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重生之80小农民陈三,重生之80小农民陈小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80小农民

作者:陈小承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也许是上天眷顾,让陈三重活一世,回到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年代,是跟随命运再苟活一世,还是奋起抗争峥嵘岁月,客官且看三娃儿如何一步步成为浪儿带飞……啊……呸,是弄潮儿,带飞……

《重生之80小农民》免费阅读

1981年正月24,z国的农历新年刚刚过去没多久,s省,南坪地区,东部县,从县城通往中心公社,5大队陈家湾的路边上,一个小山坡的后面,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声响,镜头拉近点就能看见,一丛低矮的灌木旁边,蹲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露着大半个白屁股,正在干着那事儿……拉屎。

“噗呲……啊……呲呲~~”

伴随着某个人体器官发出的一声声惨嚎中,一个有着浓厚地方特色的尖锐声音突然响起。

“我说你狗曰的三娃儿咋个就不长记性嘛,屁眼眼都遭窝(屙)烂了,这下好了肚子不但没吃饱反倒还脱秤(掉秤)了,你娃儿也是哈搓搓滴,喊你吃你就吃嗖,梦冥日眼滴……”

只见一个精瘦精瘦的汉子,穿着一身洗的发白打满了补丁的老式军装,杵着一把不知道用了多少代都盘出包浆的扁担,憋着一张黄红黄红的脸朝山坡儿后边使劲嚷嚷着。

嗯?你问为撒子是黄红黄红的脸啊,那个年代的人,哪一张脸不是透着一股子营养不良的蜡黄,再加上一使劲说话,那还不得不憋的黄红黄红的。

“幺爸,我不是饿慌了嘛……再说了……那个喊你进去半天都不出来,不晓得……你有没有背着我偷吃……”

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山坡后有有气无力的传来。

“我偷吃,你见过那个在猪圈里偷吃的,搞快些,还有十几里路要走,不要天黑都拢不到屋,猪崽儿都饿的惊叫唤了,它可是我们老陈家今年的希望,可饿不得,搞快些走……”

精瘦汉子焦急的喊道。

“晓得了,马上好了。”

稚嫩声音显得有些气虚。

好半天这孩子才从山坡那边一步一步挪了出来,那挪动的姿势,活脱脱就是一只正在学走路的小猩猩。由于一路上不停的窜稀,那蜡黄的脸蛋看起来有些惨白。

这半大孩子就是我们的男一号陈三,今天是他老汉三兄弟商量好一起上县上兑钱买猪仔儿的日子,可是好巧不巧,赶上他体弱的二爸今天犯病,他那当大队书记的老汉又被临时通知去公社里开会。

他娘要在家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二爸生病二娘自然也离不开,家里的堂兄弟们也就他年龄最大,数来数去也只有他跟着幺爸去县上买猪崽儿。

从大队到县城约么有40里地,来回就是80里,加上买猪崽儿的时间,算算一个白天都有点紧巴巴的。叔侄俩天还没亮,草草吃了口饭,拿着竹筐和扁担,就朝县城出发了。

陈三今年15岁,读初中三年级,正是长个要营养的时候,老话说的好,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更何况家里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吃饭那是为了对付肚子,想吃饱门儿都没有。

这不还没走到城里,咱们的男一号陈三肚子里的那点早饭,早就化为肥料滋养路边小草了。咕噜声是响彻林间小道。

“三娃儿,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等买了猪崽儿,剩下的钱,给你买肉吃。”

他幺爸连混带骗,勾引着陈三继续往前走。那时候的半大小子哪禁得住这诱惑,一听说有肉吃,陈三双眼顿时放光,连带着沉重的脚步也轻快了。

不过他幺爸也确实没全骗他,大约又走了半个钟头,他们就来到了东部县,幺爸带着陈三轻车熟路,七拐八拐的来到县里的生猪交易市场,这市场你别说还整热闹,人山人海,就是味道不太好闻。

幺爸给陈三买了几个饼子让他等在市场门口,自己一头钻进市场里,寻找老陈家今年的希望去了。

很快陈三幺爸担着一只猪崽儿,匆匆走了过来,陈三拿着饼子吃的正香。

“三娃儿,吃饱了吧,吃饱了我们就往回走了。”

陈三一听这话急了,说好的带我吃肉呢?

“幺爸,你个人说的要给我买肉吃滴嘛,你说话不算数呢,今天吃不到肉我就不走了……。”

他幺爸经不住陈三的软磨硬泡,带着陈三来到一家小馆子里,要了一碗蒸肉,那会的人肚子里都缺点油水,所以饭馆里的肉一般都用见不到一点瘦肉星子的肥肉来做菜。

一碗肥肉被这叔侄俩吃的飞起,连碗底的油汁子都没放过,拿米饭蹭的干干净净,吃的那叫一个舒坦。陈三他幺爸还是有一些大人风度的,大部分肉都进了陈三的肚子。

可就是这碗肉害苦了陈三, 由于长时间没吃肉,这一顿又吃的太多,肠胃受不了,走一路拉一路,蜡黄的小脸拉的惨白。

叔侄俩紧赶慢赶,刚到陈家湾天已经黑了,老陈家的希望之星猪崽儿,饿得直哼哼。陈三老汉早就等在了路口,从他幺爸身上接过扁担,看见陈三有气无力就问了一句。

“三娃儿,你咋个了,没吃饭吗?”

“老汉,不是没吃饭,是肉吃多了拉稀。”

“那个喊你吃这么多,没出息,滚回去多喝点水。”

那会人身体都比抗造,一般的病都自己扛一扛就过去了,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去医院。

到家后全家人都围着希望之星,嘘寒问暖。也没人在意这个拉的快要虚脱的陈三娃儿。

伺候完希望之星,所有的人都匆匆睡下,养精蓄锐,明天还有很多活路等着人干呢。

半夜陈三家的茅房里不时传来“屁屁踏踏”的窜稀声,陈三已经记不得上了多少次茅房了,只觉得菊花已经不受他的控制,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的,陈三已经分不清楚是在床上还是在茅房,也分不清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

镜头一转,时间来到2021年2月的最后一天,c市成华大道某小区门卫室里,没错就是那个要走二仙桥才能到的成华大道,今年55岁的陈三如往常一般与搭班的同事老张头交接工作。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老陈,我来接班了,今天够早的吧,这是我老伴今天刚煮的腊肉,你带点回去尝尝。”

一个看起来60多岁,身穿保安服的大爷一边忙着接过陈三递给他的对讲机和橡胶棍,一边笑着说道。

——

作者有话说:

新书上架请大家多多支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