子喊醒了。

张思思苦笑,一堆矮矬子,拔谁呀?

“怎么办?怎么办?这个李一博,怎么就这么不靠谱!”陈胜利急得直挠他为数不多的头发。

“你问问,挨个问问,谁能表演个节目,拿手的都行!”陈胜利说完,又找补了一句,“最好是吉他弹唱!快,快去!”

张思思只好无奈的站了起来,她走到过道上一排排的往后走,压低了嗓子问后面的同学,结果没一个人站出来。

回来以后,她拉着哭腔对陈胜利说:“老师,咋整呀?真没有!”

班里这些同学她太了解了,这个结果早就想到了,丝毫都不感到意外。

陈胜利瘫在了座椅上,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完了!明天自己将是同事们嘲笑的对象,他仿佛已经看见了一班李老师那副嘲讽的丑恶嘴脸。

这时,一个声音怯生生的响了起来:“这个可以有,老师,要不——我来?”

陈胜利和张思思面色一喜,连忙扭头去看,见是林浩以后,两张脸瞬间就拉了下来。

张思思啐了一口,“林浩,啥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后面一些同学也听见了林浩的话。

“林浩,你可拉倒吧,唱歌像狼嚎似的!”

“马帅你可别埋汰狼,狼嚎也比他唱歌好听…”

“就是,上次咱们去唱卡拉OK,他就把撸串儿的人都唱跑了!”

“快,赶快给我找团棉花,一会儿我得塞住耳朵!”

“……”

林浩看班主任这么着急,只是想帮帮忙而已,此时见同学们这个态度,他一脸的懵逼。

什么情况?自己唱歌这么难听吗?为什么记忆里完全感受不到?难道是这副皮囊遗留下来的自我认知不足?一连串的疑问让他对自己都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陈胜利“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是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戴着一副老式的黑色边框近视镜。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