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逆天圣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逆天圣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揪耳朵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圣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

作者:揪耳朵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作为一名拥有国师老爹和灵狐娘亲的权二代,六岁的商繁儿以为自己能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可天不遂人愿。
当家门破灭,她返回妖界,发誓一定会让这些丧尽天良的人渣付出代价!
重返故地,看她如何搅动京城的风云!
……
当风雨平定,仇人目眦欲裂,竟然是她!
商繁儿冷笑,转身离去,却撞入了美男的怀抱!
“本尊的小狐狸,你我是不是该准备成亲啦!”

《逆天圣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免费阅读

“吧嗒!”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从梧桐树上跳下来,又往园子里的石桌跳上去,目光环射,终于发现蝴蝶的踪影。正要纵身一跃前去追捕,却被一双手温柔地抱了起来。

“小姐,你又淘气了!”

善雪又急又气地点了点怀里小狐狸的鼻子,往屋里走去。

“小姐不是答应过奴婢会乖乖的吗?”

小狐狸看着倒退的景色,碧蓝的眼睛里盛满不舍,望向女人时又带着几分忐忑。

“可是,这几日繁儿都待在屋里,都快要闷坏了!”

忽的,狐狸摇身一变,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出现在善雪怀里。唇红齿白,眉目精致,梳着双丫髻的她浑身散发着天真娇俏的气息,不难想象日后的她定有着倾国倾城之姿。

雪善摸了摸商繁儿的头,满眼怜惜,暗暗叹了口气。

这几日她太过小心谨慎,把小姐拘得太厉害了,小孩子心性的小姐受不了也是自然的。

“那小姐以后想出去玩了,一定要和奴婢说一声,婢子刚刚可担心了。”

商繁儿乖乖低头认错,过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看善雪一眼,目光游移。

善雪正拿着帕子给自家小姐擦手,见状,语气宠溺地问道:“小姐可是有什么话要和奴说吗?”

像是给自己打气般,商繁儿深吸一口气,清澈的目光紧紧盯着善雪:“爹爹和娘亲是不是出事了?”

见善雪猛地怔住说不出话的样子,商繁儿眼底迅速漫起泪水,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在府里的时候她就见过爹娘神色凝重满眼绝望的样子。年幼的她不知所措,察觉爹娘不想让她知道,她也就乖乖的没有提起过。

可前段时间爹爹娘亲把她交给善雪姑姑,带到这个小院子住下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她不会认为自己父母抛弃了她,多年的疼爱不是假的。

善雪不知道要怎么说起。

国师府的确是出事了,把小姐带到这里也是应对之举。

忽的,她察觉到有人闯入,快速地将商繁儿抱进怀里,右手聚气,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弯曲尖长。

她也是一只狐妖。

商繁儿急忙擦了擦泪,善雪如临大敌的模样让她也十分紧张,人小力微的她只能紧紧抱着善雪,以免增加她的负担。

好在,几息后,善雪放松了下来,想要对商繁儿说些什么,却被商繁儿打断了。

她也闻到熟悉的气息了!

“是爹爹娘亲来了对不对?”

“乖宝!”含笑的声音响起,风姿卓绝的夫妻二人映入眼帘。

商繁儿开心极了,像个小炮弹一样冲进两人怀里,心里的委屈如潮水般涌现出来。

“呜呜呜,繁儿好想你们!”

蓝珮瑜和商子苏都红了眼睛,温柔地安慰她。

不过很快,夫妻二人就强打起精神,跟她交代今后的事情。

商繁儿还未平复情绪,就被他们的话惊得惶恐不已。

“阿娘为什么要把内丹给我?我不要去云丘,我不要离开你们!”

“乖宝不要淘气,娘亲不会害你的。”

“呜呜呜,阿娘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不要!”

商子苏看到自己女儿颇有胡搅蛮缠的架势,却生不起气。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清冷的音色里满是疼爱。

“乖宝,爹爹和娘亲都没有办法继续陪着你长大了,这些事情原本是想着等你懂事之后让你善雪姑姑告诉你。”

“但是,爹爹的乖宝聪慧过人,现在告诉你,也好让你有个准备。”

现在的情况就是,身为永安国国师的商子苏和狐妖蓝珮瑜结合并生下一女的消息泄露了出去,他的师兄汪海抓到了他的把柄并要置他们一家于死地,皇帝也默许了这种做法。

他身为永安国国师,资质过人,精于演算,为国为民避祸驱邪,却终究解不了自身的困局。

自从算出自己一家即将性命难保,却无解救之法,夫妻二人早已绝望,但为了女儿,他们愿意做这逆天之举。

商繁儿听了之后满眼绝望崩溃。

“爹爹,你以前说过的,打不过就跑,我们可以跑的,我们……”

