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帝策之奉旨为后段寒芜纪长情小说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策之奉旨为后

作者:眼泪泡饭

主角:段寒芜纪长情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冰寒冷冽绕偏光,荒芜丛生万点霜。
一道圣旨,一颗私心,鬼使神差的,她做了他的后,端坐在高贵的金边宝座,俯瞰人生。第一次知晓权力的味道,第一次尝到情爱的苦果。宫中女子如狼似虎,稍微出偏差,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一不小心,步步为营的脚步也被心底绽开的柔情阻碍了,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帝王心始终难猜测,一次次的背叛,一次次的冷漠,一次次的心伤,心归何处?情撒何方?倒不如化作春水向东流淌。

《帝策之奉旨为后》楔子免费阅读

冷清、寂寥、空灵,数般滋味拢杂在一起,交织在不远处一个凄冷大院的周边。此刻的天色已经是慢慢渐暗,模糊的月色悬在天际,散射着淡淡的光波。夜凉如水,若是再加上这寒冷空寂的冬夜,怕是难熬的了。

“小姐,很冷了,还是进来休息一会儿吧。”担忧的话语从这大院的一边传了出来,带着丝丝的心疼之味。只看到一个穿着淡蓝色夹袄的小女孩蹲在地上搓洗着什么,细细看去却是一件上好的丝织品锦缎衣,袖口边上是淡淡的金花纹,华丽且复杂。小女孩恍若未闻一般的,继续机械一样重复着手里的动作。身边的丫鬟状的人倒是着急了,蹲下一把抢过小女孩手里的衣服,期期艾艾的开口道,“小姐,何必要这般委屈自己!这种粗活就让奴婢们做就好了!”

小女孩没说话,只是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丫鬟,像是叹了一口气,几乎不可闻的声音从女孩的口中传出来,“回去吧,被其他人看到不好,会为难你的。”说完这句话,小女孩就毫不费力的抽走丫鬟手里的衣服,抱着盆转身就走近面前的房间,很快的,房门就“咔”的一声关上了。留下丫鬟一个人傻呆呆的蹲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庭院里,又恢复了往日一样的安静。

天边的月光更加模糊,刺透寒冷的光映照下来,不是的带着温暖,相反的,是彻骨的寒意。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房间里,不一会儿传出了近乎于颓唐的低喃,随后便又是一阵洗洗涮涮的声音,一直持续到了天亮。

?

“你还真是粗手粗脚的,连洗衣服这样的事都不能好好做到呢?”一道颇为稚嫩的话语从粉衣少女嘴里溢出,随即便是一件衣服狠狠的甩在面前近乎于要瘫倒的人面上,本就俏丽的脸蛋上闪着无限的趾高气昂,带着睥睨神色,“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脸面在段家呆着,明明就是人人喊打的丑八怪!”

面前被斥责的女孩子面色毫无波澜,伸手拽下还带着皂角香气的锦缎衣服,眸子缓缓的垂下,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勉强的站稳了脚跟,身子却是依旧摇摇晃晃。

“好了好了,锦秋,别这么大火气了,让奶娘看到又该训斥了!”倒是女孩子身边的一个少年有些看不下去,出言制止道,“和这么一个人还不值得生这么大的气,不是么?”

听到身边少年的话,叫锦秋的女孩子才算是消了火气,带着点撒娇的味道,“还不是这丫头大清早的惹我,明明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衣服呢!”她说完这话,美眸喷火的瞪了一眼依旧文丝未动的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子,恶狠狠的推了一把,嘴里依旧是刻薄的话语,“看什么看!表少爷都替你说话了,还不快滚回去!碍人眼的东西!”

女孩子兴许是丝毫没有防备,被冷不防的一推,脚踝一扭直接就跌到在地上,身边的棍子也直接斜斜倒下。一身破旧蓝裙的她狼狈不堪倒在地上,耳边是一缕碎发轻舞飞扬,盖住了幽深靓丽的瞳孔。

“真是丑死了!还不快起来,在这里脏了我的地方!”锦秋依旧是恶言相向,随即看到了一边的木棍,恶趣味的眨眨眼,轻蔑的话语肆虐的冲出来,“啊呀呀,你看我这个记性,还真就是忘记了,你是个瘸子啊!瘸子当然是和正常人一样走不好路了!还真是对不住你!”锦秋一边说一边看地上匍匐着的女孩子的反应,一股惬意从心底缓慢的升起。

“锦秋,你就别再说了。”一边的表少爷担忧的看了一眼地上趴着的女孩子,转头朝身边的人说道,“姨母不是约了我们去看戏吗?不要再耽误时间了。”说着便不由分说的拉起身边女孩子的手就朝门外走,一边碎碎念一边默不作声的回头看看依旧是趴在地上的女孩子,“还不快走,耽误我时间可不饶你!”

“哎呀哎呀,知道了知道了,这么大力气做什么!”锦秋抱怨的开口,也随着那个少年一步一步的走出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地上趴着的女孩子见到周围没了声音,才双手撑起自己身子,勉强的站了起来,转头看到一边和自己一样狼狈的棍子,咬咬牙的弯下身子朝着木棍抓过去。还没等碰到木棍,一双白皙的手先她一步抓起了木棍,女孩子一愣,抬头便是撞入了一双温婉柔美的眸子里,像是四月的阳光,和煦而温暖。

“暖阳姐姐。”女孩子第一次不再那般冷漠,而是带着几分欣喜。

?

