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穿越重生的智斗复仇文推荐!《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这本由夏子安和慕容桀为主角的穿越重生的智斗复仇文小说《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是六月最新写的一本长篇小说。夏子安是特工军医,因出任务发生意外穿越成不受宠的相府嫡女,刚醒来就被豺狼般的家人逼迫代嫁,不惜乱棍加身,夏子安魂穿过来,在了解原主遭遇欺辱虐待后决定报复。夏子安步步算计,凭借医术化解一切,在府中和后宫的争斗之中蜕变。却被城府颇深且权势滔天的摄政王慕容桀强行揽入洞房。

小说看点

故事开始,原本是特工组军医的夏子安(女主)在一次任务中出了意外,中枪身亡,再次醒来后发现自己附身在了一个不受宠的相府嫡女的身上。因丞相与梁王殿下饮酒,醉酒之时答应了梁王殿下迎娶庶妹的要求。梁王生性暴烈残忍,庶妹不答应,于是让夏子安代替出嫁,反抗的夏子安被毒打至死。感觉到原主遗愿的夏子安决定复仇。虽身怀逆天医术与随身神器“夺魄环”的夏子安,在龙潭虎穴的深宫大院里依旧步步为营,险境求生。在一次筹谋计划中,当代的监国摄政王慕容桀(男主)突然闯入夏子安的计划,本只想复仇的夏子安,却被慕容桀强行入与皇后“神仙”较量当中。

小说简评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是一本魂穿复仇、深宫智斗文。女主穿越在一个配置较低的废材嫡女身上,好在女主有精湛的医术和随身的夺魄环,总能在一次次危机中博来一线生机,女主大气清高、刁毒狠辣无衔接切换,从不抱“大腿”却总能让人无条件罩护着。男主性格孤傲,位高权重迷点重重,做能在巧妙一击致命。男女主被权重势压迫在一起,起初相互抵触,后期逐渐相互吸引。男主女强强联合,简直爽到不要不要的!作者文笔高超,阅读起来非常流畅,引人入胜,很有内容,是一篇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免费阅读

“本宫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嫁还是不嫁!”粗暴冷冽的男声在夏子安的耳边炸开,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子俊美却狰狞的面容。

身上有尖锐的疼痛,脖子被眼前的人狠狠地掐住,胸腔像是要炸开一般难受。

她眸色一凝,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她记得自己被上司出卖,身中五枪,已经死了的。

脑子里顿时倒灌进一些记忆,不是属于她的记忆。

子安还没回过神来,脸上便遭了狠狠的一记耳光,直打得她昏头转向,眼冒金星。

嘴里一阵血腥的味道钻上来,她吐了一口鲜血,感觉到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她陡然抬头,狂怒在眸子里焚烧,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方才原主被乱棍杖打魂归西天,她才得以穿越在原主身上复活。

“回答本宫,你嫁不嫁给梁王?”

又是一声愤怒的质问,伴随着一记狠辣的耳光,打她的人,是当朝太子慕容桥。

一道绿色的身影扑过来,拉开了慕容桥,哭着说:“殿下,不要为难姐姐了,父亲那日虽然醉酒,确实错应了将我许配给梁王殿下的。要姐姐代嫁确实为难了她,再说,姐姐心里也一直思慕殿下您,您这样逼她,岂不是要把逼死吗?”来人梨花带雨,一副娇弱的模样,正是夏子安的庶妹夏婉儿。

慕容桥见状,十分心疼,当即放开子安,改为虚扶着夏婉儿。

空气迅速回到子安的胸腔,她大口大口呼吸,驱散了死亡的气息。

子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但是身上的疼痛让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站立不稳,双腿一软又倒在了地上,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和这两人的对话让她立刻判断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原主的父亲,是当朝丞相,在一个月前与梁王殿下饮酒,醉酒之时答应了梁王殿下迎娶夏婉儿的要求。

丞相酒醒后后悔不已,他平生最宠爱妾室玲珑夫人所出的庶女夏婉儿,怎么可能真的舍得将她嫁给残暴的梁王?

