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小说《四合院之猥琐老六》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作者梦中有神的新书四合院之猥琐老六推荐大家阅读,本书的主角是苟顺溜李小竹。简介:1959年夏。正值中午,日头正盛。不远处,一个看起来身高一米七五,上身身穿灰色布衣、下身身穿军绿色长裤,看起来长相憨厚,眼神里带着点小狡黠的青年正跨步走来。他叫苟顺溜,三年前因为浪费家里的钱,没有考上…

小说《四合院之猥琐老六》全文免费阅读

《四合院之猥琐老六》第1章 中专毕业

1959年夏。

正值中午,日头正盛。不远处,一个看起来身高一米七五,上身身穿灰色布衣、下身身穿军绿色长裤,看起来长相憨厚,眼神里带着点小狡黠的青年正跨步走来。

他叫苟顺溜,三年前因为浪费家里的钱,没有考上中专。自觉难以面对辛苦劳作的父母,于是一病不起,被来自21世纪的顺溜魂穿过来。

说起来原主也是可怜人,出生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候,出生的时候还不到三斤,当时的接生婆断言,这孩子活不到成年,

后来从小体弱多病,父亲为了能够让他平安长大,拜访了当时村里有名的术士“瞎子张”。让他给原主取名。

瞎子张说到“这孩子阳气不足,先天亏空”,不是长寿之象。在老苟递过二斤白面后,又说道“然而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姓苟,就叫他苟顺溜吧。顺溜、顺溜、一生顺溜”。

后来国家抗战打败日军,又打败果军。也像名字里面那样说的,一路顺利。然而也是命中注定活不到18,在初中毕业,当时有两种选择,要么考高中,要么考中专。当时的中专是包分配的,含金量可能比现在的985大学还要高。

在与父母一番商议后,选择了考大专。农村孩子,从小就为生存努力,然而可能是逐年不顺吧,连续两次,都没有考上,此时,自觉没有脸面面对父母,在强大的心理压力下,一病不起。后来被来自21世纪的顺溜魂穿过来,休养一段时间后,努力复习一年,终于考上了中专,时间飞逝,三年时间很快过去。今天就是他中专毕业的时候。

思绪飞过,迎面吹来一阵阵热风,吹起茂密的黑发,吹来一头满头大汗。

此时,在距离四九城30公里的孙家庄公社。几个农村妇女正围绕在一棵大榆树下乘凉,一个穿着绿色布衫,裤子上打满了补丁,(在当时的年岁,如果不是在四九城旁边,在西北的很多家庭,一家子只有一条裤儿,谁上工谁穿。)

看起来三十多的小媳妇说到,“孙家妈,听说你们家的顺溜今年中专毕业了,你们家的孩子学习好,命好,以后可以去城里工作了”,这年头,地里刨食的日子不好过哎。

转过头,一个四十多岁,看起来一脸慈祥的妇女,手里拿着针线,正在纳鞋底。回到“干什么都是为社会主义做贡献,这孩子命苦,干不了体力活”。

虽然这样说道,但眉梢的喜色隐约可见。只见时不时的抬头,朝着村头方向张望。

呼哧呼哧,伴随着大喘气声,这该死的鬼天气,看到大榆树下乘凉的众人,哎,终于要到了。

开口叫道“妈,我回来了,各位嫂子,姨姨好”。

然后只见那一脸慈祥的妇女说到“累坏了吧,快点回家歇歇”,此时人群中也传来声音,天气这么热,顺溜走了这么远的路,孙家嫂子你快带他回家去歇歇,擦擦汗。

母子二人携手走进一处农家院落,里面就三间房子,都是土砖和泥草相盖而成。

正房一般是长辈住的地方,进去只有一眼土炕,一张八仙桌,以前上面放一个香盘,常来做供奉祖先所用,但这年头,不兴封建迷信,所以只用来增加装饰。八仙桌的两旁各一张椅子,一般都是村里的老木匠一起做的。

除此之外屋里空无一物。

剩下的两间屋子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哥哥嫂嫂的婚房,哥哥嫂嫂两年前结婚,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是龙凤胎。取名建国和建红。

在农村家庭,没结婚的孩子一般和父母住在一起,虽然也想有自己的房子,但是就这情况,大家都这样,哎,

进了门,母亲说到,“孩他爹,顺溜今天毕业了,你把咱家今年养的那个大公鸡给杀了,给孩子做点肉补补。”

