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小说《四合院:从离间贾家开始》全文阅读

重生小说《四合院:从离间贾家开始》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七星彩,主人公是叶飞。简介:听到奶奶的话,棒梗似懂非懂地点着头。贾张氏的视线顺着窗户落到旁边傻柱的家里。她倒不担心傻柱和秦淮茹发生什么,如果傻柱真有这胆,也就不会被人叫傻柱了。她只是觉得傻柱搞不定这事。贾张氏在屋子里徘徊了几圈,…

小说《四合院:从离间贾家开始》全文阅读

《四合院:从离间贾家开始》第5章 (5-6章合并)月光下欢快雀跃的影子

听到奶奶的话,棒梗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贾张氏的视线顺着窗户落到旁边傻柱的家里。她倒不担心傻柱和秦淮茹发生什么,如果傻柱真有这胆,也就不会被人叫傻柱了。

她只是觉得傻柱搞不定这事。

贾张氏在屋子里徘徊了几圈,过了会,像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她忽然一脸沉重地走到棒梗跟前。

“这样,你到外面买点零嘴吃,九点之前不要回来。”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毛钱递给棒梗,

棒梗眼睛一亮,先接过钱,这才开口道:“好奶奶,您再多给我一毛钱吧。两毛钱不够啊,还有槐花和小当呢。”

贾张氏不乐意了,“女孩子家家的,吃那么多东西干嘛?胖了还嫁不出去。你记着,奶奶这钱是给你一个人的,不是给你两个妹妹的。你要是给她们买东西,你就把钱还我。”

说着,就要伸手拿钱。

棒梗灵活躲过,往门外跑去,那身影像是一只偷了鸡的黄鼠狼。

贾张氏在后边追喊道:“记住,九点之前别回来。”

……

“什么,棒梗偷了五个工厂工件?”

另一边,傻柱听完秦淮茹的话后,嘴巴张大得可以吞下一颗鸡蛋。他一直以为棒梗只偷他一个人,不曾想,连工厂工件他都敢下手。

秦淮茹重重拍了一下傻柱的手。

“小声点,你想害死我家棒梗啊?”

傻柱下意识捂住嘴巴,他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当中,半晌才回过神来,“事情查清楚了吗?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不能冤枉孩子。”

秦淮茹无奈道:“棒梗自己都承认了。”

傻柱心里早已经把棒梗当成自己亲儿子,闻言急得想去教训棒梗。可走到门口又转回来,“不是,那现在怎么着啊?这,我又不是工厂保卫科的人,找我我也没辙啊。”

秦淮茹遇到事情来找他,他内心其实还是挺高兴的,这说明秦淮茹把他当最亲密的人,两人之间没有秘密。但这个事情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人小叶不和你一样是厂里的厨师吗?我就想着你去帮我把棒梗偷的工件要回来……”

秦淮茹的话没说完,就被傻柱打断,“别,我和他可不一个食堂的。”红星轧钢厂有两个食堂,叶飞所在的食堂是二食堂。而傻柱所在的食堂是一食堂,两者虽说都是在工厂烧大锅菜,但也有点区别。

一食堂,不仅负责大锅菜,同时还负责给领导烧小灶。

论开小灶,傻柱可是个中好手,他家传家手艺就是谭家菜。

谭家菜是什么?

高档菜。

清朝官府菜。

“长于干货发制,精于高汤老火烹饪海八珍。”

说白了就是食材高端,讲究慢火细做。

这谭家菜别说不适合工厂食堂,连在外面开餐厅都不太适合。

可它极其适合领导宴请宾客吃饭。

这也是傻柱能得工厂领导青睐的关键原因。

秦淮茹是轧钢厂的车间员工,经常光顾傻柱所在的食堂厨房,当然知道傻柱和叶飞不在一个食堂。

“但你们领导都是李主任啊,李主任那么器重你,你说话有分量啊,人家会听。”

换做平时,秦淮茹说这话,傻柱心里肯定美滋滋的。

但现在他可乐呵不起来。

虽说一食堂和二食堂之间距离比较远,但二食堂好些事,傻柱还是能知道的。

比如说,今天叶飞晋升三级厨师的事。

傻柱是谭家菜传人,谭家菜是官府菜,适合给领导开小灶。但这个年代考厨师等级,要求的可是大锅菜。

傻柱大锅菜的水平一般,只比普通厨师好一点,所以从不去考这玩意儿。

但他即便再如何心高气傲,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考三级厨师的水平。

老话说得好,“钱压奴辈手,艺压当行人。”

