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男人三十小说,男人三十马新

经典热门小说《男人三十》是大神级网文作者马新的代表作,这本书主角是马新。简介:飞机经停西咸市,我们分道扬镳。对于这段奇妙经历,直到下了飞机,踏上西咸市的土地上,我才相信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平时没事爱看网络小说,从没想过小说里的夸张情节,竟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身上,这也确实让我坚信了…

男人三十小说,男人三十马新

《男人三十》第四章 美女

飞机经停西咸市,我们分道扬镳。

对于这段奇妙经历,直到下了飞机,踏上西咸市的土地上,我才相信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平时没事爱看网络小说,从没想过小说里的夸张情节,竟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身上,这也确实让我坚信了一个道理,好人永远有好报。

我换乘上大巴,距离我的老家,至少还需翻过三座大山。

以前我都是自己开车回去,很快就能到村里,这次坐大巴,车开了一路,晃晃悠悠,觉得时间特别漫长,好似永远到不了终点。

车上有人发泄不满,朝着司机喊道:“喂,司机师傅,怎么还没到站呢,你是不是开错路了?”

司机嘀嘀咕咕的话也说不清楚:“没得,没得,没得,我是司机,怎么会开错路。”

车上也有附近的村民。村民经常坐这班车,比较认路,发现了不对劲,就喊道:“师傅哇,你是不是开错路了,我经常走这条路,这路两边的风景不对嘛。”

司机一边盯着前方,一边急切地回答:“别影响我开车,我是司机,我想怎么开就怎么开,都安静点,别吵吵!”

村民被怼了回来,小声念叨道:“这个司机嘛怕是个实习生,开的慢,脾气还大的不行!”

嘶!嘶!嘶!

突然一阵急促且刺耳的刹车声,惊动了整个车厢里的人。

乘客们纷纷打开窗户,才发现路两边已是万丈深渊,在正前方只有两条路。

乘客们吓得都跑下车,我也跟着下了车,司机拉好手刹,最后一个下车。

路边有一个山上打猎的农民,背着野山药,看着这一车人,表现的很惊讶,像是从来都没见过大巴车一样。

司机看见山上有农民阿伯,赶紧上前问路:“师傅,这咋还有两条路呢,你说走哪条路可以翻过这座山呀。”

说着发了根烟给农民阿伯。

我就站在司机面前,无所事事的看着风景,一低头,发现司机面色微红,目光呆滞,眼球边上布满了血丝,嘴里甚至还有酒味。

我身旁站着的农民阿伯也看见了,就问道:“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看你状态不是很好,前面山路凶险万分,你还是别往前开了。”

司机态度十分强硬:“我是班车司机,我不往前开,还能往回开吗?你赶紧告诉我走哪条路,一车人等着呢。”

农民阿伯深思熟虑一番,指着左边的一条路说道:“往前开,再过两个小时就可以翻山了。”

司机上了车,乘客们也跟着一块儿上了车。

明明都有座位,上车的时候大家却都在争抢,导致原本的座位都坐乱了,以前坐后排的,想坐前排就自己跑去占了前排座位,坐过道的想看看风景,便抢着坐到了最里面的座位。

我心急如焚着急回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哪里有空位就坐哪里,刚坐下,却发现身边坐着一个奇怪的女人。

那女人一脸泥土,眼神慌张,坐在我旁边一言不发。

漫漫山路,无聊至极,我打开话匣道:“我这里有张湿巾,你脸上都是土,拿去擦一擦。”

女人不敢接过我的湿巾,眼睛盯着前面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

刀疤男扭着头恶狠狠的看着这个女人,女人像个惊弓之鸟,不敢说话也不敢动弹。

我好奇心特别强,用手肘碰了碰女人,小声问道:“别怕,是不是有坏人欺负你,我可以保护你。”

女人看了我一眼,眼里都是感激,却欲言又止。

我说:“你不用说话,我来问你,你点头或摇头就行。”

女人点了点头。

我说:“前面那个人是你的亲人吗?”

女人摇摇头。

我说:“那是你的朋友?”

女人摇摇头。

我说:“你的老公?”

女人急切地摇头。

我说:“人贩子?”

女人咬着嘴皮,点了点头。

我说:“我们有一车人,不怕他一个。”

女人用唇语说道:“救,救,我。”

我再次看了一眼刀疤男,车晃得太厉害,刀疤男睡着了。

我说:“他睡着了,你可以小声说话了。”

女人探头看了眼,小声说道:“他们都是绑匪,有武器,还有那个司机也是。”

我惊住,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是绑匪还不怕,毕竟车上人多,但有武器的话,一车人肯定不是那三个男人的对手。

正在我深思熟虑之时,车猛地又一脚刹车,司机站起来指着前面骂骂咧咧道:“狗日的老伯,坑老子哟,居然是条死路!”

乘客们再次下了车,看见面前是峻峭的山峰,确认是条死路后,开始抱怨司机。

“你到底是不是司机,班车固定路线怎么能走错?”

“就是,也怪那个农民老伯,看着朴实,一点也朴实,竟敢故意指错路,是要害死我们啊!”

“要不报交警吧,让他们来把我们解救出去!”

司机脾气火爆,让这帮乘客骂骂咧咧的声音烦得不行,竟然从身后掏出一把枪,指着天上开了一枪。

乘客们惊叫,抱头躲在地上。

刀疤男跑到我身边,想要拽走那个女人。

我用身子护着女人不让刀疤男伤害她,刀疤男掏出一把匕首,指着我的脖子。

我并不惧怕,护着女人喊道:“你捅啊,你捅啊!”

刀疤男面相狠,但却迟迟不敢拿匕首割破我的脖子。

我天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保护那个女人,不料刀疤男对着我的裆部就是一脚,我捂着裆,疼得直叫唤。

刀疤男趁机带走了那个女人。

司机喊道:“你们都蹲在地上不要动,老子不想伤害你们!都乖乖听话把手机关机,扔在地上,不准报案!”

我看到这一幕,心里想,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照着阵仗,肯定不是一般人,否则也不至于一车人给她陪葬。

刀疤男的另一个同伙,过来收走了所有人的手机。

那几个绑匪在路边商量,一会声音大,一会声音小,貌似很激烈,甚至有了争执。

我耳朵灵敏,大概听出些许端倪。

这几个绑匪偷天换日弄了一辆班车,其实只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个女人绑走并不打算伤害这一车乘客,我们只是他们掩人耳目的工具。

1小时后,一阵此起彼伏的警铃声传来,几辆警车冲了进来。

所有人都在疑惑,手机被收走了,又是谁报的案呢?

这几个绑匪看来只是纸老虎,那把枪也只是个玩具枪,乖乖举起双手束手就擒。

大巴公司派来了真正的司机,重新把我们带到目的地。

行程继续,司机说道:“你们运气真好,有机会一定要感谢那个猎人,他每天在山上打猎,虽然不坐大巴车,但是每天路过的车他都能认出来。他看到假司机一脸异样,满嘴酒味,又不熟悉路,立马发现有问题,故意指错了路,第一时间报警。这才救了你们一车人。”

那个女人依然坐在我旁边,即使绑匪都被带走,她依然一句话不说。

至于她为什么又回到了车上,而没有去做笔录,我猜测警员们可能只是认为这是一起抢劫案,针对的是整车乘客,而非那个女人一人。所以带走了绑匪,旅客行程继续。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