男人抬起头,正是顺溜的父亲苟四辈,是一名远近闻名的庄稼好手,生产大队的队长。回到“早就杀了,军儿媳妇已经在煮了。等你来说,到什么时候了。”

男人接着说道“娃,累坏了吧,你们分配结果下来了嘛。”

顺溜回到“爹,分配结果下来了,明天去红星轧钢厂报到,去后勤部做一名采购员”。

男人回道“好来”。

不多时,一个高高壮壮的青年男人走了进来,看起来有一米八左右,腰宽体壮。正是顺溜的大哥-苟军。

壮硕男人说道“幺弟,回家了。”

顺溜回到“大哥,你下工下来了,现在这个天气,庄稼都快干死了。哎,这个年岁不知道怎么活”。

话音刚落,一个二十年岁的女人走了过来了,正是顺溜的嫂嫂,叫刘梦,虽然是庄稼人出身,但是干干净净,是隔壁刘家庄公社的一朵花。

在两年前刘媒婆的促使下,结成夫妻。

“小叔子,您回来了,路上天气这么热,快点进来下以下汗”刘梦催促到。说完。看了一眼自己的男人,你也快歇歇,这个天气,外面上工,累坏了吧。

大哥苟军嘿嘿一笑,说到“没事,我身体壮,不像幺弟”。两人刚结婚两年,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

说完一家人一起进了正屋。

“爸、妈、军、幺弟,你们等下,饭马上好了”。不多一会儿,嫂子刘梦端来了一大盆鸡肉,连汤带肉满满一大搪瓷盆、一盘炒土豆、一盘炒青菜、一盆玉米面做的窝窝头。

这年头,大多数人家吃的都是玉米面的窝窝头,红薯,白菜。白面,肉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夏天还好一点,起码有野菜和一些青菜,冬天的话只有土豆、红薯加白菜。

这年头的农村基本上都是合作社,一起上工,挣工分。粮食都是按照工分来分配的。

等嫂子刘梦端好饭来,哥哥苟军问道“孩子还在睡嘛”。

嫂子回到,还没醒。

之间一家人围绕着八仙桌做好位置,母亲冯桂兰把两个鸡腿分别分给了顺溜和刘梦,眼神温柔的说到“六儿从小体弱,你来吃个鸡腿,梦儿换在照顾两个孩子,太幸苦了,这个鸡腿你来吃吧。”

一番推迟过后,顺溜和嫂子李梦分别夹起碗里的鸡腿,送入嘴里。

些许是好久不吃肉的原因,还是亲情的感动。

这个鸡腿显得那么香甜可口,嚼劲十足。说起来,这年岁的鸡,都是吃虫子自然长大的,没有各种饲料、科技与狠活。显得好吃了很多。

时间很快过去,吃到中途,父亲苟四辈问道毕业分配情况。顺溜回到“今天我们毕业分配意见已经出来了,我被分配去红星轧钢厂,做一名采购员。”

父亲问道“采购员,采购员是干什么的?”

顺溜吃下手里剩下的半个窝窝头回到“应该就是采购生产物资的把,具体干什么,只有到了单位,报到了才知道”

苟父接着说到“你住哪里,户口你打算怎么办,”顺溜是谁,来自21世纪的扑街精英,深知北京户口和北京房子的重要性。

于是回到“爹,我打算把我的户口迁出去,落得工作地,现在城里户口每个月还有保障粮,我进了厂,也可以分房。”

话音刚落,哥哥苟军说到“爹,幺弟说的是正道理,现在城里的户口多好,就让弟弟迁到城里去吧”。

“好,就这么办”。苟父回到。

你现在身上还有钱,还有票嘛,进城你自己生活,没钱没票你第一个月怎么过。

顺溜回到“爹,我还有钱,你忘了我一个月国家有八块钱的补助吗,一个月还有18斤粮票哎,我在学校花了一些,我自己还攒了一些。”

顺溜读书三年,现在手里还有满打满算还有154元和48斤全国粮票。

吃完饭,在父母的相送下,顺溜去了公社,开了证明,现在这个年岁,干什么都要证明,没有证明,寸步难行。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