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男儿当自强秦东扬小说免费阅读

作品简介
秦东扬重回2000年,一心只想做个俗人,本色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装腔作势,不装聋作哑,不装神弄鬼,以梦为马,挥斥方遒。爱我所爱,终生不渝;恨我所恨,万劫不复!俗人本天成,运者偶得之。

江南省人民医院肿瘤科病房内,双管日光灯发出刺眼的光,将病房照的亮如白昼,窗外漆黑的夜色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秦东扬凝视着病床上骨瘦如柴的父亲,泪水模糊视线,涌出眼眶,顺着脸颊滴落在地板上。

秦向荣竭力伸出枯瘦干瘪的手,勉强抬起,又迅速向下落去。

秦东扬抓住父亲的手,抬眼看向他塌陷的眼窝里黯淡无光的眸子。

秦向荣张嘴想要说话,但喉咙里除了呼噜噜的痰声外,再发不出任何声响。

秦东扬心如刀割,想询问老父两句,可刚一张口,泪如泉涌,无语凝噎。

为了帮父亲治病,秦东扬花了近两百万,但依然无济于事。

秦向荣看着儿子落泪,深陷似井的眼窝里两行清泪缓缓流出,悄然无声的落在满是花白头发的枕巾上。

手术、化疗耗尽了秦向荣所有气力,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他想要留两句遗言,但却无法如愿。

秦向荣伸出右手食指指向站在身旁的老伴,吃力的抬起眼皮看向儿子。

秦东扬心领神会,急声道:“爸,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妈的!”

呜,呜呜!

沈秋萍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起来。

秦东扬转头看向老妈时,突见老爸的眼睛缓缓闭上了。

“爸——”

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后,秦东扬顿觉头脑嗡的一下,眼前发黑,不省人事。

……

“啊,渣男!”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

不等秦东扬回过神来,耳边响起急促的喊声:“东子,快醒醒,你的口水……”

秦东扬睁开朦胧的睡眼,只见身边胖的像猪一样的女人正用纸巾用力擦着滚圆的手臂上的口水。

“东子,快向这位大姐道歉!”

“没错,傻看什么,快道歉呀!”

“翟皓、苏宏源,你们俩怎么会在这儿?”秦东扬满脸疑惑。

大学毕业后,苏宏源去沪海打拼,被一富豪看中,将女儿嫁给他,成了金龟婿。翟皓则在欧洲承包了一大片农场,成了悠闲的农场主。

两个死党怎么会同时出现,秦东扬一脸懵逼。

“东子,你是不是睡糊涂了?”翟皓满脸不解,“我们从东花园上的车,去锦润大酒店参加孟旖彤的谢师宴!”

秦东扬越听越糊涂,抬眼看向翟皓,一脸茫然的问:“你说我们去参加孟旖彤的谢……谢师宴?”

“对,孟旖彤考上了江南大学,今天举办谢师宴。”苏宏源抢先说,“除了我们仨以外,还有黄锦程、刘秋生、崔希龙、宋冰倩、邱璐……”

高考发榜后,家长举办谢师宴感谢老师对子女的辛勤培育。这一做法在芜州屡见不鲜,但孟旖彤考上大学是2000年的事,总不会20年后才举办谢师宴吧?

“今天几月几号?”

“7月22日!”

“哪一年?”

翟皓和苏宏源互相对视了一眼,满脑袋黑线。

昨晚,三人在网吧玩了一宿《石器时代》,白天初中同学聚会,吃饭、打牌,一直折腾到傍晚,秦东扬上公交车后,就睡着了。

就在翟、苏二人愣神之际,坐在秦东扬身边的胖女人站起身来:“千禧年,原来是个傻子,真晦气!”

公交车缓缓靠站,售票员用带着芜州腔的普通话喊道:“石材城站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往外走!”

胖女人走到车门口时,回头狠瞪一眼,满脸嫌弃的表情,用如同猪爪一般的手狠擦两下手臂,秦东扬口水曾滴落其间。

秦东扬无暇顾及胖女人的感受,抬眼好奇扫视着眼前的一切,

公交站台上诺基亚大手拉小手的广告;非机动车道上摩托车、自行车大行其道;车厢里身着老旧款式衣着的人们……

这一切都在明白无误的告诉秦东扬,他重生了,从2020年回到二十年前,从油腻大叔变成了懵懂少年。

“东子,你没事吧?”翟皓用手肘轻拱一下秦东扬。

看着死党一脸担心的表情,秦东扬故作轻松道:“没事,耗子,哥逗你玩呢!”

“去死!”翟皓顺手给了秦东扬一拳。

“真他妈疼,看来不是做梦!”秦东扬心中暗道。

苏宏源见从不吃亏的秦东扬挨了翟皓一下竟然没还手,很有几分不解,不过并未留意。

“东子,你暗恋孟旖彤三年,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你准备了什么礼物?”苏宏源满脸好奇的问。

翟皓面露八卦之色:“你上次就说为孟大美女准备了特殊的礼物,提前透露一下!”

“礼物,我……”秦东扬说到这儿,满脸凝重之色,“今天是7月22日,孟家在锦润大酒店举办谢师宴,没错吧?”

翟皓满脸错愕:“没错呀,怎……怎么了?”

秦东扬并未作答,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前世,孟家举办谢师宴时,酒桌上的啤酒瓶突然爆裂,玻璃碎片扎进孟旖彤的俏脸,不但导致她毁容,右眼还被摘除,惨不忍睹。

孟旖彤遭此事故后,整个人彻底毁了,不但没上大学,还得了抑郁症。

父母为了帮孟旖彤整容,不但花光了积蓄,还和锦润大酒店、啤酒厂家打了多年官司,身心俱疲,从此一蹶不振。

数年后,孟家搬离了云仪,不知所踪。

“老天爷既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就绝不能让悲剧重演!”秦东扬心中暗道。

锦润大酒店在石材城下一站,如无异常,十分钟后就可到站。

前世时,这短短数公里的路程便出了岔子,等到秦东扬等人赶到锦润大酒店时,救护人员正抬着满脸鲜血的孟旖彤上救护车。

此后若干年里,每当秦东扬、翟皓和苏宏源聊起当时情景时,仍唏嘘不已。

秦东扬的第一念头是打车赶到锦润大酒店去,但公交车司机一定不同意停车,何况他囊中羞涩,就算下去,也没钱打车。

此路不通,只能另想他法!

秦东扬抬眼看向车外,体育场暗红色的跑道在夕阳的映照下,格外惹眼。

体育场前面就是云仪大道与人民路的交叉口了,前世,公交司机就在四岔口撞上了骑自行车横穿马路的老妇,秦东扬等人不得不步行去锦润大酒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