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沈姝时代少年团小说叫什么(成为TNT助理后免费阅读)

主人公叫沈姝时代少年团的火爆新书成为TNT助理后是由网络作者爱吃orange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简介:她360度无死角试图找到突破口。很好,没有。她从保安伸直的手臂中穿过,瞬间进入一片拥挤的身躯中,巨大的冲击力挤地她只能随人群前后走动,向前一步都困难。周围萦绕着浓郁的粉底香气和香水味,味道直冲鼻腔。沈…

沈姝时代少年团小说叫什么(成为TNT助理后免费阅读)

《成为TNT助理后》第2章 吵架

她360度无死角试图找到突破口。

很好,没有。

她从保安伸直的手臂中穿过,瞬间进入一片拥挤的身躯中,巨大的冲击力挤地她只能随人群前后走动,向前一步都困难。

周围萦绕着浓郁的粉底香气和香水味,味道直冲鼻腔。

沈姝眉头越皱越紧,感受到鼻腔里一股来势汹汹的痒意,心里暗道不好。

可惜为时已晚,痒意顺着鼻腔一路攀爬出鼻孔,吵闹的人群中喷嚏声被完美掩盖。

“哎西!烦死了!”

身旁有人动作停下来,发出烦躁的声音。

沈姝知道是因为自己刚才的喷嚏,连声朝她道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她赶紧从包里艰难地掏出口罩准备戴上,同样的声音再次响起:

“恶不恶心啊,往别人身上打喷嚏!”

这次声音大了许多,原本吵闹的人因为她这句话安静不少。

沈姝顺着声音看过去,短发女生厌恶地盯着她,拿着纸巾不停擦拭着衣服。

队伍停止了前进的动作,最前面有人往这边走了过来,看了看沈姝,然后到女生身边关切地问她:

“没事吧?”

“我他妈无语了,这女的打喷嚏直接往我身上打,我新买的衣服啊…”

“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往你身上打喷嚏的,刚才是真的没忍住…衣服我赔你一件新的吧。”

沈姝道歉的真诚,大家都觉得这个解决方法没有问题,就连女生的朋友也这么觉得。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偏偏短发女生依旧不依不饶:

“我缺你那点钱啊,没长眼啊这里这么多人还一直往里冲。”

“?”

沈姝被她巨大的恶意针对地迷茫的眨了眨眼,她没有想过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不好意思,那你觉得什么样的解决办法你比较满意?”

沈姝很快反应过来,没有生气,仍然用礼貌的语气询问她。

女生顿了顿,收起厌恶的表情,挑起眉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刚才你在里面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是说你有一个刘耀文的邀请函对吗,这样吧,我不用你赔钱,只要把那个邀请函给我就行了。”

她眼神里满满的势在必得,一张对她来说没什么用的邀请函,又或是赔钱,她相信只要是聪明人都知道选哪个。

沈姝看着她勾起的嘴角和后面一群人看好戏的模样,在她自信的眼神中缓缓摇头:

“不好意思,那我还是选择赔钱吧。”

女生没想到她会拒绝,愣了一下笑容瞬间崩塌:“你这人怎么回事,不是说了给我邀请函就不用赔钱了吗!”

“可那不是你的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

沈姝也已经明白她的针对无异于是想要那张邀请函,虽然不混娱乐圈,但她也知道私生粉是什么。

眼前这群人,就是私生粉。

一群可怕,自私,占有欲强的人。

女生被她问愣了一瞬,紧接着爆了个粗口:

“艹,让你给留给,哪这么多话啊?!”

朋友扯了扯她的手臂,像是在提醒她收敛一点。

女生狰狞的神情慢慢恢复自然,她想到了什么,好整以暇说道:

“不要邀请函也行,你不是说你不是私生吗,那就大声说三次‘我是私生’,怎么样?”

“不怎么样。”沈姝迎着女生不可思议的目光,脸上不再是一开始温和。

“你的提议我都不接受,我的提议你也不接受,那就报警吧。”

“报警?”