傻柱现在虽然不觉得自己被叶飞压了一头,但面对叶飞的时候总感觉不舒服,这也是他不想去找叶飞的原因。

他低头夹一口糖醋鱼,权当自己没听见秦淮茹的话。

秦淮茹在傻柱房间里帮忙收拾东西。

换洗的衣服扔到盆里,干净的衣服收在一旁。床头柜,桌上的垃圾收一收……

“这件事你也知道,小不了。可棒梗其实人不坏,只是年纪还小,不懂事……你不常说把棒梗当成自家孩子吗?孩子出事了,这你不搭把手?……我不是信不过人小叶,只是你去说几句,把工件要回来,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错不了……”

秦淮茹一边收拾,一边喋喋不休地劝说着。往常没两句,傻柱就拍着胸脯把事情应下,今儿个不知为何,一直没反应。

关系到棒梗的前途,她可不敢马虎。放下手中东西,走到傻柱跟前,亲切地挽着傻柱的手,道:“好傻柱,你就帮帮姐姐吧。”

一边说,一边摇着傻柱的手。

傻柱吃不得这招,一下败下阵来,“行行行,我去我去。但我事先可说好啊,我去行,可人小叶不一定会给我这个面子。”

秦淮茹笑着恭维道:“哪能啊,咱红星轧钢厂里还有不给你傻柱面子的人?不能够。”

这个马屁拍得傻柱很舒服,他那黝黑老农般的脸上绽开笑容。

伸手,想继续夹一块糖醋鱼。

空了。

盘子被秦淮茹端走。

不仅如此,连同旁边的四喜丸子也一并被端走。

傻柱一下不乐意了,“嘛呢?嘛呢?土匪打劫啊。”

秦淮茹道:“棒梗一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孩子现在还饿着呢,担惊受怕的。至于你,反正你在厨房吃够了,不缺嘴。”

言下之意,你别吃了,留给棒梗吃。

秦淮茹很了解傻柱,知道他每天都会从厨房带食物回家,也知道他每天大概什么时候下班到家。平常傻柱到院子的时候,她都“刚好”在院子里洗衣服,顺便顺走傻柱带回家的网兜饭盒。

可今儿个,她为棒梗的事忙得团团转,压根没顾上网兜饭盒的事,这才让傻柱有了这顿舒舒服服的夜宵。

“驴拉磨都得给把草呢。”傻柱嘟囔一声,就想往外走。

然后,被叫住。

秦淮茹道:“空手上门,你也好意思?”

说着,从身后柜子里拿出一壶酒和一碟花生米。

她经常来傻柱家里,清楚知道傻柱家里什么东西放在哪里。

傻柱习惯了,面无表情地接过东西,转身往外走去。

等傻柱走后,秦淮茹又收拾了一会傻柱的房间,这才拿着换洗衣服往外走去。

头顶的月亮照着她的双脚,一前一后的走。

猛地,秦淮茹想起一个事。

自家婆婆承认了她在叶飞家的窗外偷听的事。

所以,当时,小叶之所以推开自己,会不会是因为这个?

所以,

“他不是真的嫌弃我?他喜欢我?”

这么想着。

旋转,跳跃。

月光下的影子既欢快又雀跃。

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叶飞正在百无聊赖地吃着炸酱面。

打开门,看到傻柱的时候,他小小惊讶了一下。当看到傻柱手中的通州老窖时,就更惊讶了。

叶飞和傻柱虽然都是轧钢厂的厨师,但因为分别身处一二食堂,所以两人其实不怎么联系。就算上下班碰到,也只是点头之交。

他没想到的是,都这个点了,傻柱竟然会突然来找他。而且,还带着一瓶通州老窖。

通州老窖在几十年后不出名,可在这时候和五粮液可是一个级别的,一瓶酒价格高达五块一。举个例子,秦淮茹得打一个星期的螺丝,才买得起这么小小一瓶酒。

傻柱是自来熟,径直进门,瞥一眼桌上的菜,说道:“怎么茬儿啊这,大半夜的这一碗炸酱面两头蒜,就把晚饭给对付了?”

“媳妇回娘家了,晚饭我也懒得弄了,将就吃点。再说了,炸酱面这也不算差了,咱这院里的人不都这么过日子的嘛。”叶飞指着傻柱手上提着的东西,诧异道:“柱子哥,你这?”

