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房事2015主角燧哥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主角燧哥小说房事2015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生活文,它的作者是燧哥。简介:2012年初春的重庆,乍暖还寒,一个星期四的下午,三十而立的华嶒地产集团总经理刘蔼坐在自己偌大的办公室里,眼睛盯着那装模作样的地球仪,手里把玩着一只精致的派克签字笔,作为这座城市典型的富二代,他感到自…

房事2015主角燧哥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房事2015》第1章 大城市来信了

2012年初春的重庆,乍暖还寒,一个星期四的下午,三十而立的华嶒地产集团总经理刘蔼坐在自己偌大的办公室里,眼睛盯着那装模作样的地球仪,手里把玩着一只精致的派克签字笔,作为这座城市典型的富二代,他感到自己居然没有传说中的富二代的那种快感。

一年前,因为父亲刘富贵与公司的一个置业顾问的情事暴露,带来了一场疾风骤雨般的家庭大战,虽然刘富贵和他老婆张秀兰在集团公司占有70%的股份,但还有30%的股份是刘蔼舅舅张平的,张平还是集团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贵平建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加上十多年前公司起步全得益于张平的表姐,所以一直生活在蜂蜜般幸福中的张秀兰将刘富贵和置业顾问抓了个现行后,几乎将家里和公司来了个哪吒闹海。最终刘富贵不得不让步,让那个可人的置业顾问辞职走人,自己让出了公司总经理的职务,虽然还担任董事长一职,但股东会议决定,他不再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活动。张平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但已经去西安完成了读大学、恋爱、结婚、安家、生子一系列工作,所以,总经理职务就没有悬念的落在了身为独子的刘蔼身上,好在他在二十岁开始,就已经断断续续在公司上班了,虽中途有出去学习、深造的时间,但也对公司的管理、流程算是比较熟悉的了,加上自己从小都怀着超越父亲的梦想,一切就那么顺理成章的于去年初走马上任了。

不论是在富二代中或是其他同龄人中,刘蔼都显得有点另类,视声色犬马如过眼云烟,由衷儒学治企,办公室陈列的不是现代企业管理以及市场营销之著述,而是《论语》、《心学》、《易经》类圣贤,还特别求来书画大师的“知行合一”裱于座右。就这,出身微寒,靠艰苦打拼以至有今天的刘富贵并不看好他,刘蔼自己也明白。

二十年前,刘富贵带着张秀兰和张平从铜梁一个偏远的村落来到重庆讨生活,那时候,张平也结婚生下了女儿,但张平坚持不带老婆来重庆,直到现在,张平老婆依然生活在那个祖辈赖以生存的那片土地上,虽然张平给她在老家盖了楼房,也不让她种地了,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但张平打死也不愿把她接到重庆来,不管是同事、朋友还是亲戚,都没人敢去接张平的这块伤疤。曾经有一次,一个不知情的朋友,在饭桌上追问到张平这事,平时非常随和的张平骤然翻脸,拂袖而去,就差没掀桌子了。

二十多年前,张平跟比他大五个月的表姐吴英是他们村唯一的两个在铜梁中学念书的高中生,同读一个班,成绩同样优秀,一个是班上的班长,一个是学习委员,每个周六下午都会看见两个人一同坐客车回到乡上,再走半个小时的山路回家背一个星期的米和下饭的咸菜,然后星期天的下午再返回学校去。那个年代,农村娃儿要想跃出农门,就只有考学这一条路可走,村里好几个比他俩成绩差的娃儿都读完初中考中专、中师出去了,在大家眼里,这就已经是国家的人,算是端上了铁饭碗,但张平跟吴英却齐双双的出人意料去铜梁中学读高中去了,面对妈老汉的唉声叹气,心高气傲的两人只能更加卖命的读书,周末再回家帮家人在承包地上多干点活,算是对家人带来些许安慰。

