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荡寇东海东》_作者妍妤_主角戚英

【书名】:荡寇东海东

【作者】:妍妤

【主角】:戚英

【类型】:历史小说

【简介】:我欲乘西风,荡寇东海东;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封侯拜相?异姓为王?香车美人?我只想喝一口家乡的井水,再闻一闻故乡的青草泥土。再听一次拗口的乡音。

《荡寇东海东》免费阅读

第一章 落海为寇

巨浪像一坨坨巨型黑铁,劈头盖脸地砸过来,小船早已四分五裂,他已经榨干了体内仅剩的力气。

他的一只手死死抱着一块烂船板,而另一只手,仍旧抓着令倭寇闻风散胆的戚家腰刀!

“天皇皇,地皇皇,莫惊我家小儿郎,倭寇来,不要慌,我有戚爷来抵挡……”

口中喃喃着这首童谣,戚英的视野变得更加的模糊。

他三岁识字,五岁打根基,白昼习武,夜读兵书,自打生了力气,就从未怠惰过一日,便是睡觉,都枕着木刀。

从军十载,杀敌无数,未尝一败,可笑的是,唯一一次失败,却是父亲大人让他佯败诱敌,他不愿败给倭寇,即便是假装,他也不愿意!

事实证明,父亲的决策是高明的,他中了倭寇的计,兄弟们一个个死在他的身边,血流成河,尸骨如山,唯有他杀出了一条血路来。

父亲论起军法,大义灭亲,要将他斩首辕门,若不是老军师使了偷梁换柱,李代桃僵之计,用一个罪不容诛的倭寇将他换掉,只怕他早已身首异处。

饶是如此,老军师给了他一条船,并千叮万嘱,诫他这一辈子不得再上岸。

戚英心中也明了,他已经被父亲“斩首辕门”,世间再无戚英此人。

但兄弟们的血海深仇不可不报!

他虽然不能再上岸,但大海就是倭寇的猎场,到了猎场之上,要么当猎人,要么只能当猎物,他又岂能退缩,又何敢畏死,这正是给兄弟们报仇雪恨的好地方啊!

“贼老天!狗龙王!来纳我的命啊!我戚英已是个活死人,又何惧于你!”

“哈哈哈!”

他的力气已经不足以求生,但用来狂笑呐喊,还是足够,豪气干云霄!

然而老天爷就仿似在回应着他,一个巨浪如钢铁城墙一般倒塌在他的面前,将船板摧毁,将他卷入了海面之下!

戚家腰刀刃长五尺,护刃一尺,柄长一尺五寸,统长六尺五寸,重二斤八两。

军中常将长刀称为平剑,这柄平剑已经融入血肉,成为了戚英身体的一部分。

虽曾觉着刀轻如纸光如水,但眼下,这二斤八两却如千钧之坠,要将戚英拉入到无尽的黑暗海底!

早先翻船落海,他已经弃甲求存,为了给兄弟们报仇,也为了老军师的良苦用心,他必须保住这条命,心中但有杀意,万物皆可为刀,这身外之物丢了也就丢了。

戚英终于松手弃刀,浮出水面来。

然而此刻怒海狂潮,浪头如城,他也只能奋力浮游,随波逐流,眼看着精疲力尽,难以支撑,前方突然亮起一簇星光!

“有船!”戚英纵横四海,对船头灯再熟悉不过,心中涌起无限生机,脚底又生出几分力气来!

可待得泅近,戚英免不了心头惊怒,本想着海上荡寇,没曾想此时前方,正是一艘海寇所乘的八幡船!

这八幡船并不是很大,船上的八幡大菩萨旗帜也该是收了起来,诸多水手高声呼喊,相互交通,也是自救不暇,慌乱一团。

海贼也见着了泅水浮沉的戚英,虽不知底细,到底还留有三分人性,长绳绑缚了空桶,便投了下来。

戚英也有三分懊恼,若留着平剑,此刻便该杀人夺船了。

无奈之处,也只得抱住了木桶,任由贼子将他拖上了船。

船上水手尽皆光身短绔,头缠赤巾,操着闽浙乡音,尖声叫问,奈何风大雨大,也听得不甚清楚,遂将戚英捆绑起来,丢到了船尾。

这船尾乃是水手排泄污物之处,虽说风雨冲刷洗涤,但臭气难掩,戚英也只能忍辱负重。

海上风云来时快,去了也快,抛抛沉沉半个时辰,竟又拨云见日了。

此时风平浪静,白鸥漫飞,海天一线,仿若人间仙境,唯有丑陋处,便是这一船的倭贼了。

水手们整顿已近尾声,舱门被推开,一人从中而出。

此人痴肥矮壮,身着破旧的胴丸,戴着与浑身脏污截然不同的光洁鬼面鹿角盔,腰间长短双刀,髡发结髻,留着半月头,点眉黑齿,这可是正宗的倭寇头子!

这酋长只是瞥了戚英一眼,便张开双臂,自有小厮过来与他解了胴丸铠甲,又有人搬来中漏的马桶,酋长大咧咧解下狩衣和兜裆布,坐了下来,竟在戚英身边解手!