人群惊呼,互相交头接耳地说些什么,时不时往这边传来惊恐的眼神。

女生也明显有些害怕,看了同伴一眼然后佯装硬气道:

“是你往我身上打喷嚏你还好意思报警!”

沈姝静静盯着她:“是我往你身上打喷嚏吗?”

“什…么?”

“我到底有没有往你身上打喷嚏你自己应该知道,你这样纠缠不休,不就是为了那张邀请函吗。”

说罢,沈姝又疑惑地补充了一句:

“私生都是这么难缠的吗?”

“你说什么呢?!”

“她说我们难缠?”

“有病吧她…”

人群在悄然之间分成两个阵营,沈姝孤身一人和他们对峙,身后保安对此没有做出反应,全然一副漠不关心的姿态。

短发女生的朋友也看不下去了,怒喝道:

“你嘴巴放干净点!”

“我有说错吗?”在这里耗了太多时间,沈姝已经感觉到控制不住的烦躁一阵阵袭来。

“你们天天堵在人家公司门口,想尽办法蹲到人,一天到黑除了吃饭上厕所就是在这里蹲着,如果不是动机不纯,我都要佩服你们的毅力。”

短发女生死死地盯着她,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

沈姝看有地方可以出去,不打算再纠缠,转向女生:

“怎么办,我现在不想赔钱了,要不然你就报警吧。”

他们这种人不躲着警察就不错了,哪里还敢报警。

女生朋友大概率猜出来是女生自己找茬,拉着女生就要往后走:

“好了好了,别跟她在这浪费时间。”

“是啊,看她这样也不是什么好货。”

有了台阶下短发女生自然地放下手,狠狠瞪了她一眼后跟着朋友走。

沈姝理了理耳边的碎发,眼眸瞬间冰冷,连带着声音都席卷起冷意:

“果然是吃屎的嘴吐不出什么好话。”

本来都要走的几人又突然回头,那女生像是察觉到她在内涵自己,脸色发红尖声道:

“你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试试!”

这一次沈姝不再站着不动,而是一步步朝她走过去,鞋跟和地板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在女生听来莫名觉得像是死亡前的宣判。

她的眼神太冷漠,看的她忍不住向后退一步,随后意识到这个动作太丢脸,又挺着背朝前走一步。

有这么多人在,她才不怕!

沈姝慢慢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她。

“你心里没点数吗?我说的就是你啊,如果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嘴,狗叫听多了也是会烦的。”

她的声音很轻,却有万般气势,女生紧紧握着拳头,浑身都因为羞耻而颤抖。

她身后短发女生如毒蛇般的视线狠狠盯着沈姝,其中的阴狠让人心里发颤。

沈姝瞥了她一眼,然后掠过那名女生向外走,原本可以走路的通道又不知什么时候被堵了起来,沈姝环顾四周后笑道:

“还堵着?我可不是明星啊,你们这样天天想办法跟着别人,到底是私生还是跟踪狂?”

人群里声音断断续续:

“他们当明星不就是让人拍的吗,没有我们他们哪里来的流量。”

“就是啊,天天躲躲躲,他们越躲我们就越高兴,越要跟着他们,一辈子都甩不掉我们。”

那人说的随意,眼中的痴迷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沈姝看了都忍不住骂了句“疯子”。

“你懂什么,我们这是爱,有我们他们应该感到高兴,这样才能证明他们火不是吗?”

沈姝:“?”

