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与你共坠深渊最新章节,与你共坠深渊免费阅读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别跑的一本新书《与你共坠深渊》,主角是宋子席江岁。主要讲述了:韩蒂手拿着锤子,居高临下,淡淡睨着她。心里的烦躁像是找到了宣泄口。江岁颤抖着声音说道:“大哥,我很有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只要你别伤害我。你这抢劫,手再沾上人命也犯不上啊,对吧大哥?”韩蒂嗤笑一声,眼…

与你共坠深渊最新章节,与你共坠深渊免费阅读

《与你共坠深渊》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韩蒂手拿着锤子,居高临下,淡淡睨着她。

心里的烦躁像是找到了宣泄口。

江岁颤抖着声音说道:“大哥,我很有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只要你别伤害我。你这抢劫,手再沾上人命也犯不上啊,对吧大哥?”

韩蒂嗤笑一声,眼里闪过些微玩味,他把锤子扔到一边,弯腰蹲下,一手扯过她的脖子,一手按上她额头的伤口。

因为伤口受力,鲜血瞬间往外涌着,顺着脸颊流进了乌黑长发,从一缕缕湿漉漉的长发尖端流下,一滴一滴地滴到在地板上。在青白色的月光下,像是盛开出一朵朵妖艳的血莲花。

江岁痛苦地蜷起身子,身上渗出一层又一层的冷汗,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痛苦地低吟着。

可比起疼痛,一股巨大的恐惧感弥漫开来,因为近距离,她渐渐看清了他的面目。

他的脸色比月色更苍白,周身散发着令人恐惧暴戾的气息,墨色的眸子盯着她的脸,像要把她撕碎一般。

江岁终于意识到他是谁,她颤抖着声音,带着哭腔说道:“别杀我,我什么都肯做。”

他见她一副贪生怕死的样,觉得有些好笑,松开了禁锢他的手。

韩蒂:“比如?”

江岁躺在地板上,抬起手摸上了他的手臂,她的掌心都是汗,指尖发颤,凉得吓人。

她将韩蒂的手放在了自己裸露的大腿上,然后抬手再去解衬衫的扣子。

韩蒂明白了,他面无表情,沉默地看着她。

她的肌肤紧实细腻,带着微微的凉意,厮打间,她的衣衫已经滑到腰际,露出了粉红色的裤裤,小小的一个三角。

江岁解开了胸前的两颗扣子,露出纤细的锁骨和大片肌肤,她的肌肤在月色下白的发光,胸口处像是还挂着水珠,闪着亮晶晶的银色光芒。

她将韩蒂的另一只大掌送进了自己的胸口。

韩蒂勾起一边唇角,捏了一把掌心下的柔软,带着些嘲笑说:“太小了。”

江岁将两只小手都覆在他的手背上,指尖紧紧地按着他。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在心里默默鼓励自己,然后,迅速行动。

她腰部用力往上一挺,翻身而起,双腿交叉夹住他的头。

由于他的手被控制在她的胸前,无法活动,所以整个人被她翻倒在地。变成了她在上,他在下。

主动权易主,江岁抓紧机会,伸手够到茶几上的一支笔,没有一点犹豫,朝着他的眼睛扎去。

韩蒂没想到她的突然出手,但这点花拳绣腿对于他来说应对自如,他反应极快地抓住了她的手腕,轻轻一转,笔就从她的手中滑落。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也从她的腿窝儿里挣脱出来。

一个拧身,又把她按趴在地,将她的右手擒住扭到了背后。

江岁顺势而为,使了一招反擒拿,跟着他拧手的方向翻身,手肘重重打在了他下巴上。

他的嘴里隐约冒出一股血腥味,虽被闷了一拳,但没松手。

她的反擒拿没成功,折腾了两下还是被擒住了。

他将她翻了个个儿,用膝盖压住她的腿,让她动弹不得。

江岁扑腾了两下,自知挣脱不开,秒怂:“我错了,我那天什么也没看到,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就饶过我吧。”

韩蒂舌尖抵了下牙齿,卷出一口血水吐出:“江医生身手挺好嘛,就是经验不足。”

智也斗了,勇也斗了,她没办法了,她想起了那个雨夜被杀的女人,她不想那样惨死。

她哭着求饶:“别杀我,求求你!不要,不要杀我!”

韩蒂失了玩心,伸手拿过一旁的锤子,颠了颠。

江岁看见那把锤子,瞬间就崩溃了,雨夜里女人的死状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挣扎,双手胡乱抓着,尖叫出声:“等等!”

“不要用锤子,求你,我不想死得那么惨。”

江岁哭得眼泪鼻涕淌了一脸。

韩蒂觉得这猎物好玩,便从里衣摸出一把手枪,逗她:“那就这个。”

江岁一愣,哇的一声哭得更厉害了:“不要!也不要这个!”

韩蒂点了点头,平淡的语调好似扯家常一般:“嗯,那就不用枪,我也不太喜欢用枪,一下就死了,不过瘾。嗯…”

他认真地想了一下:“那我就掐死你吧。”

说完他就一把掐住了江岁的脖子,力气很大,下了死手。

江岁:“不…”

声音卡在喉咙,再也发不出来了。

她就像个溺了水的人,突然失去了呼吸能力,她竭力挣扎,掰他的手指,掐他的胳膊,抓他的胸膛,但都无济于事。

她的意识渐渐模糊,目光变得涣散,耳边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

“砰!砰!砰!”

