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京城第一女仵作》_主角楚轻李天啸_作者怪味腰果

【书名】:京城第一女仵作

【作者】:怪味腰果

【主角】:楚轻李天啸

【类型】:穿越小说

【简介】:师父惨死,仇家一夜之间消失不见,成为悬案,穿越成一个仵作的法医楚轻,一路破案,一路烂桃花不断。那个谁,别以为你是皇帝就了不起,后宫为妃?不去!女提刑?这个倒可以考虑看看!他是最年轻的帝王,个性冷漠,生性凉薄,却被一个“男子”吸引,他一路提携“他”成为左右手,封官重用,却一朝发现,“他”竟是个女红妆?

《京城第一女仵作》免费阅读

第1章 雨夜验尸

天色如墨,暴雨滂沱,浓墨般的乌云将夜空遮蔽得严严实实,一丝光亮也没有。

“这鬼天气!”

听得风把门窗吹得啪啪作响,一直习惯于女扮男装的的楚轻从房里走出来,却被带着雨丝的冷风吹得狠狠打了个哆嗦,忍不住骂了一句。

来古代七年了,她还没完全习惯这里的生活方式,每到这种下雨天,她就会无比随闷!

只可惜,今非昔比。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院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且又杂乱的声响。

楚轻条件反射般地竖起了耳朵,自语道:“这大雨天的,不会又出事了吧?”

“楚轻,楚轻!你在家吗?”

是小满的声音!

小满是住在她家隔壁的一十六七岁小男生,从楚轻穿越而来后,每天除了师傅外便是小满不断的在她耳边叨哔。

外面的敲门声还在持续,而且有越敲越重的趋势,再这么敲下去,楚轻觉得那个年久失修的破院门肯定就要以身殉职了。

“来了!”她随手拿起窗下的油纸伞撑开,快步走了过去。

院子外头,楚轻的青梅竹马加邻居小满同学正趴在院门上的缝隙往院子里张望着,待看到楚轻出来,顿时提高了声音。

“大爷们,看吧,我都说屋子里有人嘛。”小满扭过头去望着身那几个人,白净的脸上露出几分得意地道。

“什么事啊?”楚轻开了门,顺便查看了门板,确定它还没碎,这才放下心。招头望向小满,这才发现小满还带了不少人来。

“好事,大好事!”小满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把她拽到一边来,在她耳旁嘀咕道,“赵府的梅姨娘死了!”

看到小满喜气洋洋的表情,楚轻不禁满头黑线。

“梅姨娘?”她在脑海里快速过了一遍这个名字,确定这个人跟她和小满都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更加满头雾水了,“她死了,你高兴个什么劲儿?”

难不成小满和那个什么姨娘有仇?

“你傻呀?”小满恨铁不成钢地望着她,那,“现在是赵府的管事亲自来请你去殓尸呢!你不还想修揖房子吗?这赵府给的赏金必定不少。”

“叫我去……验尸!?”

楚轻一愣,下意识地转身望向小满带来的那些人。

而看到楚轻的正脸,外头几个人不由得一愣。

大雨中,执伞的小哥儿身姿纤秀,鸦鬓雪肌,一袭最寻常的青衣穿在他身上,却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令人眼前一亮。

世上竟有男子生如如此俊秀!

可是这小哥儿说话的口吻,跟他清秀的外表却实在是格格不入。

“那个……”为首的男子最先回过神来,立刻说道,“我们府上出了事,想请你们去验看一下尸首。”

说话间,楚轻已经看清了他们的衣饰。

他们的衣裳布料倒是不错,却是大户人家下人的款式。

这大下雨天的,楚轻本来就不想出门,一见不是官府中人,就更没了耐心。

“我家师傅外出几日,县衙的案子还压着没去看呢,抱歉让几位白跑一趟了。”白了一眼小满,楚轻礼貌地拒绝了他们,说着就要关上院门。

贵人后院的事情,且又是这种绕过县衙直接来找他们的私活儿,怎么也不能接。

谁知那领头的管家却十分机敏,见她要关门,竟然眼疾手快地伸了胳膊进来,硬是将门撑开一条缝。

“张师傅不在,那劳请楚小哥走一趟吧!”

楚轻关门的力道不小,那管家的胳膊夹在门缝里,疼得声音都变了调。

瞅着门缝里那条被夹得直抽抽的胳膊,楚轻却没什么怜悯之心,反而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将门板再次推紧了些。

“死者是女子?”她的声音丝毫没有祸害人的内疚,而是带着几分冷静。

“是……是……”管家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这几个字,无奈有求于人,连求饶都不敢。

“既是女子,自有稳婆验看,为何来找我?”

按照正常的流程,若是有女子尸首需要验看,不便之处都是找稳婆代劳,怎么会找到她头上来?

管家的胳膊被越夹越紧,此刻已经疼得死去活来,一个大男人,声音都带了哭腔:“这事……实在因为内有隐情,我们老爷发了话,请您还是走一趟吧!”

