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主人公杜郑老舅杜若阿蛮小说神医小辣妻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神医小辣妻是网络作者天涯药师的代表作,主角是杜郑老舅杜若阿蛮。主要讲述了:阿蛮,是原主的乳名。寓意蛮厚敦实,身强体壮,可惜长大后壮是壮了,壮过头了……咳咳。杜若赶紧拍了拍郑氏纤弱的后背,免得她这个便宜娘哭狠了晕过去,“娘,我好好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你别哭了啊?”郑氏擦了擦眼…

主人公杜郑老舅杜若阿蛮小说神医小辣妻在线全文阅读

《神医小辣妻》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阿蛮,是原主的乳名。

寓意蛮厚敦实,身强体壮,可惜长大后壮是壮了,壮过头了……

咳咳。

杜若赶紧拍了拍郑氏纤弱的后背,免得她这个便宜娘哭狠了晕过去,“娘,我好好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你别哭了啊?”

郑氏擦了擦眼泪,又将女儿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确认她除了又胖了一点外什么伤都没有,这才放下了心头大石。

那日杜家来人,硬是把阿蛮接走了,说是给她寻摸了一门好亲事,还不许他们跟着。

她心急如焚,在两个侄儿的陪同下去了杜家要人,却被杜家十几个家仆蛮横地赶了出来。后来辗转才打听到,原来杜家嫌弃江家败落了,配不上他们金尊玉贵的大小姐,所以便让阿蛮顶替杜明珠嫁了过去……

“阿蛮,杜家让你嫁的,果真是龙泉村的江家?”她急忙问。

杜若点头:“确实是江家,娘你认识江家的人?”

“认识,怎会不认识。”郑氏的眼神微微迷离,似乎沉浸在往日的回忆里,“当年的江墨年啊,那是何等风光的人物。他中举那一日,县里的衙役敲锣打鼓绕了镇子好几圈,整个镇子的大姑娘小媳妇都疯了,好多人跑到大街上就只为看他一眼,娘当时还被人挤掉了一只鞋……”

这么疯狂?一点也不亚于前世的顶流追星现场啊。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那可是乡试第一名的解元老爷,比清华北大可难考多了,况且还是个超级大美男,谁能不爱呢?

“江墨年是个谦谦君子,俗话说虎父无犬子,他的儿子必定也是个好的。”

那可说不准,俗话还说好竹出歹笋呢,万一江漓基因突变了呢?

“嗯,娘你就放心吧,江家挺好的,夫君也很好。”江漓好不好她不知道,但是她肯定不能泼她娘冷水,郑氏这些年一直郁郁寡欢,可不能再受打击了。

母女俩又说了几句话,郑老舅背着手走了过来,板着老脸道:“行了,赶紧带着孩子进屋,你嫂子已经把饭都摆好了,再不吃可就凉了。”

“是啊姑,咱进去再说吧,阿蛮怕热,这大中午的日头可毒着呢!”杜若的二表哥郑青柏向来会说话,这会儿也笑眯眯劝道。

郑氏这才注意到女儿满脸的汗,连忙拉着她往屋里去。

一家人围着桌子团团而坐。

郑家共有三个儿子,两个已经成了家,只有老幺郑青禾还单着。本来前几年说了一门亲,结果出了偷盗那档子事,传得沸沸扬扬的,那姑娘就死活不肯了,只好退了亲。

老大郑青山,娶妻王氏,生了一儿一女。儿子七岁,小名石头,是个调皮捣蛋的小鬼。女儿锁儿,三岁,挺讨喜的小丫头。

老二郑青柏,娶妻尤氏,成亲三年一无所出,倒是怀过几次,可惜都是没几个月就落了胎,尤氏暗地里不知道为此哭过多少回。

舅母赖婆子是个厉害的,上阵能打架,下地能撒泼。谁要是惹了她,不闹得人家鸡犬不宁绝不罢休,人送外号“赖夜叉”。

对原主这个外甥女,赖婆子倒是还好,从来没有苛待过,但也从来不过问,一直不冷不热的……

“阿蛮,怎么又在发呆?赶紧多吃点,你看你这几天都瘦了!”郑青禾夹了一筷子鸡蛋到杜若碗里。

杜若:“……”这孩子眼神儿有点不好使啊。

郑老舅横了儿子一眼,哼道:“这会儿知道心疼你妹妹了,早干嘛去了?”

