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男女主人公封言萧壁城小说带球跑路后,王爷他穷追不舍全文免费阅读

强烈推荐热门小说《带球跑路后,王爷他穷追不舍》,这本小说的著作者是杪杪,主角是封言萧壁城。主要讲述了:“大胆!竟敢对少爷无礼!”封言脸色变了变,以往楚云苓都是绕着他走的,如今竟敢还嘴了。碍于楚云菡在场,封言想保持些其实并没有的风度,便拦了下护从。只是他看云苓的眼神依旧不屑厌恶,“不必和这等粗鄙不堪的女…

男女主人公封言萧壁城小说带球跑路后,王爷他穷追不舍全文免费阅读

《带球跑路后,王爷他穷追不舍》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大胆!竟敢对少爷无礼!”

封言脸色变了变,以往楚云苓都是绕着他走的,如今竟敢还嘴了。

碍于楚云菡在场,封言想保持些其实并没有的风度,便拦了下护从。

只是他看云苓的眼神依旧不屑厌恶,“不必和这等粗鄙不堪的女人一般见识,丑成这个样子,也就只有瞎子才下得去手了。”

“封公子,还请慎言!”

楚云泽脸色难看,他再怎么不喜欢这个嫡妹,她也是文国公府的人。

“本公子哪里有说错?便是那香满楼里最末等的花娘,姿容也胜过她楚云苓千百倍,送上门来我都嫌恶心。”

封言身边的狗腿子平日里跟着嚣张惯了,便也哈哈大笑起来。

“可不是连妓子都不如吗,还得靠下药才有男人愿意碰!”

这是在说元宵夜宴上的丑闻,楚云泽涨红了脸,气的发抖。

虽是清早,但街上已有了三三两两行人,频频投来好奇的目光。

云苓倒也不生气,只是藏在袖中的手已缓缓凝聚起精神力。

她的力量尚未完全恢复,虽不能做到一击必杀,但破坏对方的神经中枢还是没问题的。

不等云苓动手,身侧玄影晃动,那上一秒还张狂大笑的男人突然脸色一僵,缓缓地倒了下去。

男人的脖子血如泉涌,仔细一看,竟被一枚白玉扳指洞穿了一个血窟窿。

那是萧壁城的玉扳指。

封言离的近,猝不及防被溅了半张脸的血,脸色发白地后退几步,双腿发软。

不止是封言,包括楚云菡等人,都不由自主地后撤了一步。

云苓一看,便知道封言是个孬货,不曾见过死人。

“萧、萧壁城……你竟敢!”

封言死死瞪着萧壁城,仿佛不相信他竟敢动手。

“如何不敢?封言,本王忍你很久了。”

萧壁城循声望着他,黑漆漆的双眸似是望不见底的深渊,叫人脚底生寒。

“你手下的人言辱本王的王妃,本就该当问斩。”

他虽不喜楚云苓,但对方是他的王妃,自不能平白叫她受辱。

“至于你……今日本王若折你一只手,便是闹到大理寺去,闹到金銮殿上,本王也不惧。”

封言白着脸,目光闪动地看着萧壁城。

这两年来,萧壁城自双目失明后便沉寂下来。

久到他差点忘记,这个被誉为西周战神的男人,曾经是何等令人望而生畏。

远处的楚云菡一言不发地望着萧壁城,身侧的手微微收紧。

虽然知道是封言挑衅在先,可看到他为楚云苓出头,心底还是不大痛快。

云苓突然觉得,虽然萧壁城老板着一张脸,活像全世界都欠了他千儿八万似的,但偶尔看起来还是挺顺眼的。

她望着气势明显弱下去的封言,挑眉轻笑,“瞧你这孬样,还想我主动送上门,就你也配?”

封言咬牙,狠狠道:“你得意什么,不过仗着个瞎子废人逞威风罢了!”

陆七听得眼睛都红了。

王爷昔日是大周的战神,保家卫国,立下战功无数。如今却被迫成了个闲散王爷,壮志不得酬。

这厮是在往他心口上戳刀子啊!

不等陆七发狂要动手,已有人先一步抬脚狠狠踹向了封言。

封言只觉得眼前红裙飘过,腹部被重重一击,后退酿跄着倒在了地上。

“瞎子废人?封公子,你怎可如此出言侮辱靖王爷。”

云苓刻意拔高了声音,听闻“靖王”二字,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回望。

“天下皆知,王爷的双目是被突厥贼人所伤。王爷为何要上战场?是为了护大周安定,为了在场的你我和其他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免受流离之苦。”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若无王爷和其他战士在边疆抛头颅洒热血,何来京城的繁华与安定?你能够安心入睡的每个夜晚,都是战士们用自己的彻夜不眠换来的!”

大周多年来与突厥摩擦不断,深受其害,因此武将在他们心中有很高的威望。

云苓的一席话,将越来越多的行人吸引过来。

“靖王的双眼,是他历经战场磨难后留下的荣耀,是守护我大周百姓的证明!他为了我们而受伤,不能再上战场,理应换我们来守护他的尊严。”

萧壁城心中狠狠一震,复杂滋味难以言喻。

尽管知道云苓这样说并不全是为了维护他,更多的是想给封言难堪,他还是无法不为此动容。

从他记事起,就一直被教导要保护别人。

皇贵妃要他保护燕王,父皇要他守护大周江山,林芯要他照顾师妹楚云菡。

可大家好像都习惯了他的保护,认为他是不会倒下的战神,认为那些付出是理所当然。

便是双目失明后面对诸多打击与封言的刁难讥讽,他们也只是告诉他要坚强,挺过去。

从没有人想过要主动站出来保护他,哪怕是楚云菡。

云苓没有注意萧壁城的异样,还在朝封言步步逼近。

“而你封言,乃至整个封家,向来自诩鸿鹄士族,书香门第,不心怀敬佩感激也就罢了,反而还言辱挖苦大周的英雄!”

“我倒是想问一问封左相,难道他就是这样教育封家子孙的么!”

云苓的话极具煽动性,她虽面貌骇人,却字字在理,神情认真,感染力十足。

封言往日嚣张跋扈,本就不得人心,如今路人见他言辱靖王,便是泥人也有了三分火气。

“是啊,要不是靖王爷和战士们,这些个读书人哪还能安静的坐在学堂里看书?”

“靖王十五岁起就上了战场,立下战功无数,岂是某些鸡鸣狗盗之辈能比的。”

“这封言往日嚣张霸道,也没听说过他在学问上有何建树,如今都敢踩在靖王爷头上了。”

“封左相德高望重,怎教出这样的后人,要我说啊,刚才那一脚踹的好!”

路人平日里都不敢惹封言,但今天有云苓出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人多也就胆大起来。

封言的脸都气绿了,纵横京城数载,何时受过今日这等气。

他恶狠狠的看着云苓,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