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影帝的炮灰前夫重生了冷霜,影帝的炮灰前夫重生了天歌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傲娇影帝的小祖宗

作者:天歌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甜爽+呆萌+互宠+虐渣+强强+马甲炸】
三十八世纪的冷霜是特种作战部队的女战士,一次突击战跳下飞机,降落伞没打开,摔死了。
什么?她重生穿越了?
原主身娇体弱,爹不疼没妈爱,没事就被弄到医院给继妹抽血。
她直接怒了,怼继母,教训继弟、继妹,各种虐渣渣。
什么?未婚夫劈腿?她绝不会放过。
为重回三十八世纪,她不停的做好事,给百宝戒收集能力,一不小心就玩嗨了。
一天,某男突然抢走百宝戒,你还想着走?

[/mark_c]

《重生后,我成了傲娇影帝的小祖宗》免费阅读

“卧槽,这是哪?”

冷霜睁开眼,入目一片雪白,有机器滴滴答答的响,这是医院?

还是四人间。

她没死?

等等……身为特种作战部队的战士,还是唯一的女战士,她因公负伤难道不应该入住豪华病房?

还来不及思考,病房门突然开了,涌进来一大群人,一群人直直的奔向冷霜的病床。

为首的一个女妇人画着精致的妆容,进来就扑向冷霜的病床上,捂着脸开始嚎:“哎呦,惜月你可醒了,你不知道你妹妹可可多担心你,还好让我们拦住了,医生说了她现在还不适合移动,你可要好好的,我们家可可还指望着你呢……”

“你放心,以后阿姨一定会对你加倍的好,可可有的,你都有,可可没有的,你也有……”女妇人方静静哭哭啼啼的抬起头,朦胧泪光中看着谭惜月,怎么回事?怎么没反应,她都哭的这么惨,谭惜月不该感激涕零哭的更惨吗?

怎么不按剧情出演?加戏了?

“伯母,您不要太难过,惜月身为姐姐,照顾妹妹是应该的,您也不要太惯着惜月了。”封宜年弯着唇,挽着方静静的胳膊肘把人扶起来,很有礼貌的递上纸巾,“况且她身体好,抽几次血也没什么的。”

“还是宜年懂事。”方静静这才收了声,抽抽噎噎的擦着鼻涕眼泪。

一个男孩子吊郎当的说道:“还有事吗?我约了同学打游戏。”

方静静回手照着男孩子的后脑勺打了一下,嗔怒道:“玩什么玩,你两个姐姐都住院了,你还有心思玩游戏?”

方静静看着自己傻乎乎的小儿子,给他递了个眼色,门口站着的赫然是苏家家主苏坚白,更是谭惜月的父亲。

“她一个小三生的,也配当我的姐姐。”苏丞翘着二郎腿,垫着脚,头上戴着棒球帽,满眼的漫不经心,骄纵狂傲的都没边了。

“好了,都别说了。”病房里突然响起一个很威严的声音。

门口站着的苏坚白,苏父看着病床上的大女儿,眉心一蹙,不耐烦道:“你好好养着,我一会让人送补血的汤来,多补补,你妹妹的病多亏你了,好好养着身体,免得下次抽血再晕倒,影响可可的病情。”

苏坚白看向自己的大女婿,“你好好照顾她,我们先走了。”

“你好好养着,阿姨再来看你。”方静静抽抽搭搭的走了,一边走一边抹眼泪。

她是一个高级的表演艺术家,哭成了泪人,精致的妆容一点没花,这可是她专门准备的防水彩妆呢。

“好了,快别哭了,让一个私生女进门,你还对她这么好,已经够委屈你了。”病房外,苏坚白看着哭成泪人的夫人,不自觉声音就软了下来。

“惜月从小就没了妈妈,太可怜了。”方静静扔掉湿透的纸巾,又换了新的继续抹眼泪,嘴上道:“我们可可身体不好,还总是拖累惜月,我总是觉得太亏欠这孩子了。”

“你呀,就是太善良,她一个私生女能给我们可可输血,是她的造化,不然我苏家怎么会留她。”这娇娇软软的声音听的苏坚白心都融化了。

“况且你给她找了一个这么好的亲事,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方静静一想到因为和封家那个暴发户联姻的关系,大把大把的钞票送进苏家,哭的更惨了,一头砸进苏坚白怀里,笑容甜美的开始哭:“呜呜呜……惜月好可怜啊!”

……

一群人鱼贯而出,看的病床上的冷霜也就是谭惜月目瞪口呆,嘴巴大的能塞进鸡蛋。

护士塞嘴里的体温计掉到下巴颏。

“瞧瞧你,你家人对你这么好,傻了?”封宜年把掉下来的体温计又塞到谭惜月嘴里,没人看见的床下,那只手正用纸巾疯狂的擦着手指。

封宜年握着谭惜月的手,温柔的笑笑,“手怎么这么凉?我给你捂捂。”

谭惜月睁着杏眸看着坐在床前的男人,狭长的丹凤眼,温柔的能捏出水,和部队的粗糙爷们真的不一样哎,真的好帅哦,她移不开眼睛了怎么办?好想掐一下那水润嫩滑的脸蛋哎!

这炽热的眼神看的封宜年眉心一蹙,直接把她冷冰冰的手放进了被褥里。

咦?温柔的帅哥怎么不多摸会儿啊?

“你……”

谭惜月刚要开口就听得封宜年说道:“你妹妹真的是太善良了,刚做完手术就要来看你,她很担心你呢?你以后要对她好一点。”

“我先走了,一会有通告,改天再来看你。”

封宜年说着就起了身,出了门直奔洗手间,脸色很不好,黑沉黑沉的,皱着眉头按洗手液,像洗什么脏东西似的揉戳着,用消毒水洗了好多次手才走出洗手间,却不是离开的方向,他拐了个弯进了一间豪华病房。

病房里,谭惜月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满是不舍,怎么不多摸会呢?

这不怪她,她作为一个三十八世纪的高龄单身女战士,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呢?

部队里都是一些野汉子,她作为部队唯一的一枝花,肤白貌美的,那些野男人她也看不上眼啊。

她一脸愤恨的看着门口,牙齿咬的咯吱响。

“卧槽,等等……”刚刚那些人是谁?

综合分析了一番之后,她很确定自己穿越了,她现在是谭惜月,还是落后了不止一丢丢的二十一世纪。

她一个帅的一逼先锋营女战士,在一次突击战中身先士卒。

确实是身先士卒哎,搞伏击哎,结果跳下飞机那一刻,降落伞打不开,这也太狗血了。

就是被一个贱男人惹花了眼,要急着去相亲,结果没解开降落伞就跳了……尼玛,把她自己摔死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