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流年花似锦西陵炎剎海修罗,流年花似锦风过无痕飘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流年花似锦

作者:风过无痕飘零

主角:西陵炎剎海修罗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变相的婚约,紧紧束缚着,两个天涯陌路的人。
大婚当日,夏烮景掀开红盖头道:“娶你为奉命,你若安,则关心你的所有人都安;你若不份,别怪我无情。”
一为刹海修罗者,一个玉蚌藏珠性;
西陵炎的周转,为不负初心,却为镜花水月的,似锦流年。
红尘的破而后立之路;
诉尽她的锦绣繁华之劫。

《流年花似锦》第1章 王朝大婚免费阅读

夏烮王朝,入界城。

十里红妆印满天,生死相随比翼连。

接应无瑕的喜色,在入界城,中心的夏烮王朝,今日,大喜随风应就天红,无数百姓纷纷扬扬,站在街道两边,随着鼓打锣敲,热庆新人夏烮景,西陵炎之婚。轿内所坐者,是为刚过及笄的妙龄女子,随着大红喜服染得人如夏月荷花,娇艳喜色随着纤细之身,犹如画中所立。虽然金秋八月,过了荷花盛开的时节,但是轿中之人,清浅之余,那抺淡色余辉,一眼还是能从大红喜色里印向出来。盖头罩下之后,远观如黛眉染重纱,邈邈茫茫间,无尽清幽氤氲之气来回于身;近观大红喜色隔帘,点点辍辍中,所藏犹如一番水月同天印见真情。一路喜色光辉,倒印热闹非凡之景,在平凡的赞叹里,更加祝赞随声,情喜不由己。

当朝景王与太子为亲兄弟,楚妃所生;楼灯王与公主,为平妃所生,入界城正阳宫后殿,楚妃、平妃共辅夏烮契理后宫所有物。

逢景王大婚,入界城动容的婚礼,终于让久居深宫的两位妃嫔,协手来到了日火京火,与夏烮契王,一起坐镇此婚,为景王的婚礼,凭添数分庄重。

入界城,景王府,日火京火。

八位轿夫抬着大红喜轿,喜气洋洋,来到景王府,西陵炎身边的侍女,欣月将小姐请下轿;素手柔荑,纤细巧丽,指尖点点嫣红,于大红喜服一个颜色,竟如融为一体;若是粗心之人,那么不会注意,为夏月清莲,所凝成的色彩,才会在身上,带着点点清香,金风吹之不散。景王下马来到另一边,略抬了头,看了眼从轿里下来的夫人,只感一不小心,就会破碎到难以复加的地步,不由仔细寻找来自哪里,才发现,那为夫人本身,所带着气质。不再多思牵着大红绣球的另一头,新人双双,被众人迎入景王府日火京火。

鼓凑声响动,带着喜乐闹耳,示意新人成双,无论世事演变,都如此刻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和乐美好;往后顺遂,吉祥如意,和乐安康!

夏烮景、西陵炎来到日火京火正殿,王与楚妃、平妃身边,司仪在旁边未有担搁,立刻大声道:“一拜天地!”

两人按照王朝礼数,对天地,毕恭毕敬揖礼。

人群里,传来数声的:“好!好!”

王寻声音,看到了处在一边,神采飞扬的王朝之人。与楚妃平妃对视,三人一笑,夏烮景完婚,心愿了结许多,往后怎样不论,宰辅之女西陵炎,于景王般配,两人会将日子过下去,面对着朝堂的局势,总得来说,不如之前掣肋,对后辈也为有力的撮和,这场婚姻虽然利益的成份颇多,但是两人合,对王朝来说,就是最好的交代。

“二拜高堂!”

景王自然对高堂跪了下去;西陵炎多少拘节,当绣球另一端传来下垂力度,才对上高堂之位,跪了下去!

楚妃,平妃自契王身边起身,双双来到身边,将两人扶起:“快快请起!”

“夫妻对拜!”

新人再度揖礼相依,所有人都知礼已成双,宰辅之女西陵炎,已成为夏烮景之夫人。送入洞房,众人未跟着去鹤松居,而在晏会上,缠着景王敬酒。几乎在入界城之人,都明白景王是和善之辈,更为大仁大义之人。于宰辅之女西陵炎完婚,但凡有头有脸之辈,能够挤得上王朝之上的人,无不往日火京火里,参加今日婚晏,景王面对各方人游刃有余一一招呼。

鹤松居,寢殿。

西陵炎坐于床前,原本极为沉静,没有半分的喧嚣,细听外院,却有打斗的声音。谁人会如此大胆,在景王婚晏上,闹出动静来?

欣月守在外间,把正院的消息相告:“小姐!”

“外面怎么会有打闹的声音?”这些天来一直不得安睡,西陵炎竟然有感头重脚轻,连带双耳,有些嗡鸣作响,本着纷杂的心绪,静心才听着欣月的话。

“护境王府耀年华,太过放肆、无礼,真不是个东西,从前的交会,小姐推过几次,如今直接在婚晏上,大打出手,羞辱小姐清闺。”

“怎会如此,谁与他斗来着?”

“大公子。”

西陵炎一听,明白定是小弟,没有把大哥给拉住,才会在这时,于耀年华相斗,这样一来,护境王府的胆子,真有如此之大?这些年来,王朝过得不易,否则,爹亲也不会接受王的赐婚。思绪随着外头的打斗之声渐响,越来越担心,大哥平时在西陵府里头,因为被从前所困,所以凡事都不会太过动脑。耀年华对此洞若观火,否则,不会在此刻生乱。到底还担心着,没有沉默多久:“欣月,先把大哥劝回吧。”

“景王没有让我出去。”

“景王必是不愿惊动我,可我担心大哥并非对手。”

“小姐,外面那么多人看着呢,要我说让大公子去教训一顿也好,否则……”

明白欣月要说什么,可不能放任啊:“大哥不可出事!”

“可是耀年华欺人太甚,这样传开来了,会对小姐将来影响很大!”

“身正不怕月影斜,再说了大哥不是耀年华的对手。”

“小姐,王、老爷、将军都没有管此事,在一边看着两人闹呢,我出去合适么?”

西陵炎清楚欣月话中的意思,可有关从前清誉,有人借机生事,大哥站出来了,点到为止既可,不必兴起无端波澜道:“……爹亲身为长辈自然不会在没有伤亡的情况下,管后辈是非啊,你去吧!”

“其实我也想把耀溺天揍顿,你没有看到他们父子对景王的嚣张气焰,分明有心在今日滋事挑衅。”

“若非如此,我也不用来日火京火,我的到来,注定护境王府的算盘功亏一篑了。”

欣月止不住怒,明明小姐无端得此婚约,还要遭受到不明不白的非议,可关系小姐身前身后事,却只能把不必要按下道:“他护境王真是好胆,明目张胆的出言不逊,公然侮辱小姐清闺名誉,此回让过了,下回怎么好?”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