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求一本类似非正式探险笔记的考古盗墓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探险笔记

作者:石雨季

主角:[db:主角]

类型:悬疑灵异

简介:我叫黄朝,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灵异作家,在一次外出寻找灵感时路过一个村子,却不曾想竟踏进一个神秘组织的惊天阴谋中。
古老村落里的惊悚啃尸,老屋院子的井里浮出的神秘棺椁,究竟有何联系?突然出现的长袍人,到底能不能解开尸体消失之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乱坟之地,真的是鬼魅作祟?要如何下手,才能解开这个组织的神秘面纱,使它真相大白…

《我的探险笔记》第1章 楼唐古镇免费阅读

我叫黄朝,出生在安徽省的一个小村子里,从小是听着老人们讲些诡异的事情长大的,不过后来父亲做生意发了财,一家人搬到城里以后就没再回去过,那些事也渐渐地被我遗忘,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无神论者。

大学毕业后留在父母身边,曾在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但因为同年利用工作闲余时间发表了一部灵异小说而被大众读者熟知,虽然被主编赏识,但从此以后也就和大多作者一样天天被各种催稿。

为了摆脱主编的催稿,我以寻找灵感为由请假去往一个叫楼唐的小村子,却不知从我踏进村子的那一刻,已经陷进了一场惊天的阴谋中。

……

“黄朝!你小子不好好待在杂志社写稿,跑哪去了!”电话里传来主编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震的我耳朵差点失聪,连忙把手机从耳边拿开。

“主编,我最近缺乏灵感,打算去外面走走,请假条已经放您桌上了。”

“你小子少给我找借口,是不是又想着偷懒呢。”果然主编不吃这一套。

“喂…喂…主编啊…我这边信号不好…就不多说了啊…回来给您带当地特产啊…喂…。”无视主编在手机另一头的怒吼声,“啪”的一声直接关机。

这次要去的地方叫楼唐村,地处于云南西南部,根据朋友介绍说这个村子还没有被开发,可以夸张点说村民与外界是与世隔绝。

车在镇子外就被迫停下了,因为没有进村子里的路,唯一的一条路是悬浮在河上面的吊桥,宽度只够一人侧身通过,别说车子,就连人过去都有一定危险。

由于是临时出来的,没有带太多东西,只准备了一个中型旅行背包,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和一些电子产品,出来的时候想法是寻找灵感的同时也顺带散散心,没想到后面发生的那些事差点要了我的命。

到达小镇的时候时间已近黄昏,在镇里的招待所稍微休息了一会,老板帮忙找来了进村的向导,是镇上卖肉的中年大叔,因为常年进村里买猪,熟悉村里的路,有外地人过来他也顺便带他们进村。

他看我的状态有些疲惫,告诉我说在这里天黑最好不要走夜路,最好的话是休息一晚明天再进村。

虽然坐了一天的车有些累了,但我还是希望能快点到达目的地,他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让我收拾好东西跟他走。

村子在深山里面,进山的路非常难走,弯弯曲曲的向上蜿蜒着,朝前看去,只能看到十几米远的地方,再往前就是一片漆黑。

夕阳的余辉从树荫间投射下来,照在身上,让脚下的路显得更清楚一些。

“小伙子来这里旅游的?”在前面带路的中年向导突然回过头来问我。

“啊…是啊。”我被他问的一愣,含糊着应道。

“怎么选择来这里旅游,现在很少有人知道还有这个村子了。”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接着又继续在前面带路。

我暗暗撇了撇嘴,心里想着现在的人不都喜欢到一些奇怪的地方冒险吗,嘴上却道:“一个朋友介绍过来的,我也是趁着有机会出来放松一下,这里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吗?”

说完我以为他会接着我的话继续回答,没想到他只是闷头朝前走,完全没有要搭理我的意思,我不禁感到奇怪,按理说一般外来客到你的地方玩的时候,作为主人应该热情的介绍自己家乡才对,不可能像他那样沉默。

他继续沉默地在前面带路,我则紧跟着走在后面,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他带着我离开原先上山的那条小道,侧身走向旁边一条更加窄的路,但这条路明显有些年头了,可以看出是人为踏出来的,不是特地修建的。

一路上我都没放弃向他打听村子的事,他越不说话我就越好奇,但不管我怎么问,他就是不开口了。

跟着他左拐右拐转进了一排树围成的洞口,树洞大概长两米,一人高,穿过树洞,入眼的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看到这些我暂时放下了解村子的念头,四周的绿色令人整个身心都有一种突然被解脱的感觉,舒畅无比。

