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男女主人公王化忠王逸飞小说仕途风云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仕途风云是著名作者朴实的黄牛的最新佳作,主角是王化忠王逸飞。主要讲述了:“问过,可是他一直不说实话,”王化忠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如果我问急了,他就说把屋卖了都不够,差点把我气个半死。”“爸,难道你就没有约束他一下,让他不要这样胡来吗?”王逸飞觉得情况有些严重,于是他有…

男女主人公王化忠王逸飞小说仕途风云全文免费阅读

《仕途风云》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问过,可是他一直不说实话,”王化忠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如果我问急了,他就说把屋卖了都不够,差点把我气个半死。”

“爸,难道你就没有约束他一下,让他不要这样胡来吗?”王逸飞觉得情况有些严重,于是他有些着急地问道。

“怎么没约束?”王化忠摇头苦笑道,“当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我冲进茶馆把他打牌的桌子都掀了,而且还削了他一个耳光,可是没用,他后来还照样去打。”

“最可气的是那些开茶馆的人,他们居然还警告我,不要影响他们正常营业,他说我第一次掀桌子,还可以看在我是老书记的份上,不去计较,如果我再去茶馆里捣乱,他们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噢,”王逸飞不动声色地问道,“成义经常都在哪几家茶馆打牌?”

“主要是陈二彪、刘兴达、黄强盛这三家的茶馆,他们这三家都是赌大博的,点一炮少则五十,大则两百,而且还带飘,所以一索下来,输赢最少都要上千,如果手气比较背,或者有人做了窝子的话,一索的输赢可以上万。”王化忠一脸痛恨地说道。

“这么大?”王逸飞抽了一口气冷气道,“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聚众么?难道政府和派出所就不管?”

“管,怎么不管,”王化忠冷笑道,“不过派出所都是收了朝供的,所以来查赌时,都会提前给茶馆透个信,所以派出所的警车刚刚从乡政府那边出发,这边的早就收了场。”

“我看没这么简单,”王逸飞摇头道,“这博赌得这么大,早晚一定会出大事,我想派出所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傻,会为了一点朝供断送自己的前程。”

“其实我也这么想,”王化忠叹了口气道,“但是他们每次来查赌时,确实有人从乡政府那边打电话过来,然后这边就有人到处去递信。”

“那也许是住在乡政府附近的人,看见派出所的警车出动了,然后就打了电话,”王逸飞想了想说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乡政府那边确实布有眼线。”

“最可恨的是,这些茶馆老板还伙同外地人做窝子,坑本地人的钱,”王化忠愤然道,“去年年底,冷水溪的陈大军,就因为中了别人的窝子,三日三夜输了四万多块,最后不但把家里的水牯卖了,还把房子都抵给了别人。”

“他们这么做,难道就不顾及自己的声誉?”王逸飞皱着眉头问道。

“声誉?”王化忠摇头苦笑道,“那三个人你应该都知道,陈二彪是个死泼皮,当年在供销社时,身上绑着雷管,只差和供销社主任一起报销。”

“刘兴达是刘兴安副乡长的堂弟,现在自己又开了个绿茶场,这几年很赚了点钱,所以在碧岩村狂得没边。”

“黄强盛是碧岩村支部书记覃志明的远房小舅子,他也开着绿茶场,而且手下还养了一帮小青皮,经常帮他在外面收账。”

“难怪他们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大杀四方,”王逸飞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茶馆已经成了碧岩村的一块毒瘤,如果不整治一下,想在碧岩村做点事恐怕不容易。”

“谁说不是呢,”王化忠感叹道,“其实不光是碧岩村,就连邻近的沙林、黄梅、联合、青螺、安坪、紫堰等几个村也是深受其害,尤其是那些刚从学校毕业,在家里又没多少事可做的小年轻,他们都是赌馆的常客。”

“他们警察,钱从哪里来?”王逸飞不解地问道。

“从家里拿呗,”王化忠摇头叹息道,“如果家里没有,就偷,偷家畜、偷电线、偷单车和摩托车,所以这几年村里的偷盗案是直线上升,我看再这样搞下去,碧岩村就成土匪窝了。”

“村里都坏成这样了?”王逸飞讶然道,“那我怎么一点不知道?看来我的感觉还是比较迟钝啊。”

“那不能怪你,”王化忠为儿子开脱道,“你自从上大学以后,就连放暑假都要搞什么社会实践,一年还能回来几天?不知道那是正常的,就是你回来了,我们为了不让你分心,也不能把这些腌H事儿告诉你。”

“难怪您说要把村里的关系理顺不容易,”王逸飞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如果不下几剂猛药,把这些个毒瘤全部除掉,那么碧岩村就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王化忠听儿子这么说,马上回过味来,于是他一脸严肃地望着王逸飞说道,“飞儿,你可千万别趟这种浑水啊,反正一年之后你就调上去了,你别为这种事得罪人。”

“我知道了,”王逸飞点头笑道,“我不会乱来的,毕竟我还要在这里待一年呢。”

“我是跟你说真的啊,”王化忠看着儿子的表情,心里有些不踏实,于是他又叮嘱道,“一个村的治安秩序,不是靠某一个村干部能搞好的,那要靠村支两委的成员一齐努力,并是要得到乡政府的支持,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可是现在不但村里的管理散了,就连乡政府的态度也很模糊,”王化忠继续说道,“其实就像碧岩村的这种情况,如果乡政府真想下决心整顿,一网就能打得干干净净,但是乡政府一直不动,所以下面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为什么呢?”王逸飞不解地问道,“我想乡政府总不会也是收了朝贡吧?”

“那自然不是,”王化忠摇头道,“乡政府之所以不管这事,那是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王逸飞问道。

“其实我听到的也就是一传言而已,至于真实的情况是不是那样,谁也说不准,”王化忠迟疑了一下道,“本来我不想告诉你这些东西,以免影响你的判断,可是现在已经扯到这里,我又觉得有必要给你透点风。”

“爸,你听到什么就尽管说吧,”王逸飞笑道,“我想我还不至于那么没有头脑,听到风儿就是雨。”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