三年高中生活结束,吴英梦想成真考上了重庆军医大,成了全村的骄傲,戴着三百度近视眼镜的张平怀揣绝望和无奈回家打牛屁股,接受了妈老汉相中的婆娘李琴,张平身体本来就不好,加上近视,对农活又不熟悉,妈老汉就给他找了一个身体结实、能犁田耙牛撘谷子的姑娘,关键是姑娘自己没读多少书,喜欢文化人,也愿意嫁给这个弱不禁风的近视眼。

吴英离开村子后虽然很少回家,但跟张平就没断过书信往来,这种事在远离喧嚣的村子里是瞒不过谁的,有时信件还是邻居赶场帮忙带回来的,不过李琴也没拿这当回事,她想这天远地远的,他们也干不了啥事,加上表姐表弟近亲,于理于法都不会发生什么,这点她还是懂的,后来他们又有了女儿,表姐也在重庆结婚了,她就更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了,她心痛自己心高气傲的男人,她知道老公是在用这种方式了解外面的世界。

1993年4月25日,对于张平、李琴、刘富贵、张秀兰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也不平静的日子,张平接到表姐吴英的来信,她在信上跟张平说:建议他们到重庆来发展,现在重庆在大搞建设,需要很多建筑工人。她现在在部队医院管营房建设,可以帮他们找工作。同时还说:张平的姐夫哥刘富贵是泥水匠,都是一个村的人,她小时候都认识他,如果张平要来重庆,最好带上刘富贵,有一个手艺人在一路好找工作些。

张平读完信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李琴,而是于傍晚时分径直来到刘富贵家里,把信给刘富贵和张秀兰看了。张秀兰跟张平感情一直都很好,但刘富贵觉得这个舅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庄稼地里靠婆娘打主力,还经常要自己两口子去帮忙栽秧搭谷,加上张平又不会手艺,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的,不由得有一些瞧不起的念头,平日里在张平面前难免有那么一点优越感似的指手画脚。但这天晚上为了表达兴奋和感激之情,刘富贵喊张秀兰杀了只生蛋鸡母,煮了块去年的腊肉,忙不迭的给张平敬酒,把不胜酒力的张平喝得左脚拷右脚,最后只得张秀兰打手电筒,刘富贵把他扶着送回家。

送张平回到家里,女儿已睡了,李琴还在忙着喂猪,刘富贵两口子也按张平的吩咐没有告诉李琴喝酒的原因,把张平扶上床睡下就走了。李琴自己胡乱吃点东西,赶紧给张平和自己洗脸洗脚,来到床头,见张平还穿着白天干活穿的衣裤,裤脚上还有泥巴,就去给他脱,扯裤子时把内裤一起扯了下来,看见了张平办事的身体,李琴因张平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跟她行夫妻之实了,止不住伸手去摸,想不到它竟很快站立起来,大脑充血的女人手忙脚乱的去解男人的衣服钮扣,不成想男人睁眼坐了起来,一把将她抱住,象鸡嘬米般在女人脸上、嘴上亲热起来,女人吓了一跳,自己男人结婚至今,可是从来没有这般狂热过的。还没等她回过神来,迷离的男人又动手扯起她的衣服来,容不得女人思考,她自己主动解开衣扣,褪下裤子。李琴能感受到可能会有事情发生,只是不知是好事或是坏事,她一边暗自决定:不管男人是出于内疚或是有什么事情有求于她,她都打算欣然接受,不想为难这个已经被委屈了很久的也是自己心爱的男人。李琴像是城中的囚徒,而张平犹如威武的战神,心中之神从土崩瓦解的高墙内释放出来,一时间海运迭起山呼海啸。

这是李琴结婚以来第一次品味到什么是生活,什么是老公、什么是老婆。这么多年来,她完全能感受到丈夫生活的压抑和委屈,没能也没法给她柔情蜜意,虽然自己也觉得很是憋屈,但她更多的是心痛自己的男人,这种心痛也有一些“宠”的成分,能跟一个她认可的文化人一起生活,打心底里有一种满足感在支撑她的生活。

第二天,张平、刘富贵、张秀兰就收拾上路了,虽然刘富贵两口子都看出李琴是那么的不情愿,但她还是留了下来,目送丈夫走向那陌生而又共同向往的重庆城。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