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穿越之我在王府墙头栽红杏柳沫沫小说免费阅读

作品简介
一朝穿越,开局即死,三尺白绫了解一下。柳沫沫成了左寸柳,一个敢对王爷儿子下手的炮灰。 王妃要报仇?侧妃要灭口?自己还有件马甲没脱?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 王爷:来,给你把梯子,你爬爬看,本王倒是想要看看你只红杏能支楞多远? 某人:人格魅力太强,兄弟太多,不是我的错。咳……王爷,链子太紧,咱能解开好好说话吗? 王爷:不能,本王怕你给本王栽满院子的红杏。 某人:每天总爱胡思乱想,这是病。有病咱得治!

柳沫沫对着面前的三尺白绫发了半天的呆,而这半天她正在思考为什么明明自己养的那只二哈二蒙子拖进公园池塘里,可醒来的时候不是被一个帅哥人工呼吸救醒,而是面对着这条明显是古代赐死用的白绫?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这是上吊用的白绫,反正它是自己打好了套,就等着她自己把脑袋伸进去的。

看看四周房间的摆设,她觉得自己可能穿越了。

当然也有要可能不是,但不管哪一种可能,她都不接受面前这一条三尺白绫。

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柳沫沫拍这桌子跳了起来,对着外面锁着的们吼了一句:“把那个给老子送白绫的王八蛋叫来,老子要和他掰头。”

贺空绝正在喝药,一边喝一边咳,咳得厉害了,连碗都端不住,只能让身边的丫鬟端着,他的脸本来很白,此时却因为咳得厉害,透着一股病态的红。

而这时,门外有人敲门,他还在咳,说不出话来,便让丫鬟去开门,丫鬟把药碗放到了一边,去开门,而这时贺空绝的咳声终于一点点停了下来。

门开了,走进来的是他的近卫,近卫一进来,就跪了下来:“王爷,柳夫人在房中大叫,说要……要……”

近卫突然吞吞吐吐的,贺空绝以手接过丫鬟递过来的丝帕擦了擦嘴,脸上还是一派温和的,说:“她还想要怎么样?她犯的罪已经足够让她五马分尸了,本王已经给她最体面的死法了。”

近卫这么觉得,但是——

“柳夫人在房间里大骂,王爷您是……属下不敢说。”说到一半,他又说不出口了。

贺空绝有些生气了,但即使生气,他的声音仍然不大,说起话来就像是气息不足似的:“说本王是什么?本王恕你无罪。”

“王八蛋。”近卫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三字说完。

贺空绝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看那把头深深埋在地上的近卫,想来是没错。

“她真这么说?”

近卫点头:“是,而且她还说……说……说掰王爷的头。”

近卫再次以人类无法比及的速度把这句话说完,虚弱的王爷再次抓着丝帕坐在那里呆了半天,才算反应明白话里说的是什么。

过了半天,贺空绝依然没有说话,近卫有些不确定王爷此时的心情,他们的王爷性格温和,对待王府上下都极好,但这次王爷是真的生气了,别说王爷,就连他们这些下人也很生气,那柳夫人竟然敢毒害王妃,害得王妃流产,害得王爷就这么失去了第一个小世子,要知道王爷身子弱,成年近两年,才有了这么一个小世子是多么不容易啊,就这么被一个妒妇给害没了。

别说赐白绫,就算是五马分尸都不为过。

此时被近卫咒骂的柳.妒妇.夫人,正在用着家传绝学二哈拆拆拳,进行着对窗户和门的拆迁工作。

只拆了一会儿,她发现自己的脖子有点疼,难道是刚才她自己把自己脖子伸到那白绫里,试着自己勒死自己?

姐们儿,你可真有才,真想上吊,屋里那房梁难道是给小偷用来当藏身身之所的吗?

啊不对,她要是真在上面吊死了,那她穿过来就立马成吊死鬼儿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继续拆迁大业,一边拆一边吼:“你别躲在外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就在门口,你有本事敢锁门,有本事开门咱单挑啊?开门开门快开门呐,王八蛋你别躲在外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就在外面。”

此时刚好想要看看这个居然敢抗命的柳夫人到底作什么妖的贺空绝王爷:“……”

一众下人:柳夫人,你是想在死亡之前来一场最后的狂舞吗?

“王……王爷,柳夫人她这……这可能是因为太过恐惧,而得了失心疯,这要不让人动手吧。”

贺空绝的肩上压着火红的狐裘,明明此时已是初春,他还是穿得这么厚,而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汗意。

他往前走了两步,两个贴身的近卫紧跟其手,深怕一不小心主子就倒下了。

而这时,屋里突然传出下声大吼:“呔,什么妖魔鬼怪在这里?还不快快现身?”

就站在门口的王爷吓了一跳,眼看着就要晕过去,近卫眼急手快地赶紧上前扶住,然后另一个赶紧站到前面,手中还握着一把剑,好像眼前的门里随时会跳出一只怪物似的。

可是等了半天,屋里再没有动静,好像刚才的那一声吼叫是幻觉似的。

王爷被几个丫鬟团团围在了中是,而那个拿着剑的近卫回头看向他,他点了点头,那近卫拿出了钥匙,要开门。

就在他把钥匙,插进锁头的瞬间,突然听到一声巨响,紧跟着,他旁边的窗户就碎了。

然后从窗户里爬出一个玲玲的身影,只见她披头散发,手脚并用,看起来就像是鬼怪话本里爬起来的恶鬼,一边爬还一边嘟哝:“妹的,这屋里肯定有鬼,我还没上吊呢,脖子上就有印了,肯定有鬼想要害死朕。”

听到她话里的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所有人都惊了,胆小的甚至腿都软了。

他们同时看向被围在中间的王爷,好像在说:王爷,你的柳夫人真的疯了,她都敢自称朕了!

贺空绝明显要冷静许多,可是他的脸色实在不好看,本来就是苍白苍白的,现在甚至是泛着青色,他一边咳嗽一边对两个近卫说:“把她带过来。”

两个近卫得令,两大步上前,一左一右就把还是罪人的柳夫人给拿下了。

柳沫沫只感觉自己将起飞的两只“翅膀”突然被人给折到了后面,大有让她当个折翼天使的意思,这哪行行啊,立即就张开她的饕餮之口,朝着对方离她最近的一只手咬了下去。

这一口是吓了实口的,近卫瞬间嗷地叫了一声,松开了手,差点一个高跳屋顶上去,而她却一脸嫌弃地连呸几口:“呸呸呸……咸的,你上厕所没洗手啊?”

说完,她转过了头,又朝着另外一边张大了嘴,可惜人家近卫也不傻,刚才都被咬了一口了,哪还会老老实实让她咬啊,早就把手收到了她的后面,然后用力往下一压,她的双腿不得不跪下去,当她将要抬头的时候,对方又死死地压住了她的背,让她连头都抬不起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