心脏拼命地跳,想要拯救自己居住了许久的这个身体。

别死!她好像听见了自己的身体在说话,但她无能为力。

宋子席曾和她说,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几万亿个细胞在为它打工,它们爱岗敬业,无休无止地工作着,像一支强大的军团,拼命去守护自己的王国。作为国王的我们,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

江岁渐渐闭上了眼睛。

完了,要亡国了。

韩蒂看着生命在他眼前一点点逝去,周身的暴戾气息也渐渐散去。

他不经意间想起她翘着脚趾头去开落地灯,又怎么都打不开的滑稽模样,于是他伸手按上了落地灯的开关,念叨着:“就满足你最后一个愿望吧,江医生。”

白色灯光唰地亮了起来,眼前的一切景象都瞬间清晰。

江岁失去了力量,安安静静地躺着,没有一点生气,脸上,身上,地板上,满是触目惊心的红。大大的衬衫皱巴巴垮落在身上,领口大敞着,只剩两颗扣子牵连,堪堪遮住春光。

精致的锁骨和一小截粉白柔腻的胸脯裸露出来,上面有他的红指印儿,还有…

还有一片若隐若现的雪花纹身!

柔美轻盈的白色,勾勒出的简洁线条,像是蕾丝花边覆在肌肤上,纯洁干净。

韩蒂一怔,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他花了几秒钟用来反应,伸手摸上了那片雪花,冰冰凉的感觉从指尖传递到他的心脏,像被针扎了一下地疼。

他的眼底浮起一丝慌乱,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拿出自己的项链,俯下身认真地和江岁的纹身进行比对。

简单特别的纹路,独一无二的细节。

她曾说过,这世上的每一片雪花都是不一样的。

——

“江医生!”

“江岁!”

“江岁,别死!”

韩蒂摸了摸她的颈动脉,还有心跳,探了探她的鼻息,呼吸微弱。

他一边喊她一边掐住她的人中,半天人也没醒。

他有些急了,弯腰将她抱起,但起身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她的头发,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他恍惚间好像看见江岁皱了下眉头,随即又恢复了,他侧头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确定了一件事情。

韩蒂:“别装了!”

江岁:“。。。”

韩蒂:“你在发抖。”

江岁:“。。。”

韩蒂:“我感觉到了。”

江岁:“。。。”

韩蒂大步走到阳台,把她悬空举在阳台栏杆外:“6楼,不死也残了。”

他做了个假动作吓唬她。

江岁尖叫出声,手紧紧拽住了他:“啊!”

终究还是太嫩了些。

韩蒂把抱着她回了客厅,往沙发里一摔,居高临下看着她:“你是谁?”

江岁没明白:“你不是知道?”

韩蒂:“你多大?”

江岁乖乖回答:“26。”

韩蒂看了看她有些幼态的脸,顿了顿,继续问:“什么时候来的桓城?”

江岁:“我在这里出生的。”

他直觉,江岁不是她。

韩蒂指了指她心口问:“纹身,哪来的?”

这什么问题?

江岁:“纹来的。”

韩蒂:“。。。”

他叹了口气,手扶上额头揉了两下,有些头疼:“我说这个图案,你为什么纹这个?”

江岁低头沉默了几秒:“纹身师设计的,我觉得好看就纹了。”

韩蒂俯身,双手撑在她两侧,逼着她看自己的眼睛。

“纹身师是谁?男的女的?多大?哪里人?你们什么关系?”

江岁:“梁一梦,女的,桓城人,我们是朋友。”

她漏了一个问题。

韩蒂目光紧紧锁住她,有些急切:“她多大?”

江岁垂下眼睑,神色有些暗淡:“如果还活着的话,她今年30岁。”

韩蒂听到这句话,全身的理智仿佛一瞬间离他而去,心跳加速,血液沸腾,平静的黑眸渐渐变了颜色,他的世界刹那间火光一片。

他深吸一口气,竭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怎么死的?”

江岁觉得他的眼睛灼得人发疼,却又躲避不开,她微微侧过头,强迫自己忽视那慑人的压迫感。

灯光幽幽打在她脸上,一瞬间韩蒂看见她的神情略有波动,但转眼就消失了。

韩蒂:“说话!”

江岁:“她”

“砰!砰砰!”

敲门声突然响起,随之而来是宋子席特有的温润嗓音:“岁岁!我没带钥匙。”

韩蒂听见声响,目光骤然看向门的方向,警觉,凶狠,还有怒气,像正在进食的猛兽突然被打扰。

他一直压制着的暴躁气息突然间就不受控制得冲了出来,瞬间就从衣服内侧掏出手枪,拉套筒,瞄准。

手臂突然被一股力量撞上。

下一刻江岁就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枪口。

她的动作决绝,眼睛明亮而坚定,甚至带着怒气,如同奋不顾身保护幼崽儿的小兽。

她双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腕,指甲都抠进他皮肉里,低声怒吼:“不行!”

四目相对,他居高临下,她却丝毫不畏惧,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不躲不闪,和刚刚那个胆小怕死的人完全两幅样子。

韩蒂有一丝惊讶,但更觉得好笑:“不自量力。”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