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求一本类似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的小说免费阅读

剧情简介:【双杰】前世,齐衡是个听话顺从的小妾。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安居乐业,不惹事,却又不想沦为权臣的外室,最终惨死在黑衣人的刀下。

重生后,为了摆脱前世的命运,她不再掩饰自己的棱角,哄着渣男,和妈妈打架,撕开双胞胎姐妹的虚伪。在她的心里,等她赚够了两两银子之后,她就会周游山河,重新站起来。女性单亲家庭。

后来,为了避免那个人的纠缠,她应该求别人结婚,可是她不想当晚在床角被人欺负,白嫩的下巴又被捏得又疼又疼。

“公主胆子越来越大了,除了我,你还想嫁给谁?”

[/mark_c]

《重生后,权臣天天等我调情》免费阅读

方入四月,凉州城一反常态,迎来了几场春雷。翻滚的雷声过后,下着不竭的春雨,转眼间,山野都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绿色。

都护府内院的青石小路被雨水打湿,花瓣散落一地。

寒竹宽袖跑到屋檐下挡雨,看了一眼雨中瑟瑟发抖的梨花,忽然想起前天她带汤进内院上菜,小将军没有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豪宅在树下的藤座上欺负少女。

现在回想起来,寒竹还在脸红心跳,女孩低沉的嗓音和颤抖的身体,不像这棵树上娇嫩的梨花。

凉州地处大围周边,雨量充沛,不如青州丰富。

但正因为女孩子喜欢,小将军就吩咐了十几种树种精心种植。哪怕最后只有这么一棵树幸存下来,在整个凉州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寒竹不由感叹,只怪造化人缘,小将军若是早日遇见那丫头,也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真遗憾…

换好湿漉漉的衬衣和裙子,寒竹从小厨房端出煨汤,刚跨过门槛就被一个女人挡住了。

“姑娘身体不舒服,药怎么喝?”

女子名叫惠娘,是将军派来的丫鬟送来的丫鬟。等待。

惠娘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精明的目光扫视着热气腾腾的药碗。

寒珠见状,捧着托盘的双手不由攥紧,掩饰一闪而过的慌乱,淡定道:“姑娘最近总是心神不宁,我熬了些安神汤,对。青州用的姑娘,疗效极好。”

“如今,南岭时常动乱,将领带兵出征。这个大都护府没有将军的骨气,这丫头难免会感到不安。”

惠母笑了笑,取下腰间的毛巾,将洒在托盘上的几滴药水擦掉。见寒竹依旧神色平静,她往后退了一步,“行了,趁热赶紧去吧,给丫头送过去吧,以后熬药这种小事,你就不用管了。”自己动手吧,给它一个命令。”

含珠点点头,缓解了心中的紧张,提着托盘小心翼翼地离开了。

内室,窗帘很深,刚洗完澡出来的女人正坐在梳妆台前,背上只披了一层薄薄的内衣,寒竹赶紧拿了一条棉毛巾上去擦干。她湿漉漉的头发。

楠木架上的菱形镜中,倒映着一张巴掌大小的瓜子脸,鼻梁红唇,白皙如玉。唯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无法溶解的雾气。

饶是为他服务了很多年,寒竹都很难将目光从少女画中仙女般的容貌上移开。难怪在外人眼中冷傲傲慢的小将军,总是在少女面前失控。

小桌子上的药碗已经渐渐失去了温度,药味浓郁。他用珍珠咬了咬唇,思忖道:“早先,小将军送了一些果子露,还有青州送来的。梅子都是姑娘们爱吃的,小将军出征,却始终把姑娘留在里面。”他的心,他真是好心。”

谁都知道,威武侯的太子李旭抗命不娶,就连皇上的明珠福安公主也不想要,而是保留了一个被视为宝物的外屋。

是从小就服侍少女的寒竹,她也觉得小将军真是难得的好人。

齐珩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接过寒竹手里的手帕,像个没心没肺的瓷娃娃一样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

