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推荐一本男主傻子在全村占尽了便宜做上门女婿的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乡村傻婿

作者:清风拂我心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乡村大学生吴小天因阻止校霸欺凌女同学,反被诬陷致死,却因祸得福,夺舍了邻村一个傻子的身上,却不曾想,夺舍之后多了一个媳妇儿。可惜自己却是一个傻子,为了不暴露身份,又得帮自己的便宜媳妇儿,实在是左右为男啊……

[/mark_c]

《乡村傻婿》免费阅读

夏天的日头十分毒辣,连村里的狗都热的发不出叫声。

“小天!”

忽然,一声凄厉的哭嚎声在香塘村东头响起。

吴小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惊醒,他坐起身来不解地看向身旁瘫坐在地上痛哭不已的女子。

“嫂子,你怎么了?”

吴小天赶忙爬了起来伸手想要去扶嫂子,可是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居然穿过嫂子的身体……

再扭头看去,他愣在了原地。

简陋的凉席上,一个年轻人浑身是伤,脸色发黑,面目早就已经变形,胸口没有任何起伏,显然,他已经死了,而且死前受到了非人的虐待。

想起自己的死因,吴小天忍不住紧握双拳。

那天晚上他从燕京林家大少林不缺狼爪下救下险些被侮辱的校花学妹,正义感爆棚的他还将这件事情捅到了学校领导那里。

本以为林不缺会被校方处分,可是让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是,那天在学校调查事情真相的时候,他亲手救下的那个险些被林不缺侮辱的女孩居然依偎在林不缺的怀中,诬陷吴小天对自己图谋不轨,是林不缺救下了她。

结果,挺身而出的吴小天受到了校方的处分!

不仅如此,为了报复吴小天,林不缺更是暗中找人将吴小天打成重伤,被扔在学校门口,因为流血过多,第二天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没了……

“老天为何如此不公?我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眼看就能毕业找到份工作让嫂子过上好日子,却被那对狗男女给毁了!”

“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吴小天目眦欲裂,咬着牙,狠狠地一拳砸向墙壁。

可是很快,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如今只是魂体,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

“若兰啊,你也别伤心了,小天也回来很多天了,这大热天的,你还是好好的把他葬了吧,否则这尸体都要发臭了。”

“是啊,若兰,想开点,死者为大。”

村里的乡亲也都红着眼,过来劝慰嫂子。

李若兰看了一眼面色发黑的吴小天,杏眼早已哭的红肿,可眼中却满是痛苦和自责,“小天,是嫂子对不起你,你放心,等嫂子帮你办完丧事,嫂子就陪你一起去。”

“不要,嫂子,你千万不能死!”

吴小天伸手要去拉李若兰,可是李若兰却压根没有任何反应。

不行,我能死!

我也不能让嫂子死!

吴小天咬着牙,试着将自己的灵魂睡到肉身之中,可是试了很多次,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为什么,为什么?我从未做过任何坏事,我只是想要好好的挣钱守护我苦命的嫂子,为什么要让我在这个时候死掉!”

多次的失败,让吴小天陷入了深深地绝望之中。

就在吴小天痛苦绝望之际,他从小身上便带有的一道黑色的葫芦般的胎记居然从他的肉身上脱离了出来。

“嗖”地一下,葫芦胎记没进了吴小天灵魂的眉心之中,痛苦的感觉随之而来。

与此同时,一道如洪钟一般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吾乃东皇医祖,从今日起,你便是吾传人,望你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随即,大量的信息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吴小天的脑海,使他陷入了眩晕之中。

良久,吴小天才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多了一座金光闪闪的玲珑宝塔。

“九重圣塔?”

吴小天从传承记忆中知道,这是东皇医祖给自己传承的最宝贵的财富。九重圣塔,每一层都有关于医术、丹道、堪舆、道术等知识。

比如医术之中,有着很多神乎其技的针灸之法,有的能杀人,有的能医死人肉白骨。

比如丹道之术,可以炼制一些效果神奇的丹药秘方,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九转返魂丹,有可以延年益寿的益寿丹,看的吴小天赞叹不已。

“难道我因祸得福了吗?”吴小天激动不已,有了东皇医祖的传承,自己岂不是可以不用死了?而且还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

这完全就是一个宝藏啊!

不过吴小天也知道,这九重圣塔每一层开启都需要相应的实力,否则只能看到一些介绍,根本无法学习里面的精髓。

“看来得好好的修炼《太一真诀》才行。”吴小天喃喃道。

等到回过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肉身早就已经被抬走去安葬了。

既然有了这等宝藏,吴小天自然不愿意去死,只是一个魂体是没有办法做事的。他努力搜索着九重圣塔中能够让自己复活的法门。

忽然,他看到了一种名为夺舍的法子。

看完之后,他忍不住脸色一变,夺舍是要夺取别人的身体,将别人的灵魂彻底的吞噬掉,从而达到借尸还魂的目的。

活生生的夺取别人的性命,吴小天有些不忍。

不行,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肉身。

我不能死!

魂体飘荡出去,在村中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这让吴小天很着急,他非常担心嫂子会想不开做出傻事来。

正当他心中焦急之际,他忽然发现不远处的大河边有一个年轻人傻呵呵地跟村里的小孩子们在戏水。

“泼你,泼你……”

是个傻子!

看着傻子身上的一些淤痕,吴小天立刻有了主意,这傻子显然智商低的可怜,这辈子恐怕也只能是个被人欺负的主,是个绝好的人选。

“兄弟,别怪我,夺了你的身体,我一定会让你好好的活一世的!”