看着她们的脸,有些震惊,在今天之前她是从来没发现私生原来这么恐怖极端。

“你们对爱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一个个都说着爱他们了解他们,你们懂得什么是爱吗,爱是保护是取舍,不是像你们这样跟踪跟车骚扰,如果这就是你们所认为的爱,那还是留着爱你们自己吧。”

“看到人家出来恨不得上赶着贴到他们身上去,几个未成年刚成年的小朋友都这么饥渴,说你们是变态都说的太轻了,正常人该有的东西在你们身上那是一个都看不到啊。”

“还有。”沈姝边说边往走,其他人都自觉给她让出一条路:

“这路也不是你们家开的,不是只有你们能进别人不能出,追星就追星,别丢了人性还没礼貌。”

听到她diss自己,私生心里异常不满。

“我们追星关她什么事啊。”

“多管闲事。”

“闲的没事就去吃溜溜梅。”

“有病。”

她们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声音虽然小却还是被沈姝精准的捕捉到了。

这些人真的是骂不醒。

她讥笑了声,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没注意到身后猛地窜出的人。

不远处裴远听到吵闹的动静望向这边,急忙起身朝她比划着什么。

沈姝:?

你在说什么?

视线中最后一秒的画面是裴远焦急地大步朝这边走来。

身后一只手朝她抓来。

“啪。”巨大的清脆响声,周围立刻鸦雀无声,随后隐隐约约听到人群模糊的惊呼。

“我的天,这么狠。”

沈姝捂着脸缓了一会,随后直起身子定睛望着幸灾乐祸的短发女生。

其他人人看到她的眼神都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真是好样的。”

在女生惊恐的眼睛里,反射出沈姝抬起的手。

没人知道的角落里,一部手机默默录像着这一切。

“嗷嗷嗷痛。”

药店里,沈姝嚎叫着胡乱挥舞手臂,面目狰狞。

裴远慢慢往她红肿的脸上涂药。

“刚不是还说没事吗,看给你能的。”

镜子反光面映射出半张白皙精致的脸,另外半张红肿的脸颊上布满血丝,像蜿蜒生长的树藤。

越想越气,她当时就应该再狠狠来几下!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恐怖嘛…”

裴远叹气,动作轻了些:“你说你要是不去送那个邀请函不就没那么多事。”

事情的起因是在一家奶茶店里,沈姝无意间进到了一家奶茶店又无意间坐到了一个位子上然后无意间发现了掉落在座位上的邀请函。

巧吧,她也觉得巧。

沈姝怜惜地望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几乎快哭出来。

药店的门铃声“叮铃铃”作响,一男一女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阿姝你没事吧!”

沈姝头不能动,只能眼睛骨溜溜的转向她们。

“别急别急,我没什么事。”

两个头凑在一起,仔仔细细地盯住她的脸,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谁打的啊。”

长发女生试探地伸手,戳戳她的脸,听到她斯哈声后又赶紧收回手。

沈姝声情并茂地描述着当时的场面,她是如何把人说的一个字都说不出,又是如何被打之后反击。

听的两人一阵后怕。

男生沉下脸,气场大开,原本看着斯文的外表一瞬间变得有些可怕:

“我帮你打回去。”

“不用不用。”沈姝连忙摇头。

如果让他打回去那还得了?!

伤口处无意擦到棉棒,疼得她又倒吸一口凉气。

裴远急忙收回手,差点气笑:

“说帮你打回去你又不要,难道就这么白白受了别人一巴掌?”

“我有打回去的。”沈姝无奈地安慰他们,三人太过正经的视线看的她心发慌。

“我真的有打回去的,她脸当场就充血了,绝对比我还严重。”

裴远静静看了她几秒,恨铁不成钢地继续为她涂药。

沈姝心虚地拉了拉女人的手:“什姬,干什么呀你们两个…”

“我在生气,要是我当场不把她打到叫爸爸我都不停手。”

江知林在她身边默默提醒:

“现在是法治社会。”

“对啊嘶…”

沈姝刚点头,伤口又再次擦过棉棒。

“我来吧我来吧,你也太不温柔了。”

裴远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女人就皱眉心疼地挤开他,一屁股坐在他的位子上。

他捏着棉签愣在原地,眼睛瞪的老大,看向身旁的江知林。

“是我不温柔吗?”

不是她自己突然点头才碰到的吗?

江知林环抱着手,脸色不算太好看。

裴远看他这样也不再说话,又不是他不心疼…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