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都市里的激浊扬清小说,都市里的激浊扬清免费阅读

看都市文,千万不要错过齐家的《都市里的激浊扬清》,这本书的男女主角是王珮凌丽。简介:门口传来了凌丽的声音:“办公室人员现在集体去二楼打扫卫生。刘冲,你安排好这事。”凌丽径直走到王珮身边,看了看王珮尚未清理的饼干袋,脸上泛起不悦的表情,说道:“我带你去看看寝室。”王珮抬头看了看她,说道…

都市里的激浊扬清小说,都市里的激浊扬清免费阅读

《都市里的激浊扬清》第4章 寝室

门口传来了凌丽的声音:“办公室人员现在集体去二楼打扫卫生。刘冲,你安排好这事。”凌丽径直走到王珮身边,看了看王珮尚未清理的饼干袋,脸上泛起不悦的表情,说道:“我带你去看看寝室。”

王珮抬头看了看她,说道:“好。”

凌丽快步而出,王珮跟着凌丽出了办公室,感受着凌丽的气场,遂保持着沉默,两人一前一后却是无话,好在路不长,转过墙角,陈铁军、毛聪、石英、林涛等人已经等在树下,众人跟着凌丽来到与食堂一墙之隔的寝室区,几间红砖瓦房呈现在面前,毛聪喊道:“我去,这房子这么旧,搞什么?!”

凌丽看了看毛聪,走到第一间寝室门口,说:“毛聪,你住这里。”

毛聪噢了一声,推门进去一看,叫道:“我去,这也太差了吧。”王珮放眼看去,屋内除了四张上下铺的床别无它物。

凌丽冷着脸说道:“公司原本没有寝室,年前为了照顾外地员工,才把仓库改造成寝室,目前公司处于发展期,等以后发展好了再改造,如果你住不习惯,可以自己去附近村里租房子住。”

厨师吴洪江和门卫柴长有进来了,那门外看了王珮一眼,眼神中带着不爽。

两人各自把行李从空着的一张上铺中拿了下来,吴洪江不情愿的对众人说道:“谁住这儿一会儿收拾的时候注意点,上铺灰大,先用抹布把灰擦净,别弄到我床上。”

王珮心中一动,看了眼毛聪,目光又看向它处,却是不经意间和陈铁军的目光撞上了,双方对了下眼神,王珮在心里微微笑了:“他也是这个想法。”

凌丽带着众人往前走去,指着一间寝室说道:“林涛、石英住这儿。”几人走了进去,凌丽脚下不停,走到最前面的一间房,回身对王珮和陈铁军道:“你们俩住这儿。”

不远处有人喊道:“凌主任。”

凌丽看了看那人,丢下两人远去了。

王珮推开房门,一股刺鼻的油漆味传来,屋内两张上下铺的光板床,还有两个貌似新的衣柜,陈铁军把室内的两扇窗户打开,看了看时间,对王珮说道:“还有十分多钟下班,划不着再去办公室了,咱俩找些工具先把住的地方打扫一遍,你看怎么样?”

王珮点了点头,说道:“好。”转身去了门外,四处看了看,走到不远处的墙角那里拿起扫帚和撮箕转了回来,两个各自打扫着卫生,陈铁军干的有些累了,把抹布扔在窗口上,往空板床上一坐,摸出一根烟递给王珮道:“抽不抽?”

王珮摆了摆手,说道:“谢谢,我不抽烟。”

陈铁军点了一根烟,美美的抽了一口,不一会儿屋里便有了刺鼻的烟味,王珮闻不惯这烟味,正要放下扫帚出去透透气,突闻一声巨响,循声望去,见陈铁军的床板破了一个大洞,陈铁军连人带板坐在了地下,王珮禁不住大笑起来。

陈铁军龇牙咧嘴,小心的从床板中站了起来,揉了揉腰部,说道:“我操,这他妈都什么床?”

