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骑单车岁月的时光

穿过了那条长长的小巷,许心怡跳下单车,伸出手:“雷锋同学,认识一下吧,我叫许心怡。”

官越被她这样大大方方的样子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想了一下,挠挠头,说:“还是不握了吧,我叫官越,官越做越大的官越!”

许心怡笑了。这名字,真好玩儿。

从那个雨天开始,许心怡几乎每天上学、放学都可以遇到官越。遇到了,官越就一脸阳光地“嘿”一声,许心怡也就大大方方地跳到他的后车座子上,让他载一程。

许心怡晃着两条长长的腿坐在官越的单车后座上时,会嚼着泡泡糖,说着数学课上如何被老吴同志骂没大脑,好像在说与她不相干的事。她轻轻笑着:你知道我们同学叫我什么吗?

官越略略扭了扭头,问:叫什么?不会是傻丫头吧?

许心怡吃吃地笑:单细胞动物。因为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计较。

官越使劲扭着车把,不让自己从车上倒下来,他强忍住笑,说:单细胞动物,你真可爱。

许心怡“啪”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大声说:喂,祥子,你要摔了本小姐,那你的祸就闯大了。

官越使劲地骑着车,喊了声:遵命。然后把车踩得飞快。

许心怡从不知道官越那么聪明,每次他们那个年级里的第一都是他啊。林小朵八卦这番话时,许心怡差点儿就把自己的舌头咬掉,自己那么笨,跟他说了那么多傻话,多让他见笑呀。

再见着官越时,许心怡便咬着唇不说话。官越满头大汗,显然是刚打完篮球,他问:单细胞动物,谁惹你了,你不是没心没肺的吗?

你干吗骗我?

骗你?

你成绩那么好,可你从来都没告诉过我。许心怡像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

官越长长地舒了口气:喂,我只是没说而已,这叫骗吗?再说这重要吗?

许心怡撅着嘴,不理官越。当然重要,他那么聪明,如果知道每次自己的成绩都在生死线上挣扎,会笑话她的。

还有,哪个女孩儿没心事啊,谁真的是没心没肺的单细胞动物啊?唉,烦死了。

官越突然在上学路上等不到许心怡了。他有些郁闷,哪会有人不喜欢自己的朋友学习好的。原来,许心怡的没心没肺都是装出来的,唉,这丫头,真够傻的。

上课间操时,官越远远地看到许心怡,她穿着宽大的红格子衬衫和牛仔裤,梳着长长的马尾辫,和林小朵勾肩搭背。官越想:其实她不用为那点儿事自卑的,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呢!

走过官越身边时,林小朵拍了官越一下:大帅哥,这回有你表现的机会了。心怡买了辆新单车,可她不会骑……

许心怡的脸却腾地红了起来,她推了林小朵一下,嗔怒道:谁让你嘴快的!

林小朵说:害什么羞啊,不然,你要摔倒,我可不扶你。

就这样,太阳落山时,官越就和林小朵、许心怡在操场上练自行车。

别看许心怡个子高,可动作却笨得厉害。林小朵都可以骑着单车在操场上绕整圈了,许心怡扶着车把还胆战心惊的。她看了一眼官越:算了,我还是不学了。话说得很沮丧。

官越说:都坚持一个星期了,其实你已经可以骑了,只是你有点儿不自信。你行的,学会了,我与你一起体会并肩飞驰的感觉。

许心怡被官越的诚恳打动了。她努力地点点头,跨上单车……

坐在跑道的看台上,吃着官越买来的蓝莓冰淇淋,许心怡幽幽地说:官越,你不嫌我笨吗?

官越说:嫌啊,你笨得像企鹅!

许心怡眼含飞刀,又沮丧地挪走了目光。

傻丫头,谁说你笨了?你就是太没自信。就像刚才,没有我扶,你也骑得很好啊!心怡,很多时候,力量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

你知道我有一次数学考过零分吗?许心怡的声音小得像蚊子。这事就连林小朵都不知道。

抬起头时,许心怡的脸上满是泪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