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主人公夏为民小说情满四合院靠卖技术生存在线全文阅读

情满四合院靠卖技术生存小说是作者喜欢檀香的洛宸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夏为民。简介:出了杨厂长办公室的门,高秘书神情就自然起来了,走廊里用手一搭夏为民的肩膀:“大学生,你这个头可真是高啊!”夏为民侧脸冲他一笑:“你也不矮啊,还说我。”“我这差一点不到一米八,感觉并差三四指呢。”“我一…

主人公夏为民小说情满四合院靠卖技术生存在线全文阅读

《情满四合院靠卖技术生存》第4章 技术科是枪械弹药库

出了杨厂长办公室的门,高秘书神情就自然起来了,走廊里用手一搭夏为民的肩膀:“大学生,你这个头可真是高啊!”

夏为民侧脸冲他一笑:“你也不矮啊,还说我。”

“我这差一点不到一米八,感觉并差三四指呢。”

“我一米八五,肯定是比你高了。”

高秘书又摸了摸胳膊:“你这块儿也比我大啊,快比我粗一圈了,吃什么长的啊?”

“高哥,你快别闹了,肯定是吃窝头和馒头长的啊,光喝稀饭肯定不行。”

“别说啊,你这还真不显壮。”

“咱这叫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一身算是腱子肉。”

“你们学校伙食这么好?我小弟弟可是说他们学校定量的饭都吃不饱。”

“你按学校的定量能吃饱才怪,我是每个月都从家里拿二十斤玉米面到学校里吃呢。唉,对了,高哥,我这食堂的饭票还没有呢,先带我去领饭票吧,中午得吃饭啊。”

“行啊,那咱先去总务科领饭票,咱们食堂的伙食应该比你学校的好点儿。”

“是啊,高哥,工厂里的人得干活呢,吃不好可就没天理了。”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从总务科领完饭票,又到劳动科谢过了聂科长,才向三楼的技术科走去。

楼梯上,夏为民又说:“高哥,这聂科长可真是能干啊,一个人身兼人事科和党办两个科室的科长,还就他一个人,那工资能拿两份?”

“你想好事儿吧!也就每个月给他补贴五块钱,他老政工了,从晋察冀边区那会儿,就是后勤上的政工干部,一直干到现在。”

“要早知道这样,我就多感谢他几句了。”

“他才不在乎你这个。”

“他不在乎我也夸,他不在乎我在乎。”

“行了,到地方了,快别说了,待会儿见了孙科长可得尊重点儿,他可是我们厂年龄最大的,明年就退休了。”

“好,没问题,听你的。”

………

轧钢厂技术科面积倒是挺大,总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二十多个平方米,人员加上孙科长总共才有五个人,听说今天分配来新的人员,所以大家都在科长屋里等着,也难怪他们这么热情,夏为民是从解放十年以来,第一个加入的新成员。

夏为民和高文清推门进来的时候,五个人都一起鼓掌,中间椅子上站起来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清瘦老头,看来就是孙科长了。

夏为民赶紧跑过去握住他的手:“孙科长是吧,我叫夏为民,今天高秘书带我来报到。”

“哎呀,欢迎欢迎,你是第一个科班出身的技术人员,我们这些都是半路出家的,你来了我们科就有底气了!”

“哪里哪里,我虽然在学校学了点东西,但哪里比得上你们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啊,我是来向你们学习的。”夏为民按照21世纪商业互捧的方式又给夸了回去。

高秘书在那儿看得有点牙酸,赶紧跟孙科长说道:“孙科长,抓紧把同事给小夏介绍介绍吧。”

“好的!好的!”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啊,我叫孙业盛,上海人,四一年建厂就跟着老板来轧钢厂了,虽然钢厂主人换了几次,但我没换过,一直坚持在这儿干。”

“孙科长,你是轧钢厂真正的元老,看来轧钢厂离开你不行啊!”夏为民赶紧一个马屁拍过去。

“哪里哪里,你过奖了,老喽,今年整六十了,干不动喽!”

“您啊,就是轧钢厂技术上的定海神针,哪里有老了一说,你说是不是啊高秘书?”

高秘书没办法,只得边点头边说“是啊、是啊。”

孙科长笑得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孙科长又指着一位穿浅色上衣,身材不高、体型较胖、四十多岁的男子说:“这是范宝国,范技术员,是我们加热炉的技术专家,在他手里,加热炉的问题没有解决不了的。”

夏为民赶紧上前握住人家的手,嘴里说“以后多指点一下我,我认真跟您学。”

中年男子脸上也笑成了一朵花:“好好好,加热炉有事你找我。”

孙科长分别又介绍了姓马和刘的技术员,说是技术员,其实就是较为熟练的设备修理工而已。

夏为民又是一阵吹捧,让每个人都有轻飘飘的感觉。

最后一位是姓刘的女同志,科里资料员,负责管理保存着的二三十套外文设备资料,夏为民知道科里人也看不懂,所以也就“劳苦功高”啊什么的吹捧了几句。

反正和技术科的几位同事,通过这一次接触,感觉一下就融洽了。

由于杨厂长的安排,科里单独给夏为民整理出了一间办公室,里边放了两张写字台两把椅子,一套在当时最完整的的制图工具,包括一张一号绘图板,这在那个年代可是好东西。

夏为民把两张写字台分开摆放,一张用来绘图,一张用来写字。又给资料管理员刘姐列了一张表,让她找后勤处把表上有的东西下午领过来。

夏为民从高秘书那里知道,刘姐是后勤处郭处长的老婆,这点事儿对她来说,小菜一碟。

刘姐也是近几年工作中第一次领到实际业务,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功劳,年终总结中要写上的,所以在大张旗鼓的前提下,肯定会完美无缺地完成任务。