蓝珮瑜爱怜地抚摸着商繁儿的脸,似是要将毕生的慈爱都加注在此刻。

“乖宝乖,阿娘只想让我的乖宝平平安安的活着,不要想着报仇,他们太过阴狠毒辣,娘的乖宝……”又如何能斗得过。

夫妻二人将商繁儿弄晕。

蓝珮瑜将她托付给从小到大都陪着自己护着自己的善雪。

善雪也清楚君珮瑜的打算,郑重地保证自己会将小姐安全送到云丘狐族。

取丹是痛苦的,特别是还要在未了断内丹与丹主之间联系的同时,施加道家丹火拔除妖气与杂质。

商繁儿是人妖混血,从小就资质不强,普通狐族的小辈在她这个年纪大多都修炼出了两尾,她的却迟迟不见踪影。

商子苏要将商繁儿的资质完全提升,从根本上扭转她的命格,免去早夭的命运。

“啊!”在丹火的炙烤下,蓝珮瑜早就维持不住人形,红色的内丹在狐身上方悬浮,金色的丹火将它包裹,两寸直径的内丹正在不断缩小 。

光是这样还不够。

商子苏看着饱受折磨的妻子,心中疼痛难忍,声音颤抖,却还是下了指令。

“放!”

一口精血被蓝珮瑜逼出,喷在了内丹上。顿时,吸收了精血的内丹红得似墨,光芒大涨!

百里之外身着道袍的人似有所感,目光精准地投向商子苏一家所在的方向!

终于,蓝珮瑜切断了和内丹的联系,气息萎靡。商子苏将沦为无主之物的内丹收好,双手颤抖地抱起狐身的蓝珮瑜。

蓝珮瑜吃力地睁开眼。

原本的商子苏清高冷傲,出尘似谪仙,此刻的他却狼狈不堪,神色哀痛。

“快给乖宝服下吧。”

商子苏点头,轻柔地将她放下。

听到动静的善雪把商繁儿抱进来放到床上。

商子苏将内丹放入女儿的口中,双手结印引导它进入丹田。

进入丹田的那一刻,内丹红光盛放,笼罩着商繁儿。

内丹含有蓝珮瑜两百多年的修为,商繁儿容纳不了如此庞大的力量,全身筋脉被灵力撞击,被痛醒的她浑身发抖,声音破碎。

“娘……啊!呃……阿娘……”

蓝珮瑜泣不成声,恨不能以身代之,却也知晓这一关只能让女儿自己挺过去。

“乖宝有了你的精血,定能挺过去。”

商子苏双手紧握。

内丹对于商繁儿来说毕竟是外来之物,融合过程祸福难料。

商子苏也是查遍上古经书,才寻得应对之法。

若辅以内丹主人的精血,筋脉破裂的惨状便可以避免,还能拔除身体内的杂质。

而且,蓝珮瑜天赋极好,拥有少有的纯净九尾灵狐血脉,她的精血必定能让商繁儿脱胎换骨!

商繁儿挺过了最初的痛楚,内丹中的精血发挥了作用,把破损的筋脉一一修复。空荡荡的丹田顿时填满了灵力,滋润过的筋脉比原先的更加坚韧通畅,突如其来的舒适感让商繁儿陷入了沉睡。

夫妻二人看到稳定下来的女儿,狠狠松了口气。正要将内丹的力量封存一部分,让商繁儿日后的根基更加扎实,却被屋外的动静打断了。

商子苏立即起身查看,面容肃杀,身为国师的他竟好似那地狱来的嗜血罗刹!

蓝珮瑜吃力地变回人形,神色凄凉,望向商繁儿时又满含希望。

“我去挡住他们,珮儿,你和善雪封住乖宝的内丹。”

见蓝珮瑜点头,商子苏深深地看了她们母子二人后,毅然决然地走了出去。

善雪没有说什么让她去御敌的废话,保存实力安全护送小姐离开才是她该做的事。

她沉默地和蓝珮瑜合力施法,很快就将剩下的一百五十多年修为封住了。

外面的动静很大。敌人嚣张的话语和刀剑碰撞的声音击打着两人的内心。

蓝珮瑜压下心里的急躁,接着又和善雪把屋内的地毯挪开,一个繁复古朴的阵法赫然出现!

两人挽着复杂的手诀,随着时间的流逝,阵法渐渐发出光芒,原本静止的纹路开始运转起来。

蓝珮瑜猛得吐了一口血!

她取丹之后尚未恢复,又操纵的如此庞大的传送阵,此刻的她已是强弩之末。

“夫人!”

善雪接住她缓缓倒下的身体,眼中含泪。

“阿雪,莫哭。”

蓝珮瑜察觉到屋外的骚乱,顾不得自己的伤势,挣扎着把善雪往女儿那边推。

“快带着乖宝走!子苏他坚持不了多久的!”

