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重生嫡女美又强宁静鸢慕容逸,重生嫡女美又强飞跑踩蚂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嫡女美又强

作者:飞跑踩蚂蚁

主角:宁静鸢慕容逸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出身临安宁氏大族分支,度过无忧的十四年,一切却在举家迁入京城后改变,在这个注重背景的年代,宁静鸢步履维艰,本想安稳度日,却被家族当做棋子,父母死于非命,宁静鸢大婚之日自焚而死的宁静鸢意外重生,发誓改天换命,摆脱宿命。

《重生嫡女美又强》楔子免费阅读

京城的夜色温柔的笼罩在重重楼宇之上,黄昏的余晖将京城权贵云集的裕华街映照的一片静谧祥和。

只是卸去白日的人群熙攘,静谧的裕华街却染上一丝不安的气氛,仿佛那白日里的熙攘也只是落日余晖那般美好却不真实。

裕华街的宁府一院落却灯火通明,宁府门前来贺的都是京城名门望族,此外还有一些四方州县的达官显贵。

城外永生门过往的马车都比平日里增多,那些千里踏尘而来的马车纷纷勒马徐行。

就连过路的贩夫走卒也来赶场子看热闹在门前的灯火映照下,车辆上金饰的族徽越发映出光芒。

永历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宜嫁娶。

宁府作为百年大族,建朝以来更便颇受重视,一门三宰相,五尚书更使得从前根基在临安的宁府在京城也是声名赫赫。

宁府的嫁娶自然受到京中贵族的瞩目,更何况,宁氏嫁女,嫁的是藩王平定王爷的二公子。

藩王入京自然得笼络,宁家又身份显赫,两家结亲,结的是两姓之好。

这一结亲,京中的望族都在暗自揣测这一次宁家又有什么样的变动,更加不敢小觑宁家。

心生嫉妒的家族也是有的,只是却并无人相争。

因为那平定王爷的二公子已经深染沉疴,便是染病也不要紧,只是听闻二公子已经打死数十名侍妾。

世家的女儿即便不受宠也是要待价而沽的,更何况这平定王爷自恃身份,定要嫡女配嫡子,只不过能够牺牲嫡女送出去的也只有宁氏罢了。

来访的宾客暗自打量宁府,看他们作何反应,见宁府当家夫人面上一片喜色,仿若是真的满意这一桩婚事,心内不由咂舌。

“姑娘,姑娘,夫人不好了!”一名小丫头跌跌撞撞的闯入屋子。

听得这声音,一名少女急切的起身,秀眉之间是掩藏不住的焦虑;“白日不是好好好好的吗?大夫人答应我请太医了。”

少女急切的向屋子外走去,小丫头急忙跟上,显然是跑过来的,喘着粗气。

声音难以连贯的开口说道:“您不能去,大夫人说夫人染病,怕传染,您是新娘子,去不得。”

焦急赶路的少女停下来,身着一袭嫁娶的红衣,头戴凤冠。

皱眉微笑道:“夏茗,我这是什么新娘子你还不清楚吗?若不是为了母亲我又何必?”

夏茗呆呆的看着宁静鸢,自家姑娘从来是柔婉的性子,从小娇宠惯了。

自老爷去世再无依靠,守孝三年年龄又大了,夫人病重,为求他们医治竟然得嫁给那种神染沉疴之人。

怕是赔上一辈子了,实在辜负这江南才女的才情,想到这儿,夏茗的眼眶也含上泪水。

“今日就要出嫁,她们连看着的人都免了,也就吃准了我为了母亲不敢逃脱,我去见一见母亲又何妨!”

宁静慕容鸢说着就急促的往前走,步履急促,一袭红衣在夜幕中缠绕飘动。夏茗只好踉跄的跑着跟上。

到了荷苑,看着里面一片凄冷,宁静鸢鼻子不由发酸,母亲受苦了,她却探望都不能。想着快步走进去,却听得里面窃窃私语。

夏茗急促的跑过来却看到自家姑娘呆呆的站立在门口,才要开口,看到宁静鸢摆手示意,急忙住口细细的听。

这一听脸色却越发白起来。

“务必吊着这口命,让那小贱人嫁出去,她怎么样随便处置。”内中的声音再熟悉不过,自然是入府以来就刁难她们的当家夫人。

“即便今晚不行了,也不能声张出去,怕什么,她嫁过去,怕是不过多日就被那二公子打死了,更何况平定王府不会因为这么个小蹄子跟宁氏为敌的。”

夏茗不由得抬头看向宁静鸢,只看到一张小脸白的似雪再无一点血色,夏茗想要说什么,却被宁静鸢一扯,躲在树后。

门“吱呀”一声打开,大夫人与贴身丫头红鸾的脚步声越走越远。

宁静鸢走进去,看着她的身影依然窈窕美丽,夏茗一瞬间以为刚刚自己听到的是假的,难道姑娘没有听到?

跟上去的夏茗看到宁静鸢伸手,手轻轻的抚摸着大夫人瘦弱的凹陷进去的脸。

宁静鸢看着枯瘦的母亲,她真是傻,居然妄想着自己什么都依着他们,他们会救母亲!

想来她背地里查父亲的死因早已经激怒了他们,他们从没有想过会放过母亲,更不会放过自己!

宁静鸢看着母亲,眼里留下一滴清泪,眸光闪了闪却转瞬恢复平静,起身镇定的对夏茗说:“去买点芙蓉糕和桂花糕吧。”

说着拔下一根镶着宝石的发簪,“出了京城便再也吃不到御柜坊的点心了,母亲想来也吃不到了。”

夏茗想要说什么,看着宁静鸢不容置疑的眼神,竟再说不出来,只好拼命点点头。

夏茗离开后。

宁静鸢看着母亲喃喃自语道;“母亲,女儿无用,不单单不能查出父亲死因,反而你也救不了。”

说着嘴角泛出一丝凄美的笑,宛若盛开的地狱之花,曼陀罗花那样凄美却带着绝望的气息。

“不过你放心母亲,即便我死,也不会让她们得逞。”

宁静鸢深深看了一眼荷苑,死死的把这里的景致镌刻在心上方才转身离开。

宁静鸢眼眸里映衬着帐外渐渐燃烧起的火焰,嘴角划过一丝微笑。

新娘大婚自焚,宁氏一族恐怕难以向平定王解释,不仅如此,这宁氏的姑娘恐怕再难出嫁了,不过这已经不是她要考虑的。

她每日如履薄冰为的不就是宁氏,不就是那份骨血相连那份门楣?

如果不是年前开始怀疑父亲的死跟本家有关,怕是今日为家族牺牲嫁出去也心甘情愿吧!

不,她还是心甘情愿的,母亲的性命在他们手上,可现在她已经不怕了,连母亲也没了,她唯一的遗憾便是没有找到入京时就丢掉的弟弟。

罢罢罢!

此生已尽,若有来世定要换个活法,拼死也要颠覆全家的命运!

一片通红照亮屋内,火势开始蔓延,宁静鸢本该疼的,此刻反而心下安宁起来。

仿佛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弟弟,他们已在桃花树下,招手笑着要她过去喝桃花酿。

她提起裙角,轻盈的跑过去,踏过绿色的草地,踏过她从前的十九年,将外面哭着的夏茗,嘶喊着走水拿着桶慌乱奔跑的人隔绝开。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