过了稻田,隐约的看见村口老白杨树下坐着几个人,随着离村口越来越近,这才看清楚是几个老人在唠嗑,见到我的时候笑着冲我点点头,似乎一点也不惊讶陌生人的到来。

这点又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也许是我职业的关系,听中年向导说这个村常年都没有外来者,他们看到我的第一反应不应该这么平静,哪怕是个傻子突然见到个陌生人来到你面前都会表现出好奇的表情。

在我看来如果这个村子越来越怪异的话,我会越来越兴奋,这对我的创作有帮助,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探索这个村子的秘密,心里默默地感谢着告诉我这个村子的那个朋友。

说起那个朋友,是我初中一个同学,在学校里关系不是太熟但也不错,但毕业后两年突然没了联系,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听人说他是去古遗迹探险了,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也没多问,毕竟是他自己的爱好。

过了一段时间,决定请假出去走走的时候,不知道去哪里,就随手发了一个朋友圈,想问问身边的朋友有什么好建议,没想到第一个回复的是他。

他回来了?这是我当时心里的第一想法,我也是这样问他的。

“嗯。”他很快就回复了我。

“这两年你去哪疯了,想找你比上福布斯都难。”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到处去走了走。”他回:“对了,你不是也要去旅游吗,我给你介绍个地方。”

“我这哪算是旅游啊,跟你比不上,我只是想趁这段时间出去走走。”

“放心,我给你介绍的地方保证风景优美,非常适合短期散散心,放松放松。”

就这样被他连忽悠带诱惑的上了飞机站在这里,现在想想都有些莫名其妙,但也不得不说是一个好地方。

由于村里没有旅店,所以被中年向导带到村长家,似乎中年向导与村长挺熟的,在低声对村长说了几句话后,村长欣然同意我住在他家,还热情的邀请我一起吃晚饭。

由于天已经快黑了,中年向导也被迫留了下来,不过不是住在村长家,而是离村长家不远的一户人家里。

也许是有客人的原因,晚饭准备的非常丰盛,有当地的一些特色菜,还有一些家常菜,这顿饭我足足吃了一个小时,桌上的菜被我吃的差不多了才依依不舍的放下筷子,吃完拍拍肚皮,心里想着这估计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饱的一顿了。

吃了人家这么多东西,我也不好意思继续坐着看着人家收拾碗筷,就想站起来帮忙一起收拾,村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按住了我的肩膀,阻止我要起身的动作,我转头看着村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吃饱了歇一会,后面有洗澡的地方,你走了一天也累了,等下好好洗个澡,休息一晚,明天再叫人带你出去逛逛,看看我们村的一些风景。”村长看着我说道。

“好。”我应道。

坐了一会然后在村长夫人的带路下进浴室洗了个澡,除去了一身的疲惫,舒服的真想吼一声。

洗完澡躺在床上,拿出笔记本,仔细地记下今天发生的事,然后从今天发生的这些事中寻找灵感开始创作。

坐在床上敲完最后一个字,我正准备关电脑睡觉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和拍门声。

匆忙打开房门,走出去时外面已经围了一大片人,村长站在人群中间,看到我出来,冲我点了点头。

在人群外站了一会,我也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村里一位老人突然去世,现在让村长过去组织一下相关事宜。

村长吩咐完他们之后向我走来,无奈的拍拍我的肩,让我先回房间休息,这里他来处理就行了。

我心想这是他们村里的事,我一个外来人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就应了村长一声回到房间。

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声音却怎么都睡不着,脑海里上映着许多杂七杂八的画面,很模糊,仔细去看时变得更加模糊,直到快天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睡了不到两个小时,耳边就响起公鸡的打鸣声,一阵一阵的,叫的人心烦。

我也睡不着了,就爬了起来,洗漱之后来到客厅,村长夫人已经做好早餐,见我起来了就叫我一起坐下来吃饭。

“不等刘叔一起来吃吗?”起来的时候没看到村长,现在吃饭了还不见人,我就有些奇怪,扭头问村长夫人道。

“哦,昨晚村口李老爷子去世,他去给人帮忙到现在还没回来,没事,我们先吃。”村长夫人一脸微笑的朝我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接过村长夫人递过来的碗。

“小伙子是来这里玩吗?”吃饭闲聊中,村长夫人问我。

“是啊,这不压力太大,想出来走走嘛。”我回道。

“出来散散心也好,等老刘忙完了就让他领着你四处转转,山里空气好。”村长夫人说道。

老刘也就是村长,老两口已经过半百的年纪却一直没有子女,家里只有村长和村长夫人两个人,所以待我非常好,估计是把我看成是他们儿子了吧。

吃过早饭,村长夫人就挎着篮子下地干活去了,临走前告诉我可以在家待着,也可以在村子里四处走走,但嘱咐我千万不要走出村子,村子外面的路错综复杂,怕我一个外地人不熟路会迷路,见我点头后村长夫人才放心离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