夏婉儿也哭闹着不肯嫁,因为,她早与太子情投意合,她是要做太子妃的人。

丞相不得已,便逼嫡女夏子安代嫁给梁王。

夏子安虽是嫡女,在丞相府却从未享受过嫡女的尊荣,她的母亲更是被丞相厌弃。

原主夏子安自然不肯同意待嫁,夏婉儿便向太子慕容桥哭诉。

方才在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一一灌入子安的脑子里,慕容桥不仅和丞相府的人一起逼迫她嫁给梁王,还对她用了刑,她甚至能听到原主夏子安临死前的哀求和她死前那漫天的血腥。

夏子安怒火丛生,慕容桥便轻蔑地看着她,一脚踹了过来:“凭你也配思慕本宫?呸,你这样的货色,便是送给本宫做妾,本宫也不会要你。”

夏子安本就受了刑,这一脚毫不留情,踹得她一口鲜血吐出,她握住双拳,眼底狂怒越发炽盛。

她试图站起来,但是,身上受的伤太重,甚至连动一下,身体都撕裂般的疼。

夏婉儿柔柔弱弱地上前,一脸内疚地继续道:“姐姐,对不起,我曾答应过你,不会对太子殿下有非分之想,可是,情之一字,实在让人无法控制,我越是压抑对太子殿下的思念,这份思念便越深,越无法自拔,恕我不得不无视您对我的警告。”

夏婉儿表情实在是楚楚可怜,但是夏子安却知道,她私底下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慕容桥大怒,“你竟然敢阻止婉儿与本宫在一起?你这种女人,实在是太歹毒了。”

夏婉儿连忙拉住慕容桥的手,哽咽道:“殿下不要怪姐姐,本来做妹妹的就不该与姐姐争,是我的不是,是我没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慕容桥道:“婉儿你不要再说了,你就是心肠太软,才会一直被她欺负。”

夏婉儿看着底下狼狈不堪的夏子安,眼底闪过一丝阴毒,却用哀求的语气道:“姐姐,求你成全我与太子殿下吧,妹妹会一辈子记得您的恩德。”

子安吸着冷气,冷冷地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表演恩爱,心头觉得厌烦不已,她在现代是特工组的军医,来往皆豪爽痛快之辈,不屑与这种勾心斗角矫情恶心的人说话。

她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梁王腿有残疾,且他生性残暴,虽没娶正妃,府中却有十余名姬妾,而且,听闻这些姬妾有半数都残废了,可想而知,她们在王府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原主大概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不愿意嫁给梁王。

子安忍住疼痛,用尽全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拿我一生的幸福去成全你吗?你真不要脸!”

慕容桥闻言,陡然大怒,看向廊前坐在椅子上的夏婉儿之母玲珑夫人,“还不打更待何时?”

玲珑夫人一直都在看着,她心中着实焦虑万分,如果夏子安不答应,自己的女儿婉儿便要嫁给梁王那个恶鬼了,今日太子前来施压,她本以为夏子安会答应,却不料三番四次用刑,就是不肯松口。

如今听得殿下的吩咐,她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愤怒,厉声道:“来啊,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到她答应为止。”

玲珑夫人一声令下,两名粗暴的下人便摁住子安,棍杖声声落在夏子安的背上,直打得她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八年特工生涯,练就了她钢铁一般的意志,她咬着牙关,承受着原本不属于她的耻辱与痛打,一口口的鲜血从嘴里溢出,背上的棍杖几乎要把她所有的骨头都打断。

玲珑夫人与慕容桥都没想到夏子安会这般的口硬,玲珑恼火至极,也顾不得维持自己的威仪,疾步下来,一手抓起子安额前的头发,用力地把她的头拽起来,恶狠狠地道:“你若不肯答应,便是自寻死路。”

子安呸了一声,满口的鲜血吐在玲珑夫人的脸上,玲珑夫人怒极,拽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狠狠地摁在地上,用脚踩在她的后脑勺上,“我让你嘴硬,让你嘴硬!”

慕容桥冷声道:“还与她废话什么?她若不答应,便按照丞相之前的计策,以通奸之罪,把她母亲休出去,且看那袁氏以这等不堪的罪名被休出府去,还能不能活下去。”

子安心头狂怒,狂怒之中,夹着一丝心痛,这不是属于她的情感,这是原主留在大脑和心里的情感,可以想象,原主死前,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母亲袁氏。

昏沉中,子安只听到一道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明日就是婚礼了,再打伤一点,昏迷中抬上花轿去,梁王要的只是相府嫡女为王妃,至于她日后是残疾还是毁容,梁王不会管。”

子安死死地记住了这把声音,特工生涯的经验告知她,这把声音应该是原主的父亲夏丞相。

虎毒不食子,这个夏丞相,猪狗不如。

一顿狠辣的棍杖再度落在她的背上,终于,她昏迷过去。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