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最美好的世界,叫“死无葬身之地”——我读《第七天》

“那里没有贫贱和富贵,没有悲伤和疼痛,没有仇也没有恨……那里人人死而平等。”“那是什么地方”“死无葬身之地”

 

《第七天》是余华的一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讲述了一个已经死亡的人,杨飞,在死后七天中对在世时自己一生的回忆。我佩服余华,用一支笔写尽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将社会的黑暗面诉诸笔端,满怀期待眼含泪光地渴望着这个社会的改变和人性的光芒。因此在余华的作品中,你总能看到人世间最黑暗的一面和最温暖的情节。

黑暗社会

小说一开始,便是我接到殡仪馆“电话”,通知我九点半赶去进行火化。可是,没有买墓地的“我”根本就没有火化资格,因为火化后的骨灰无法“安息”。无奈之下,我只能走出殡仪馆,开始孤魂野鬼般的游荡。

余华用七天的时间,把“我”游荡这一路的“人”和故事串联,将“我”生前的故事还原。一路的空间环境描写,都是灰色、苍白、模糊的色调,而对于事件和感受,更多的是通过诙谐、黑色幽默的方式去描述痛苦和无助的情感表达。

细细看来,《第七天》简直就是当代社会的黑暗现象大集合!在殡仪馆,社会地位的悬殊现象就体现的淋漓尽致:没有墓地的穷苦人只能黯然离去,成为漂泊在空中的孤魂野鬼、有墓地的普通人坐在普通区的塑料凳上等待火化、有钱的老板穿着真丝、裘皮潋衣坐在VIP区的真皮沙发上等待火化、而市长不但优先火化,且他的葬礼还直接导致整个城市大塞车、而这场大塞车还直接导致“我”的好友肖庆的死亡!

小说不但描述了社会上巨大的差距,还赤裸裸地揭露了其它的社会现象:对居民楼的强制拆迁导致一对夫妇死亡,留下一个年仅10岁的女孩子;谭家鑫的饭馆因为接待商人政要、缴纳过多的税款而年年入不敷出,厨房发生火灾了还仍然逼着客人交钱,不仅客人身亡,自己一家也死于熊熊烈火当中;原本与“我”恩爱的前妻李青,因为不满平淡的生活和追求自己的事业梦想而嫁给了另外一个拥有雄心壮志的青年,却最终卷进一起贪污腐败案而在自己的浴缸中自杀身亡;还有一对城市的“鼠族”情侣在现实的逼迫下的艰难求生……太多太多反映社会现实的情节,让人心情压抑地喘不过气……政府官方的和媒体隐瞒真相、上层人士高傲自负、下层人民生存困境、拜金主义、享乐主义集中到了一起,让人很难不产生悲观厌世的情绪。

我可以感觉到,余华在写这本小说的时候心都在滴血。他太期待一个美好和谐的社会了。但是大同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又怎会是一朝一夕就能产生的呢?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怎么会没有黑暗、没有矛盾?一个变革中的社会怎可不经过必要的阵痛期?文人的幻想和傲骨让他难以接受社会血淋淋的现实,但他依然满怀激情地写下了人世间最温暖的情节,唤醒藏匿于人类基因中最纯洁干净的品质。

世间温暖

“我”拥有最爱“我”的养父,他21岁就在铁路上捡到“我”,从小拉着“我”的手,为了“我”放弃了自己的爱情和生活,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供“我”读完了大学;“我”拥有把我当亲身儿子待的养母李月珍(养父朋友);“我”曾经拥有一段美好的爱情,与李青在狭窄的出租房里相互依靠取暖,互相扶持。只是人生变故难料,与他们在人间一一别离,逝世后又在冥界相遇。每个亡人或未亡人心里,都有遗憾、有悔恨、只是这无奈和不得已,才造就了这鲜活的人生。

世间万千,种种痛苦,各类人群,像游魂一样四处飘荡的人,没有脸、没有衣服、何处来、何处去,都无人关注;生来就是渺小如粟,死后的孤魂更无处可归,连一块墓地都不可得;所有的人,都在找寻着一处安身之所,那是幸福的乌托邦,那里有鲜花,有河流,有鸟鸣,有温暖,众生平等,再无仇恨。

那个地方,就叫“死无葬身之地”。身在何处有何关系,我心安处即是天堂。就像谭家鑫对家人说的:“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在哪里都一样。”前期、养父、养母、谭家鑫、鼠妹,那些活着的时候的挣扎、痛苦、死亡,还有死后的遗憾、牵挂、寻找。他们最终找到了,那个没有痛苦、没有仇恨、只有欢声笑语的地方——死无葬身之地。

最终的,人们向往的那个鸟语花香的安神之所,是死无葬身之地。

尾声

何其可幸,又何其可悲呢。但我还是想说,黑暗无可避免,但生活依旧可期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