戚英本就将这些海寇视为死敌,又是威震天下的小戚帅,如何能忍受这等羞辱!

虽此时尚且无力,但戚英突然暴起,也必能手刃了这酋长!

但戚英到底是忍了下来,因为他能将酋长杀之而后快,但绝计打不过这一船贼子,更何况,这八幡船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此处,必是另有图谋!

酋长憋得肥脸铁青,噗咚一声,这才畅快起来,长长舒了一口气,朝身旁伺候着的小厮吩咐说。

“你问问,他是什么来历……说不清楚就剁了……喂……喂鱼!”

许是见得戚英乃土人打扮,酋长用倭语使唤了旁边的贼子,戚英却是听得真切!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熟谙兵法的戚英已然杀寇十载,又岂能不懂倭语,为此他还专门从闽浙请了个东去经营的大海商来教导,口音纯正地道得紧。

“大王,某乃海商,归途遭了海难,这才落海,多得大王搭救,实是感激不尽!”

听得戚英倭语纯正,酋长也有些激动,双眸一亮,朝前倾了身子问说:“先生做的甚么生意?”

戚英急智,随口应付说:“海上生意嘛,无非那几样,大名们喜好风雅,我老家又是江南,多竹,善制扇,所以就做些画扇和香粉生意,偶尔也卖些书籍……”

“画扇香粉书籍?”酋长顿时站了起来,旁边的小厮赶忙帮着处置干净,穿上了狩衣。

“没想到先生还是个大贾,失敬了!”

戚英也并非无的放矢,海上险恶,画扇香粉和书籍最容易受潮,也不易运输,偏生倭国的贵族最是喜欢,价高又走俏,往往是有价无市。

倭寇横行海上,唯利是图,自是为了求财,知道戚英是个大老板,果真巴巴过来攀谈。

戚英被搀扶了起来,那酋长又来问:“先生这是从哪里做生意归来?”

戚英眼睛都不眨,稍稍昂头说:“是萨摩国的松浦津。”

酋长又是眼前一亮:“先生也跟松浦家往来?原来还是自己人!快快,快上酒肉!”

戚英对倭寇知根知底,萨摩的松浦津作为海上贸易中转,同时也是倭寇海贼的销赃之地,海上贼人大多与松浦家有往来,若非道上内行人,是万万说不得假的。

水手们赶忙搬来了矮案子,又端上浊酒和肉干果脯,酋长便将戚英请入了座。

戚英虽饥渴交迫,但风度且在,一站一坐,举手投足,甚至有些嫌弃这些酒菜的简陋,活脱脱就是挥金如土的大奸商。

酋长见此,心中更是笃信,赶忙又问:“差点忘了,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戚英心头顿时揪紧,是啊,这世间再无戚英此人了,既要为兄弟们报仇雪恨,继续荡寇破虏,需是更名改姓,从头再来才对。

他抛甲弃刀,放下所有,唯独兄弟们的死如何都不可放松,如此一想,便脱口而出。

“某乃登州蓬莱李拔佛。”

既不可姓戚,那便改姓李,本想着拔除心魔,拔掉这些海上之魔,奈何拔魔之名不吉利,戚英临出口便改了一字。

“李拔佛?名字倒是……有些禅意,原来是蓬莱人,难怪精通海事,先生的大船失落在何处?”

戚英心中窃笑,早知这酋长不是蠢物,之所以礼待戚英,当然是为了戚英这个大海商的船了!

“我不敢欺瞒大王,我虽是货主,却不是船主,不懂掌船的法子,这失落海上几日,昏头转向,哪里还知道天地南北……”

“不论是辨风操舵、坠铅测深的舵公,还是占风望向、张帆悬旗的押班,那都比我要熟悉海路航向的,奈何他们都……都失落于海了……”

酋长紧拧眉头,更是不悦,重重放下酒碗,愠怒道:“先生饱读诗书,既然敢海上漂泊,做这艰险买卖,海图总该看得懂吧?”

戚英心中不禁嗤笑,这海图尚未有定制,各家船主都有自家的特殊标注,换了一家就看不懂了,戚英善于海战,对倭寇各家的海图自是了若指掌。

但又不能在这酋长面前露了馅,当下也是故作难色:“大王这是哪里话,某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诩些许勇气,才出来闯荡,若能看得懂海图,又何必另请高明来当船主?”

彼时货主一般就是船主,或者雇佣亲戚来当船主,否则谁敢放心把自己和整船的货物交托给他人?

酋长一脸怒容,将酒菜往前一推,晓得没好处捞了,大声下令道:“来!剁了喂鱼!”

戚英知道火候到了,当即抬起手来:“且慢且慢!若是松浦家的海图,我可权且一试的!”

酋长这才露出诡诈的笑容来:“随我来吧。”

戚英跟着酋长往船舱走,嘴角同样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第31章 第32章 第33章 第34章 第35章 第36章 第37章 第38章 第39章 第40章 第41章 第42章 第43章 第44章 第45章 第46章 第47章 第48章 第49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