见妹子不爱听,寒竹只好保持沉默。她跟了女孩多年,自然知道她的性子。虽然平日里的她软弱无力,但一旦做出决定,就很难改变,只好悄悄退到外面等待。

齐衡不是不知道做什么的人,但她能认清自己的身份,保持她的真诚。

李旭是位世袭轻率的贵族侯爵,被世人公认为大将。哪怕她还是云影的未婚二丫,太守府,也未必能比得上他。

更何况,她只是一个曾经被丈夫为了荣耀而出卖的局外人,一个只要喜欢就可以得到的女人。

李旭喜欢的只是她的皮肤。年纪大了,爱骑车,难免会像鞋子一样被抛弃。

到时候,她会没事的,但是……

辞白的指尖抚上还未凸出的小腹,齐珩眉头微蹙,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昔日,她娶了冯远菊为妻。虽然被长生母逼迫,但冯远菊也被认为是风度翩翩,温柔体贴,非常疼爱她。齐珩以为她可以和他恩爱一辈子。

但她看重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冯元驹虽然是个诗书满载的才子,却背负着罪人之子的名号,注定了事业的坎坷。冯远菊想要夺回冯家的荣耀。 ,在一次次撞墙后变得越来越扭曲和虚伪。

后来,她的父亲死于土匪叛乱,姑姑只能在母亲的手下生存。齐珩把凤远菊当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直到李旭奉命去青州平定乱局,冯远菊趁机不耐烦地献上自己的妻子,改变了法官的职位。

多年的爱情不过是一场梦幻泡影,齐珩伤心欲绝,央求李旭安顿姑姑,她便心甘情愿地离开了。

有人骂她贪生怕死,不愿为了干净牺牲自己。

她怎么可能为了这样一个为了荣耀而出卖妻子的中山狼牺牲自己,那些人越认为她该死,她就越要活下去。

随后,她也跟着李旭的身旁。她乖乖听话,没有他的吩咐,吃了鼻子汤。她救了他的心,名将自然为外室生孩子而烦恼。

我不这么认为,我只是推迟了一次吃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怀孕了。

她没有跟李旭说自己怀孕的事情,也没有趁着孩子想要爱上她的欲望。迟早,李旭会娶妻生子。就算生了孩子,以后她也会像她自己一样,成为小三眼中的眼中钉。从小,他就过着艰苦的生活,并饱受粗口之苦。

齐衡犹豫了半个月,最后还是决定趁李旭不在的时候把他送走。

离开青州之前,她让寒竹买了它以备不时之需。药丸只有鸽子蛋那么大,但在水里煮开后,真的很有效。

她端着碗,手腕微微颤抖,终于要喝了。

只有碗口到了他的嘴边,他没有再进一步。

齐衡心头一颤,震惊的看着小腹。

就在刚才,她分明感觉到了自己小腹的轻微动静。肚子里的胎儿这么小,她也意识到妈妈要抛弃她了……

泪水渐渐模糊了她的双眼,她沉默了片刻。不能认真对待。

他轻轻叹了口气,将药汁倒进了旁边的盆景中。

晚上风雨很大,齐衡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怕李旭无法容忍这个孩子。

她一直都在李旭身边,无欲无求,等着他讨厌的那一天,可现在有了血亲,她就有些贪心了。

她想求他,他以后会不会娶妻生子,能不能把孩子留给她。

我好担心,只觉得头越来越重,连抬眼的力气都被夺走了。

窗外突然传来一声惊雷,闪电将漆黑的夜照得如白昼。

齐珩想喊救命,却发不出声音。

有人用被雨水浸湿的刀刃抬起她瘦削的下巴,歪着头,像是在仔细观察。

雨水顺着颈肩流到后背,凉得刺骨。

“好像,真的很像。”

黑衣人喃喃自语,目光扫过齐珩的脸,见齐珩强行看向自己,眉头一皱,抬刀朝着她的心脏刺去。

剧烈的疼痛从她的心口传来,鲜血也打湿了她身下的被子。齐珩躺在血泊中,指间有腥味。

她想如果她没有得罪任何敌人,她就会对她残忍,可怜她未出生的孩子,去这个世界已经来不及了。

黑衣人站在床边,等到齐珩的眼睛松弛无神,才伸手检查她的脉搏,确定无误后,收刀逃出窗外。

小院子里,风雨连绵,寒竹纳闷这丫头抽毒这么慢,生怕她捉摸不透。她擅自掀开帘子,进了里屋。

片刻后,从驻军的后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uid”:”92817865101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