楚轻冷笑,大户人家能有什么隐情,无非都是些龌蹉肮脏的事,她可不想蹚这种浑水,她又不是来古代学雷锋做好事的。

眼看着她不出声应允,管家心急如焚,冲身后的小厮怒道:“你们几个是死人啊?还不赶紧求求楚小哥?”

几个小厮面面相觑,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楚小哥,您就行行好吧!”

“我们几个一辈子不忘您的大恩大德!”

说话的声音参差不齐,生硬干涩,一听就是没排练过的。

想想也是,他们这种在大户人家的世仆,跟着主人家也有些脸面,何曾对出身贱籍的人开口相求过?

带头的管家倒是能屈能伸,竟然顾不得胳膊还被夹在门里,一下子跪倒在门口的泥水里。

“事关我们府里上下一干人等的性命,还请楚小哥无论如何也要走一趟!”

破旧不堪的门板松了松,管家还当楚轻改变了主意,顿时大喜过望。

他站起身,揉着获得解放的胳膊上前几步,正要说些好话,却见门砰地一下重新合拢,差点儿撞上他堆满笑容的脸。

“验尸要县衙出具的验状,拿到了再来吧!”

管家愣愣地盯着几乎贴在他鼻尖上的门板,一时竟没回过神来。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这小哥难不成真是铁石心肠?

常年跟死人打交道的人,果然不是常理可以推测的。

听到楚轻离去的脚步声,管家急了,顾不得怕人听见,忙高声道:“我们赵老爷和县令大人是至交好友,定不会为难楚小哥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却见小满露出一张喜悦的笑脸,一把拉了楚轻就往外走:“别愣着了,快走吧!这可是个肥差,若是做好了,赏钱肯定少不了你的,比你平日里辛辛苦苦上山采药强多了!”

楚轻怔怔地被小满半拖着走,一边听着小满喋喋不休的唠叨。

虽则她前世是资深的法医专家,来这里以后也跟着师傅做一些殓尸验尸的事情,想来赵府的这件事情也难不倒她,但像赵府这种高门大家后院之事,她内心必然是不想参与其中的。

只是在小满的半拖半拉之下,很快,就到了赵府的后门。

除了在电视上看过,楚轻还是第一次亲身走进这种大宅门。

过了大门是二门,过了二门进内院,楚轻走的头晕脑胀,深恨当年没有选修古代建筑结构这门课。刚过了二门,小满便被大院里的下人给拦住了。

与小满交流了下眼神,楚轻便被管事交给了后院的李婆子。

赵府的宅院在古桥村是数一数二的大宅子,即使是勘验过无数现场的楚轻,也不禁有些惊讶。

小桥流水,白石栏杆,精致的亭阁,嶙峋的奇石,要不是楚轻在古水村生活了七年,她还以为自己正身处京城里的大户人家。

沿着鹅卵石铺就的甬路走出后花园,绕过几处院落,李婆子在一处不大不小的院子前停下了脚步。

“……人就在西厢房,你自己进去吧。”说完,李婆子像是躲避什么似的,快步离开了。

前脚才迈进院门,她就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

下着大雨的院子里齐刷刷跪着数十个人,要不是楚轻早已习惯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她还当又不小心进了西安的兵马俑坑呢。

楚轻瞅了一眼管事妈妈,对方双眉紧蹙,轻轻摇了摇头。

这哑语打的是什么意思,楚轻有些不解。

楚轻皱了皱眉,心里涌上一种不好的预感。

红漆的院门虚掩着,她试探地推开门,还没等看见院子里的情形,就听见一声霹雳般的怒吼。

还没等她开口,就听见上房传来一阵哗啦啦的脆响,仿佛是什么东西被摔碎了。

“你给老子闭嘴!”一个男人雄浑的咆哮声传了出来,即使隔着滂沱的雨声,那声音依然很震耳,“梅娘的死因老子一定要查清楚,就算是毁了尸首也在所不惜!谁再敢劝,老子就把她当凶手,拖出去打死!”

回应他的,是一阵呜呜咽咽的女人哭声。

管事妈妈带楚轻来到门外,轻声说道:“启禀老爷,忤作到了。”

“给老子进来!”浑厚的男人声音响起,带着明显的余怒未消。

楚轻拍了拍衣角的雨滴,挺了挺没啥料的胸,迈过了门槛。

正屋里的情形跟外面查不到,同样是跪了一地的人,只是这里头跪着的女子们明显比外面的档次高一点,一溜儿的莺莺燕燕,花红柳绿的倒是好看。

楚轻踩过一路的绫罗绸缎,目不斜视地走到这屋里唯一的男人面前。

或许是武官出身的原因,赵老爷的身材很是魁梧,若不是鬓角的白发和脸上的风霜皱纹,倒看不出来是个五十多岁的人。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