高秘书在科里人相互介绍的时候,已经偷偷溜走了。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刘姐主动跑到总务科给夏为民领了个搪瓷缸子和吃饭用勺子,这个行为让夏为民不得不对她有些另眼相看:看来这个女人因为工作原因,在家地位不高,迫切想干出点成绩证明自己。

轧钢厂的午饭时间是十一点半到一点,因为加热炉不能随便熄火的原因,在岗工人需要轮流来吃饭,所以食堂开放的时间拉的比较长。

轧钢厂有职工接近一万人,所以有三个食堂,一食堂和三食堂是给普通工人用餐的,都是大锅菜,所以菜价比较便宜。

四合院傻柱在的食堂是二食堂,就在办公楼的后边,所以是管理人员来吃的比较多。菜分大锅菜和小炒,如果厂子里招待外来的客人,都在这里用餐。平时大锅菜比其他两个食堂每份多二分钱,小炒价格翻倍。

傻柱就是负责小炒的厨师,厨艺倒是真的不错,他父亲解放前在一个清朝王爷家当过主厨,是名副其实的准御厨。傻柱得了他父亲何大清的真传,厨艺水平应该达到了21世纪地方名厨的水平,特别是川菜,做的那叫地道。

中午吃饭,夏为民自然就在二食堂吃,刚到食堂门口,就看见许大茂在那儿等着他呢。

“哎,弟弟,在这儿呢。”

“好咧,来了,一起吃。”

排队打饭,这套动作别提多熟悉了,夏为民有种还是学校的感觉。

打完饭,许大茂早就站好了桌子,冲夏为民招招手让他过来,于是两个人坐一起边聊边吃。

“弟弟,听说你分到技术科了?”

“是啊,刚想跟你说呢,原来你都知道了。”

“就这办公楼里,有啥消息,不到半个小时,肯定全都传遍喽。”

“是吗?能有这么快?”

“我还听说在走廊里你跟杨厂长的那个高秘书比身高来着,有这事儿吗?”

“有啊,是他跟我比的,我没跟他比。”

“比,他也没你高啊,我看着差一大截呢,能有五六公分。”

“大茂哥你眼睛真毒,确实差五公分。”

“你看是吧,我们科里他们几个刚才还跟我犟呢,说最多也就差三公分。”

“大茂哥,咱不跟他们计较这个,他们眼光差是他们的事儿。”

“就是,懒得跟他们计较,眼光这么差,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都是斜眼儿,嘿嘿嘿。”

“哎,我说弟弟,你是不是去了就给了你间单独的办公室?”

“是啊,技术科人少房子多,那间没人用,所以就给了。”

“那感情好,比我们科可强太多了。”

“你们楼层比我们好啊,二楼多好,夏天不热,冬天不冷。我们在楼顶,夏天即便不漏水,太阳晒得楼顶得像冒了火,冬天北风一吹,就得冻死个人。”

“也对。”

“对了弟弟,工资给你定的多少?”

“还没发呢,我怎么知道?可能和你一样吧?”

“也就这样,大家肯定都差不多。”

………

两人边聊边吃,吃的也慢,等到快吃完了,食堂餐厅里也就没剩几个人了。

这时候许大茂忽然拍了一下夏为民:“哎哎,弟弟快看那边,那个刚走出来的人,就是咱们院儿里的傻柱,哎哎,他过来了,弟弟你吃完了吗?咱快走!”

“大茂哥,他过来凭什么咱就走啊?你和他有仇?”

“没仇,行,你继续吃。”许大茂壮着胆子说。

傻柱走到离着他们还有四五米的时候就喊:“行啊许大茂,今儿这是跟谁一起吃呢?怎么不找我弄个小炒?”

“我跟谁一起吃饭关你什么事儿?懒得理你。”

傻柱倒是不再跟他啰嗦,走到桌子边找了个凳子坐下,盯着夏为民问:“新来的?”

“是啊,昨天刚报到。”

“哪个车间啊?”

许大茂插嘴到“人家是技术科的,比你个厨艺强。”

“嗨,你个许大茂,我问你了吗?又欠揍了是吧?”

“你是何雨柱师傅吧?听说你菜炒的好吃,都夸你比得上御厨呢。”夏为民问道。

“正是在下,御厨我比不了,那是我爹,我是这个食堂里的大厨。”

“啊?你爹真是御厨?”

“那可不,真是御厨。”

“奥,厨师世家啊,难怪啊!”

“到我这儿都不行了,给我爹这个御厨丢脸了。”

“别这么说,那食材可是差别太大,御厨用的那食材,山珍海味是一应俱全,你再看看咱这食堂,就剩萝卜白菜了,连油都缺,你就是神仙也是白搭。那要是真有好食材练手,谁水平高还说不定呢。”

傻柱一拍大腿:“谁说不是呢,这都好几年没拿好食材练练手了,最好的就是鸡,搁谁也白搭。”

“不过你也有超过御厨的地方,御厨做菜才给几个人吃,你看你做菜,每天还不得有上千人吃。他那是伺候封建剥削阶级,你这才是为人民服务啊。”

“你说的太对了,咱就是为人民服务,比他那大厨思想觉悟高多了。”

“行了,你慢慢吃,我去后厨教徒弟练刀工去!”

傻柱背着手就走了,浑身透着得意。

“哎我说弟弟,你这水平高啊,几句话就把傻柱给说走了。”

“大茂哥,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一点都没掺假。”

“行,你是高人,吃完了咱走吧。”

“好嘞,走着。”

………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