善雪咬牙,深深望了她一眼,决然地抱起床上的商繁儿,快步走进了阵中,金色的光芒慢慢笼罩在她们身上。

商繁儿慢慢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躺在地上的母亲和被踢进房间满身狼狈的父亲!

记忆回笼,商繁儿瞪大了眼睛。

“阿爹阿娘!”

“快走!”

金光完全笼罩住二人,声嘶力吼的娘亲和吐血力竭的父亲身影逐渐模糊。

在最后一刻,映入眼帘的还有来不及阻止她离开而面露癫狂与愤恨的定天派掌门人汪海!

商繁儿猛得睁开眼,眼里的痛苦与愤恨慢慢消散。

又做梦了。

听见动静的纤骨进来伺候商繁儿梳洗,察觉到自家主子脸色不好,担忧地问了一句:“主子,可是又做噩梦了?”

“嗯,这就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商繁儿深吸一口气。

十年过去了,一切都该尘埃落定了。父母的仇,是时候回故地做个了断了。

永安国……

纤骨神情愤愤,说要给推荐安眠香粉的奸商一个教训,定不让这等卖假货的奸商再欺骗了别人!

商繁儿被她逗得直笑。

云丘的清晨特别漂亮。阳光透过云层倾洒大地,枝丫上的冰霜被映照的晶莹透亮。树上调皮的鸟雀飞上山巅,轻啄着树枝上的皑皑白雪,一幅宁静祥和的景象。

“主子”,婢女纤骨从亭外迎上来,含笑道:“君上来了。”

商繁儿收回赏景的视线,放下手中的酒杯。

女子三千青丝以银凤镂花长簪挽起,身穿水蓝色曳地水袖留仙裙,藕臂轻搭银白云纹素罗帔帛。美眸如春水,口如含朱丹,粉黛略施,娇媚动人。虽嘴角含笑,却无端清冷,不忍亵渎。

“繁儿。”君陵懿温润的嗓音响起。

“见过君上。”商繁儿微微一福,腰间佩戴的精美玉饰摆动间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美眸望向云丘狐族新立的君王君陵懿。一身白衣,其上金丝勾勒暗纹,光影照耀下流光溢彩。不同于加冕那天的红衣黑袍带来的霸气邪魅,尊贵清冷。

君陵懿眉头微皱,快步上前,将商繁儿未竟的行礼打断。

“不是说了你我私下不必见外吗?”

商繁儿低眸看向托着自己双臂的大手。君上仪容出众,他的手宽厚有力,指节修长,他的温度正隔着衣物慢慢透入自己的身体。

商繁儿顺着君陵懿的力道站起身子,狡黠一笑,“觉得新鲜,陵懿哥哥如今便是我的大靠山啦!”

“嗯,你的大靠山。”君陵懿哭笑不得,刮了刮商繁儿的琼鼻,惹得商繁儿筋了筋鼻子。

俩人坐下,婢女纤骨上前添酒。

“何日启程?”

君陵懿低沉的嗓音让商繁儿微微一怔,忍住心中的酸涩,若无其事地把玩手中的酒杯。

“三日后。”

虽然早就知道她要离开了,君陵懿还是忍不住心中一滞。他的小狐狸终究还是选择了这条路。

他面色如常,但商繁儿还是从白玉杯上微白的指尖察觉到了他的不平静。

他,终究还是舍不得她的吧?

“你知道的,我心中有结。”商繁儿定定看着君陵懿的双眼,“心结不除,心魔必生,不论是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报答,还是日后修为的精进,我是必走这一遭的。”

君陵懿是知道的,从她到云丘那一日的狼狈到如今的风华绝代,从无依无靠到今日受人尊崇的修为,她的毅她的勇,她的痛她的恨,他都见证了,亦知她所思所想。

“我让执柳跟着你。”

执柳是君陵懿座下第一得力干将,君上刚刚坐上族长之位,如何能离得开执柳的辅佐,毕竟狐族也不是个个同心。

“现在你才是最需要执柳的人,我有纤骨,还有多年来的谋划,我不会失败的。”

君陵懿沉吟了一会儿,终究抵不过她眼里的执着与安抚,无奈一笑败下阵来。

“族里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们打扰你。”说罢,又添了一句:“离别那天,我就不来送别了。”

商繁儿一怔,眼前的君陵懿将暮夕酒一饮而尽。

这酒是云丘独产,平日里他最爱喝了,总是小口微抿,莳寻还笑话过他,说他喝个酒跟喝茶似的,平添了一股矫情劲儿,换来君陵懿一个夏虫不可语冰的鄙夷表情。

君陵懿的失态让商繁儿不知所措,偏偏,她清楚他的理由,而且深藏在心,不敢提及。

起码,不是现在。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