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盗墓是个缘叶小鱼,盗墓是个缘糖溜核桃仁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盗墓是个缘

作者:糖溜核桃仁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15年前,爷爷葬在了养龙穴。
15年后,父亲带着我去挖出爷爷,只为求一个真相;
盗墓眼、机关术,奇门、八卦、摸金令;
从那一天起,我不再平凡。
攀山巅,潜深海,荡尽世间玄妙;
探龙穴,寻古墓,品遍人生几何。
凭着爷爷的一本笔记,让我踏上了永不回头的盗墓之旅。
直到最后,我发现,这是一个永远走不出的局… …

《盗墓是个缘》免费阅读

听人说,所谓倒斗,就是盗墓。找个坑,挖两锹,然后进去摸点宝。

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就错了。事实上没那么简单,不是谁都能干的了,更不是谁都能真的挖到东西。

它是个细活,入行的人得慢慢地来。首先是看风水,然后是探墓穴,接着就是打盗洞,最后才能进墓洞里去一探究竟。

你要是问我为什么对倒斗这么清楚,那就要从我高考完,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个暑假说起了。

****************

我叫叶小鱼,北方人,但绝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据我老爸说,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在江南一带混迹,晚年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突然移居到了北方,直接来了一个南北大迁徙。

最终,落在了一个沈城不起眼的小县城里。这也让我从一个南方人,变成了一个北方人,在这片黑土大地上,生根发芽。

爷爷是在我五岁的时候去世的,那个时候,我少不更事,对于爷爷的印象我只留下了一些日常的琐碎记忆。

只记得爷爷留着一脸白胡子,喜欢穿大褂,手里经常操着一把画着八卦图的太极两仪扇。

那个时候,家里时常来客人,即便是用络绎不绝来形容也不足为过。

后来我向父亲问起关于爷爷的事情才知道,原来我的爷爷是一名风水先生,精通奇门遁甲,两仪八卦。什么摸骨,评八字,看姻缘,找宝地,算起命来不在话下,江湖人称纸扇先生。

加上那个年代的人文化水平低,能文识字的人又少,所以我爷爷就在这个小县城里开了一个小私塾,教人读书识字,也算是为那个年代咱们国家的扫盲事业贡献了一份力量。也是因此,也有人称我的爷爷为至善先生。

纸扇与至善,中华文字的博大精深之处就在于此。分明是一样发音的字,换个写法就有了超凡的意境。

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文化的进步。老百姓们的觉悟水平都提高了,风水封建这一套显然是吃不开了。就连逝者都很少有再用棺材下葬入殓的,都变成了拉到殡仪馆里焚烧。也就不再有人来登门拜访,托人找风水宝地什么的了。

直到我爷爷百岁那年,他老人家决定封挂,颐养天年。也是那一年,我出生了。

我爷爷这人一生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年少的时候穷苦跻身,励志拼搏。中年风光无限,门庭若市,意气风发。晚年却落了一个家道中落。但这也算是功成名就吧。

也是因此,爷爷结婚特别的晚,年到中旬才娶妻。

说到这里,我掐指算了算。这么算来,我老爸怎么也该是四十岁到五十岁左右才娶妻生子,生下了我。然而,我看了一眼眼前的老爸老妈,现在的他俩才刚刚五十岁。按道理说,应该至少七十岁了左右啊。

我后来问了父亲才知道,原来爷爷奶奶一生并未有自己的孩子,而父亲正是爷爷晚年领养的孩子,领养父亲的那一年,爷爷已经七十多岁了。

就这样,又过去了五年,我的爷爷去世了。也是从那时开始,家里的一切便变得诡异了起来。

首先,爷爷在去世的前一年便开始忙活了起来,从砍树选木头开始,就连动手做棺材都是自己一点点做起来的。奇怪的是,棺材刚做好,我的爷爷前一天还精神抖擞,第二天就去世了。

死前,爷爷还留给我父亲一个锦囊,上面写着爷爷死后的安排。一切像是都被爷爷算好了一样,身后之事尽在其锦囊之中,一一应验。

第一件怪事,爷爷算好了他死后七天内必有大雨连盆。在此期间,他的棺材停在家中院里不得触碰到一滴雨水。

但是,爷爷又让父亲在下雨之后,接一盆未经落地的干净雨水。在雨过天晴后,在他的身上淋上一圈。

第二件怪事就是让我父亲把院子里堆柴火的地方换到院子的对角处。

刚开始父亲还不理解,但是后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

邻居家的瓦房莫名起了大火,就连那浸过雨水的瓦片也未能幸免于难。要不是爷爷早有嘱托,恐怕自己家院中的柴火也会被点了,引着自己家的瓦房。

那个时候的县城里,家家户户都是住着大瓦房,彼此之间仅是一墙之隔。要是没按爷爷的吩咐去做,引着了房子还是小事,要是点着了棺材那可就不妙了。

第三件怪事就是,爷爷说他死后家里养的那条看山犬会不停的叫,让父亲务必要把那看山犬拴在棺材旁,给狗穿上一身白色灵衣,披麻戴孝,直到入殓。

前几件事父亲都按爷爷的吩咐一一照办了。

接下来爷爷的嘱托就有点难办了,他让父亲找一条大铁链子把棺材绑住,然后找三个属龙的三十以内小伙子,算上他,四个人扛着棺材上一座叫五龙的山。

五龙山地势艰险,四周尽是陡壁。那棺材又重的很,父亲费了好大的劲才找来了三个属龙的小伙子。

这年头,没有哪个人想要给死人扛棺材,更别提找三个属龙的了,光这一点,父亲就费了好大的劲。而且还要扛着棺材往山上走,路不好走不说,还是大上坡的,稍有个不留意,连人带棺材就可能一起掉下山崖。真的是花钱都找不到人来干活。

父亲念在爷爷对他养育一场,虽然不是亲父亲,但是仍旧念着这份亲情。说什么都要按照爷爷的吩咐送好他这一遭。花了大价钱,家里的积蓄花了大半才雇来了人。

父亲生怕上山的路上铁链断了,还特意找了一个粗的大铁链子捆住了棺材。

最后爷爷交代的事情,是让父亲扛着他的棺材,当到了一处险峰不能再抬着走的时候,打开棺材,把他的尸体用铁链绑在父亲的身上。

待到晚上能看到月亮的时候,独自一人,从五龙山能照到月光的一面,攀崖而上。等爬到了最高峰的时候,随便找一个地方把他埋了,方才结束。这是父亲跟我说的。

之后,父亲按照爷爷的吩咐,到了一处棺材搬不上去的山峰之后,便一人背着爷爷的尸体向那五龙山顶而去。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发表,请各位多多支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