说罢,吴小天直接施展夺舍之术。

他的魂体化作一道黑色的烟雾,冲进了傻子的脑子里。

“啊!”

正在戏水的傻子惨叫一声,直挺挺的倒在了河边,吓得周围的小孩四散而逃。

不一会儿,傻子又站了起来,可是双目之中却满是清明之色。

因为傻子的魂体很弱,而且没有任何的反抗,便直接被吴小天给夺舍了。

夺舍之后的吴小天不敢停留,直接朝家中赶去。

……

“求求你们,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的,请你们让我送完小天最后一程吧。”李若兰眼中含泪,尽管如此,却依旧没有办法遮住她白皙柔美的脸蛋,反而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另类美感。

李若兰穿的很是朴素,但是完美的身材却将白衬衣衬托的非常完美,的确良的裤子略微有些小,将她浑圆的臀给紧紧地包裹住,煞是诱人。

这让几个要债的小混混也忍不住双眼放光。

其实他们借钱的时候就打起了李若兰这十里八村都数得上号的大美人的主意了,他们也知道,以李若兰的条件,根本还不上那三千块钱。

“想要安静的送这死鬼一程也行,不过嘛,你总得给我们兄弟三个一点儿利息不是?”为首的一个大金链子猥琐一笑,小眼睛使劲儿往李若兰的胸口钻。

“嘿嘿,李若兰,没钱也成,先陪咱哥三好好玩一玩,你一个女人这么多年也孤寂的很,今个咱们哥三给你开开荒,松松土……”

看着三个混子一脸猥琐的朝自己走来,李若兰哪里还想不到他们到底想要干嘛?

双手护住胸口,一步步往后退,“你们这些畜生,你们不要过来!”

“哈哈哈,你叫啊,在你这死鬼小叔子的灵堂前,好好的被咱哥三玩一玩,这样说不定会更刺激!”大金链子嘿嘿一笑,张手就要去抱李若兰。

“啪”地一声,大金链子愣住了,他双眼微眯,小眼睛里闪过一抹怒色,“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臭娘们,既然你不识好歹,那老子也就不做什么怜香惜玉的事情了,兄弟们,给我把这臭娘们的衣服扒了,老子今天就要在这里先爽一爽!”

“不要,不要,你们这些畜生,你们会遭报应的……”

李若兰拼命地挣扎,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是这三个大汉的对手,很快便被两个大汉给钳制住。

很快,她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心中尽是绝望。

“小天,嫂子对不起你,不能给你守灵了,你安心的去,嫂子等等就来。”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李若兰发现那抓着自己的两个混子松开了,并且还听到痛苦的呻吟。

她缓缓地睁开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年轻人忽然出现,而大金链子三人却全都被打倒在地,眼中满是痛苦之色。

“嫂子,你受苦了。”

吴小天刚一回来便看到嫂子在被人欺负,他怒火中烧,立刻冲过去将三个混子干翻在地。

干完之后他自己都有些吃惊,他没想到自己的身手居然变的这么牛逼。

“小兄弟,谢谢你,你还是快走吧,这些畜生不好惹的。”

听到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喊自己嫂子,李若兰心神一跳,她还以为是吴小天,可是看清来人之后,这才露出了一抹失望。

她如今无牵无挂,心地善良的她不想让别人因为她而受伤。

看着善良的嫂子,吴小天紧了紧双拳,眼神之中满是怒意,“嫂子你放心,我和小天是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从今往后,我便替他守护你,照顾你!”

说罢,他转身朝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大金链子走去,狠狠地一脚踩在了大金链子的手上。

这一脚饱含了吴小天所有的怒火,直接将大金链子的手骨踩的粉碎,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刺心的声响。

惨叫声在香塘村的上空响起。

“钱我会替若兰嫂子还,若是再敢打嫂子的主意,下次就不是废掉一只手这么简单了!”吴小天声音发寒。

若兰嫂子是他如今唯一的逆鳞!

大金链子疼的倒吸凉气,他是真的怕了,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简直和魔鬼一样,他和几个兄弟还没有回过神来,便被他一人一脚给踹飞了。

“是是是,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大金链子如释重负的带着两个小弟逃走。

看到三个混混离开,吴小天这才松了口气,走到神情落寞的李若兰身边,抓着李若兰的手,柔声说道:“若兰嫂子,我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但是你千万不要想不开,你要真有个啥三长两短,你觉得小天泉下有知,他能安息么?答应我,也答应小天,好好活着!”

这些天一直处于痛苦和委屈之中的李若兰,抱着吴小天“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尽了所有的委屈。

看着怀中疼爱自己这么多年,为了供自己上大学而艰苦生活的嫂子,吴小天心中满是惆怅。

嫂子,你等着,我一定会出人头地,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哟,叶凌天,没看出来啊,现在都学会爬寡妇的床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听到这话,吴小天眉头一皱,转过身来。

只见一个身穿湛蓝色长裙,有着一头乌黑长发,五官精致的美女正一脸冷笑地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是谁?请你不要乱说话!”对于这陌生女子的话,吴小天很是不爽。

“大妹子,你……你误会了,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了。”

李若兰见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忽然跑过来质问,她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和这个忽然出现的小伙子恐怕关系不一般,赶忙做出解释。

可是季青青却看也不看李若兰一眼,杏眼微眯,冷声道:“好啊,叶凌天,能耐了?这才半天的时间连自己的媳妇都不认识了?”

——

作者有话说:

初来乍到,还请各位读者老爷们多多收藏好评支持一下,么么哒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