“这不听说你晋升三级厨师了嘛,找你喝点,就当庆祝了。”傻柱来到桌前,一点不见外地拿出酒杯倒酒,又把带来的花生米倒在盘子里。

信你才有鬼了……叶飞嘿嘿笑道,“这有啥好庆祝的。”

他随手关上门,过去坐下。

既然傻柱不说事,他也不急。

两人就这么喝了起来。

期间偶尔谈论的,也是工厂领导如何如何地吸工人血。多半时间,都是傻柱在说,叶飞在听。

小半个小时后,盘中的花生米已经不多了。

傻柱想回房间拿花生米,却被叶飞制止了。

“花生米有什么好吃的,还不如我这将就炒个小菜。”

“那敢情好。”

叶飞来到炉灶前,看了眼食材,发现只剩豆芽了。他先是把鸡蛋和面粉混一起做成鸡蛋糊,再把豆芽洗干净,放鸡蛋糊里过一遍。

油炸。

再放入鸡丝,火腿丝,辣椒丝。

爆炒,加盐。

再爆炒。

很快,一盘香喷喷的炒豆芽就端上来了。

傻柱看到后,一脸的不以为意,“我还以为你小子会做出什么大菜,没想到就这炒豆芽啊,是不是太看不起兄弟我了。”

叶飞笑笑,“下酒菜,将就吃吧。而且再怎样,也比你那花生米强吧。”

“那哪能啊,区区炒豆芽也能和我的花生米比?”傻柱不以为意地夹了一口豆芽放进嘴里,刚咀嚼两口,脸色一下僵住。

这爆炒豆芽虽然看着不起眼,但吃起来味道可跟寻常的炒豆芽不一样。别的不说,这股清鲜之气,起码他就不知道怎么做。

傻柱吃了第一口,然后就忍不住吃第二口,第三口。

一时间,竟然连酒都顾不上喝了。

叶飞招呼着傻柱喝一杯的时候,傻柱才反应过来。

很快,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傻柱终于好整以暇,说起了正经事,“小叶啊,今天柱哥来找你,其实不单纯是为了庆祝你荣升三级厨师的事。”

“我说也不是,三级厨师对别人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可对柱子哥你来说,压根不算啥。你根本犯不上这点上我这啊。”叶飞笑着敲了敲通州老窖的酒壶,“况且,还带着这么高级的酒。”

傻柱挠挠头,这才道:“小叶啊,不瞒你说,今晚,秦淮茹来找我了。”

听到“秦淮茹”三个字,叶飞心里顿时跟明镜似的。许是秦淮茹不相信他说的,怕他举报棒梗。于是又找上傻柱,让他过来帮忙说情。

果不其然,傻柱接下来的话验证了叶飞的猜想。

等傻柱说完,叶飞这才道:“柱子哥,哪能啊,我要是去检举揭发棒梗,这邻居还做不做了?之前秦姐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答应过她了。放心,我叶飞不是这种两面三刀的人。”

“我说也不是,可秦淮茹非得让我跑这一趟。这娘们,头发长见识短。”傻柱猛然拍一下大腿,跟着叶飞附和一句,随即又道:“可我听棒梗说,那几个工厂工件在你这?”

原来是担心这个……叶飞还想说些什么,忽然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

很快,“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

叶飞意外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除了傻柱,还有人这个点来找他。

叶飞起身,开门。没等他问话,三个穿着类似公安制服的的小伙子已经涌进房间里。

已经有三分醉的叶飞一下子清醒了,他对着为首的那个人道:“林科长,三更半夜的,您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林茂生。

轧钢厂保卫科的科长。

搁叶飞穿越前那会,工厂保卫科屁都不是。顶多也就负责工厂巡逻以及开关大门,甚至连抓到小偷,他们也没有权利私自处置。

可这年代的保卫科可不一样。

只要是关于工厂或者工厂工人的事,他们都可以管。甚至工厂员工下班了,他们都能追到家里来。

原著里,工厂保卫科的人没少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追到四合院来。

这几人进院子的动静不小,很快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和围观。

院子里的一大爷也一边穿衣服,一边火急火燎地赶过来。

“林科长,这三更半夜的,是有什么行动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易中海,是这院里头的一大爷。”

易中海是轧钢厂为数不多的八级工,老师傅。

林茂生当然认识,当即就伸出手和人握了握。

“有人举报,说你们院里的人偷了工厂工件。刚好晚上工厂车间有人过来报告,说丢了四个工件。所以,我带人过来看看。”偷盗工厂工件,属于盗窃国有财产,这可不是小事。

在场的众人瞬间炸锅了。

因为林科长来的是叶飞的房间,所以围观群众下意识地认为就是叶飞偷了工厂工件。

有人指指点点地说叶飞平时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不料想竟然是这种人。

也有人马后炮地说早就看出叶飞不是什么好鸟,不然这一家小俩口平时哪能天天吃肉。

还有人骂骂咧咧地说院里容不下这号人,要把叶飞这害群之马赶出院子……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2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