郑青禾莫名其妙:“我咋了?”

“你说你咋了?”郑老舅一巴掌呼到了儿子的后脑勺上,“前两年那张家来退亲的时候我就说了,退了正好,干脆娶了阿蛮亲上加亲。阿蛮不嫌弃你名声差,你也不嫌弃阿蛮长得丑,又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表兄妹,多好的亲事!你个臭小子,死活不肯答应,这会子假模假样地来心疼你妹妹,演给谁看?”

郑青禾:“……爹!你也说了,阿蛮是我妹妹!”

郑老舅:“表的!”

咳咳,杜若呛着了。

“那个…”她举起多肉一般的爪子,弱弱地道,“舅舅,这事儿不怪三哥,是我让他别答应的。”

郑老舅灰白的眉毛竖了起来,“为啥?你看不上这混小子?”

“不是不是。”杜若连忙解释,“我配不上三哥,我长得丑。”

郑老舅:“……”

赖婆子在桌底下踢了丈夫一脚,“都过去多久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天儿可不早了,再磨磨唧唧的,你外甥女今儿可就别想回家去了!”

按照规矩,新娘子回门当天是必须要赶回去的,不能留宿,否则会对娘家不利。

大伙儿这才专心吃饭。

饭后,杜若跟着郑氏去了房里,母女俩说了几句知心话。

“娘,你好好照顾自己,等我赚够了钱造了大宅子,到时候接你去跟我一块儿住。”

郑氏眼睛一亮,但很快又摇了摇头,“不行,哪有嫁人还带着老娘的,这不合适。就算女婿不介意,外人也会笑话的。”

她安慰道:“放心吧,娘在这里过得挺好的,你舅舅舅母还有表哥表嫂都对我很好,你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不用挂念我。”

杜若哪里是不放心郑家人,她是不放心杜明珠。

以杜明珠的尿性,绝不会因为她嫁了人就放弃对她的毒害。等到了时间,杜明珠一定还会叫人送来“补药”,她要是不喝,杜明珠依然会拿她最亲近的人开刀。

到时候远水救不了近火,郑氏恐怕会有危险。

可现在就把郑氏接过去,条件也确实不允许。

思来想去,也只能先作罢,反正离下次喝药的时间还早,到时候再想办法也不迟。

半下午的时候,杜若准备动身回家了。郑氏将她送到了村口,这才含着眼泪依依惜别。

下午的阳光没那么毒,又是轻装上路,杜若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走了没几百米,身后忽然有个耳熟的声音喊她的名字。

回头一看,是郑青禾。

“三哥,你跟来做什么?”杜若疑惑。

郑青禾晃了晃手里的鸡和篮子,笑道:“我来送你去镇上,顺便把回礼给你捎来了。”

回礼?

杜若探头一瞧,篮子里除了一块肉和十个鸡蛋,还多了小半罐盐。

盐在这个时代可是精贵的物件,就这么点盐,比她今天带来的所有东西加起来都值钱!

“这……”杜若不解,哪有回礼这么重的。

郑青禾笑道:“我娘说了,你出嫁咱家也没给嫁妆,干脆就用这盐抵了,让你别嫌少。”

杜若忙推辞:“不用不用,你带回去留着自己吃,我家里有……”

“我可不敢。”郑青禾苦着一张娃娃脸哀求道,“好阿蛮,你救救三哥吧。我娘说了,要是你不收,回去她就削死我!”

杜若心头淌过暖流。

虽然舅母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好像看谁都不顺眼似的,其实最是心软不过。还有舅舅表哥表嫂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既然是他们的一番心意,杜若也就没有再拒绝,想着等以后她发达了,再回报他们就是。

郑青禾怕杜若累着,坚持要送她到镇上,杜若拗不过他,便随他去了。两人边走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快进镇子时,郑青禾犹豫了半晌,突然说了一句:“阿蛮,良辰要议亲了。”

“谁?”杜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良辰,萧良辰!”郑青禾神情古怪地看着她,“他要议亲了!”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