王珮忍住笑,说道:“你赶紧找下凌丽,看看有没有多余的床板,免得下班了不好找人。”

陈铁军嗯了一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出门去了。

王珮伸手按了按自己床上的床板,感觉还算结实,拿起抹布把床擦了擦,又到停车场把车里的被褥抱了过来铺在床位上,王珮坐下稍微歇息了一会儿,走出门外见几个穿工作服的员工蹲在走廊吃饭,走近一看,是上午的剩菜煮的面条,一阵干呕的感觉传来,王珮去水池边洗了手,走到停车场,驾车出了公司。

车辆刚转过公司侧墙,不远处四五个青年聚在一起朝王珮看来,王珮开过这几个人时,好像听到一人说道:“没有。”

路口处的小卖铺,王珮停下车,就着屋内的灯光看去,见里面有个中年妇女,遂问道:“大姐,请问这附近哪里有饭店?”

那妇女回应道:“顺着这条道往前走6公里,就到镇上了,那里有。”

“谢谢。”

天色暗了下来,王珮打开车灯驾车沿路开去,来到镇上找了家饭店,点了两硬菜,大快朵颐起来,把肚子吃的滚圆,又顺路去了镇上的小超市,采购了些生活用品后返回公司。

跟着导航的提示,过不多时,王珮便回到公司附近的乡间小道,大灯的照射下,向东公司已是在望,不远处传来嗷嗷的长叫声,在这旷野中甚是嘹亮,王珮放慢车速,循声望去,转角处走来四五个人,王珮看了看这几人,正是自己出来时碰到的那几个青年,一人说道:“刘磊,我看算球了,她又不在,你晚上还要赶火车,等下次吧,账先记着,总有还的时候。”

车辆驶过,话语悉数收入王珮耳中,王珮心中一动,眼光看向倒车镜,夜幕中几个模糊的身影向前走去,融入夜色,渐不可见。王珮心道:“刘磊?!”驾车进了停车场,在车里坐了一会儿,回了寝室。

陈铁军坐在铺好的床上抽着烟,抬眼看了看王珮,点了下头,王珮打个招呼,见他床上放着一层薄被,心道:“天气还冷,这薄被怎好抗寒,看来他是想先看看这公司情况,合适了才留下。”

王珮在床边坐下问道:“床板换了?”

“换了,没找到凌丽,隔壁有空床板,我先换下来用了。”

王珮哦了一声,门口石英拿着烟走了进来,递给陈铁军一根,又要给王珮发烟,王珮摆了摆手,道:“谢谢,我不抽烟。”

石英抽了口烟说道:“无聊啊,要不咱们打牌吧,我这里有扑克。”

陈铁军说道:“好。”

石英把毛聪、林涛喊了过来,众人又找来一个纸箱和几个小凳子,石英把扑克牌放在纸箱上,说道:“一把5块钱吧。”

毛聪说道:“好。”

王珮道:“大家刚来,这样不合适。”

众人点头称是。

王珮说道:“这样吧,找个盆,接半盆冷水,放个硬币进去,谁输了用嘴把硬币噙出来,整个过程不许用手,用手加罚。”众人来了兴趣,石英笑着说道:“这个好玩。”起身出去找了盆,接了满满一盆凉水,进来问道:“谁参战?”

陈铁军看向王珮,王珮推让道:“你们打,我观战。”

众人也不客气,各自入局。

石英说道:“斗地主,网上什么规矩咱就什么规矩。”

众人点了点头。

一局终了,毛聪看了看那脸盆里硬币的位置,闭着眼睛沁入水中,噙了好几次也没噙到,众人看着毛聪的样子大笑起来。

室内几人抽着烟,空气污浊,王珮起身打开窗户,冷风吹进,不由裹紧了衣服。

众人兴致高昂的投入到消遣当中,笑声不断。

晚上十点左右的样子,隔壁寝室有人喊道:“我盆去哪了?谁拿我盆了?”

见无人答应,又高声喊了两遍。

石英大声回应道:“在我这儿,我正用呢,一会儿给你。”

那人循声走了进来,见林涛正低头噙着水盆中的硬币,笑道:“我日,这是我洗脚盆。”

众人闻听,脸上浮现着愕然的表情,王珮看着众人,忍不住大笑起来。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