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三十之痒主角庄严陈晓梦吴钩胡蝶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男女主人公是庄严陈晓梦吴钩胡蝶的都市小说《三十之痒》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楼船夜雪十分给力,《三十之痒》这本小说又名《开局从跟踪老婆开始》。简介:忍字头上一把刀。这把刀没有拿在吴钩手中,只是扎在他的心头。接下来的几天王甜与吴钩的交流只有两个字:签字。茶几旁边的垃圾桶已经被吴钩揉成的纸团填满。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签个名字真的有这么难吗?签个名字对两个…

三十之痒主角庄严陈晓梦吴钩胡蝶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三十之痒》003:忍字头上一把刀

忍字头上一把刀。

这把刀没有拿在吴钩手中,只是扎在他的心头。

接下来的几天王甜与吴钩的交流只有两个字:签字。

茶几旁边的垃圾桶已经被吴钩揉成的纸团填满。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签个名字真的有这么难吗?

签个名字对两个成年人来说再轻松不过了,吴钩的字也不难看,他甚至在网上花过两百大洋设计过自己的签名。

毕竟字如其人,字是人的脸面,没想到自己花钱设计的签名第一次要签在自己的离婚协议上。

吴钩其实已经多次提笔在手,这样铁石心肠的女人当然更不值得半分留恋,但一想到儿子那可爱稚嫩的脸庞,自己手中的钢笔就感觉比钢枪还要沉重。

已经回来几天了吴钩还没有回老家去看孩子和母亲,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儿子那纯洁而期望的眼神。

如果孩子看到自己一个人回去一定会问妈妈呢,自己该如何回答?孩子也许能敷衍过去,但老妈又怎么能瞒的住呢?自己又怎能忍心瞒她?

吴钩自问堂堂七尺之躯无愧站立于大地,可到头来自己却不是一个好儿子,一个好父亲,甚至一个好丈夫。

生活啊,随随便便云淡风轻之间就可以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推到绝境。

一个字:拖。

用时间换空间。

这是吴钩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如果孩子能幸福开心的长大,自己的委屈又能算得了什么呢?自己的胸怀难道装不下一个犯了错误的女人?

然而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吴钩的一厢情愿。

拖字诀没有奏效,时间也没有换来空间却等来了一张法院的传票。

起诉离婚。

王甜已经把吴钩告到了法院,这个女人看来已经吃了秤砣了。

女人一旦下定决心,就不是几头牛能拉回头的问题了,她可以睁开眼睛笑着跳崖。

协议不成就起诉,王甜的套路是一环套一环,看来这个女人的身后定有高人啊。

既然已经起诉到法院,纸肯定就已经包不住火了。

吴钩想把头埋在沙子里躲过这场家庭风暴,却不想还是被人屁股一脚给踹了出来。

在现实面前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

如果离婚是两个人之间的一场战争,敌人早已经机关算尽,占尽先机,运筹帷幄,成竹在胸。

但吴钩是否只有乖乖束手就擒,一忍再忍,竖起白旗,任人宰割?

人生既已为砧板,吾辈又岂能甘为鱼肉?

实战场上吴钩从来没有输过,婚姻场上难道就只有被动挨打,一溃千里?

当然不会,既然你已经做了初一,那我就只有在十五等你。

逆风翻盘,反败为胜,从来都是吴钩的拿手好戏。

忍字头上一把刀。

现在已经到了拔刀在手,横刀向天的时候。

王甜的身后既然有高人,吴钩现在也需要一个队友。

吴钩想到了庄严。

庄严是吴钩的朋友,也是他的兄弟,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庄严是吴钩的小学同桌。

每一个班级都有第一名和第二名,当然对应的也有倒数第一名和第二名。

有趣的是每个班级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一般最终都会形同陌路,而倒数第一名和第二名却容易成为终生的朋友。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文化人。

共患难很容易,同享福却太艰难。

庄严就是那个永远的班级第一名,也就是父母嘴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吴钩就是与庄严排名相对应的那一个,具体名次我们就不多说了,这和每个班级的学生总数有关。

第一名和倒数第一名成为了三十年来最好的朋友。

当然这种事情也只能让完全信赖的朋友知道。

吴钩看到庄严时忽然间就有了背水一战的勇气。

因为庄严带着他的妻子陈晓梦一起来的,陈晓梦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但这三个字在这个小城市的律师圈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她从出道开始还没有输过一场官司。

事情既然已经闹到了法院相见的地步,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一个战无不胜的律师更不可或缺的呢?

“真的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这一步?”庄严看着已经脱形的吴钩关切的问道。

“兄弟为了孩子什么都准备忍了,但她还是用一张传票把我推上了绝路。”吴钩一脸苦笑的样子让庄严看着心伤。

陈晓梦一直没有说话,眼睛一行行扫过吴钩递过来的两页离婚协议。

“什么都可以让步,孩子一定要跟我,这是我的底线。”吴钩单刀直入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都是自家兄弟,拐弯抹角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整件事情目前看来正如你所想,他们一定预谋已久,而且除过你这次带回来的八十万要分给她一半,你们之前的积蓄估计她已经转移的差不多了,房子会留给孩子,但孩子可能也被她潜移默化的灌输会在法庭上要求跟他妈妈,所以房子也相当于归女方,现在留给你的就只有你们三十年的房贷。”

陈晓梦的语气充满愤怒惋惜但却表达的理智而全面。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既然事已至此给她都无所谓,我只想请你帮我要回我的儿子。”

说到钱财吴钩笑容惨淡,但一提到儿子,吴钩就下意识的握紧了必胜的拳头。

“你找我帮忙就只为要到儿子的抚养权?”陈晓梦挑眉问道,貌似有些惊讶。

“我从小没有父亲,所以绝不能让我的儿子也没有,至于其他,慢慢都会有的,但儿子只有一个。”吴钩的语气伤感中却带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执著。

陈晓梦转头看着老公充满赞赏的相视一笑,“果然性情中人,那我也豪爽一把向你保证,如果一切顺利,儿子会是你的,财产还是你的,如果你真忍心,我会让她跪着求你然后净身出户。”

——

作者有话说:

男人三十傍地走,一无所有不如狗。顶天立地莫回首,来个订阅有没有?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