“怎么样,伤口还疼吗?”地点一转,带着柔美笑意的女子牵着女孩的手走到她居住的地方。依旧是如往常一样的清冷,带着点点肃杀的味道。她不悦的皱起眉,随后就转头看着勉强拄着棍子一瘸一拐走过来的女孩问道,“他们趁我不在,竟然是这般欺辱你的?”

女孩没说话,毫不在意的倾身坐在台阶上,也不管什么寒冷不寒冷,这样的冬天早就习惯了不是吗?她也不是什么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说白了,和丫鬟没什么区别。不,甚至还不如丫鬟。

段暖阳颦蹙着眉头,原本就生的倾国倾城的她这一个细微的表情倒是显得越发我见犹怜,她见到那个蜷缩起来的小身影,也不顾及自己身子骨畏寒,顺势就坐在女孩子的身边,带着淡淡的柔声,“寒芜,你这么柔弱的性子,到底还是吃了不少亏吧。”

寒芜。寒冷荒芜。有多久没被人这般叫过名字了,段家的上下,不论下人还是少爷小姐们,不都是直接称呼自己为“丑八怪”的么?哪有人会切切实实的唤了自己的名字呢?这一声,还当真是有够陌生的。

不错的,她是段寒芜,当今骠骑大将军家的最小女儿,在扶风国,没有不晓得段将军的,赫赫功名无疑是将整个段家推上了国家的顶峰,边疆自打段将军接手之后便从未发生过侵扰百姓的事情,他是百姓称赞的好将军。但,也只是对百姓而言,而对她段寒芜,他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什么是父亲,她不知道,也不屑去知道。段家的少爷小姐们都受到了最高的崇敬,外表光鲜亮丽可内心呢?也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若是说最善良的存在,大抵便是段寒芜面前的美人,段暖阳了。刚刚十五年华,便已经是风靡天下,没有不为段暖阳的一颦一笑倾倒的人,就连段寒芜看到如此美人,也会有失神的时候。段暖阳大概是段寒芜唯一的亲人了吧,如果说她还有亲人的话,那便是死去很久的娘亲。

段寒芜,也是姓段的,不是么?

段家的子嗣何其多,旁系连枝就是数不清,正统的嫡系也有四五个,段将军怎么会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一直默不作声为空气的女儿呢?更何况,还是个先天不足腿脚残疾的女儿,段寒芜自打出生起便脚不太灵便,先天性的跛脚更是让她离不开拐棍,再加上面貌丑陋,无疑是雪上加霜。她左半边脸无疑是羊脂玉一样的美好,纤细的连绒毛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眼睛上扑闪的睫毛纤细绵长,像是一把小扇子。光是看着左脸的确是赏心悦目,若是加上右脸便不是那么回事了。段寒芜右脸眼睑下开始,一直延伸到脸颊末尾处有一块很大的红色胎记,没有什么奇特的图案,只是红红圆圆的一块大胎记,看起来格外的狰狞可怖。她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被人欺辱的环境里,虽然有娘亲一直在护着也于事无补。因为娘亲当初就是一个小丫鬟误入了将军的眼而被临时宠幸的女子,哪有其他夫人光华鲜丽的背景?

五年前的一个夜晚,段寒芜的娘亲因为和外人私通而被乱棍打死,因着将军当时不在府,将军夫人便随随便便的处置了段寒芜的娘亲,尸骨被抛弃到了荒山野岭。段寒芜也因为这件事被冷落到了极点,本就不受人待见的她从此以后完完全全坠入了深渊,无数个人变相的欺辱她,脏乱差的活统统塞给这个年仅七岁的小孩子,长辈和哥哥姐姐们更是充耳不闻,合起火来欺辱段寒芜。甚至冒出了段寒芜不是段家骨血的传闻,将军也丝毫不当回事,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一般。

“段寒芜,麻烦精,没爹死娘扫把星!段寒芜,丑八怪,活该这辈子没人爱!”

“哈哈哈~跛脚鬼!丑八怪!”

无数个日夜,都被这些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欺辱,各种各样的顺口溜像是大网一样的将段寒芜盖住,隐蔽了那颗脆弱不堪的心。

直到,那个像是阳光一般温暖的女子冲着腌臜不堪的段寒芜伸出手的一刹那。天,都亮了。

“寒芜,想什么呢?那么出神?”段暖阳微微一笑,伸手捏了捏段寒芜的脸蛋。

段寒芜则是低下头,往日的瞬间像是翻花一般的闪现出来,她伸手捋了捋自己的长发,盖住了那般丑恶的胎记。

段暖阳似乎是发现了段寒芜的举动,无奈的笑了笑,随即伸手将她好不容易遮盖住的头发拨弄到一边去,眸子闪着璀璨的温柔,像是呢喃一般的,“我们的寒芜多漂亮,干嘛要遮挡起来?”

“暖阳姐姐。。。”段寒芜眸子闪烁,半晌只说了这么几句。

“呐,姐姐觉得,有这般幽深明亮眼睛的人,绝对是个大美人的哦!”段暖阳笑着开口,便转头看着天边模糊的月光,脸颊显得分外的柔和。

段寒芜眨眨眼,冰山一般的脸上终于是裂开了丝丝的痕迹。

果然,段暖阳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