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书评
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

求一本类似民国妖道的鬼故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明末有妖道

作者:花乱

主角:[db:主角]

类型:

简介:这是一个发生在明朝末年的传奇故事。
  
国之将兴,必有祯祥;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时长风,大兴县衙中一个小小的缝尸匠,恰逢其时,演绎一段传奇。

《明末有妖道》免费阅读

天空灰暗,雪花如团,荒凉的山谷中两点人影如蚁。李鸭子在阴冷是山风中蜷缩成球,后面跟着新收的小徒时长风。

这里是辽东腹地,建奴肆虐,稍有不慎即有兵匪之患。

李鸭子葫芦样的身子,嘎嘎响是嗓门。

“观星取势,相形定穴,就没有为师打眼的时候。入我门中,算你走了狗屎运。”他有点偏门的手艺,伺机炫耀,唬得小徒频频点头。

时长风总角之年,瘦骨嶙峋,一身棉袄破旧如网,在冷雪寒风中瑟瑟发抖。

他原本是当地出了名的扫把星,逮谁克谁。襁褓之间父母违,旋即被转卖数次,本家不是被鞑靼打了草谷就是被女真蛮子祸害,还有一户更是被李家军给杀良冒功。

早年间,不羁山高人杨神仙断言:其眼邪,迸血光,最易招惹脏东西。故而生来大不顺,大不幸。作法半日,赐名时长风,取长风破浪会有时之意,以求改运。果然是神仙手段,眼下时来运转遇到了李鸭子,眼看就要直挂云帆济沧海了。

乡邻愚顽,杨神仙越是扬铃打鼓,时长风越发不受人待见。见他如撞瘟神,避之不及;更有心硬闲汉,拳打脚踢,耍弄逗乐。杨神仙仙踪渺渺,时长风苦难绵绵。要不是李鸭子途径偶遇,纳入门下,怕是熬不过这个阴寒的冬天。

时长风甚是惧怕错失这次命运的眷顾,紧跟了几步,气喘吁吁的恭敬求教:“师父,我们是什么门来着?”

“巾门。五花八门,第一门巾。不是简单的算卦相面,又细分为成仙术、通神术、识纬术、雅赚术、星相术。我们李家就是星相术嫡系正宗。”李鸭子没有一点厌烦,反而意犹未尽感叹道:“上溯千年,我们李家开创大唐盛世,威名赫赫,万国来朝。老祖宗李淳风更是道法精微,悉知前后五百年,如掌中观纹。哎,生不逢时,如今的大明羸弱疲惫,早已显露末世景况。乱世趋避,人心不静,大道不成。”

时长风哪里能听懂这些,真伪难辨,只是瞪着大眼睛发傻。李鸭子再次细察,这双眼睛与一般幼童无二,干净清澈,好似黑菩提置于一汪水银之中。

天生血眼,素无异样,若非杨神仙那样的高人如何能看破。李鸭子知晓一些血眼的好处,识邪崇,辩细微,正是盗墓掘坟用得上的好手段。心中不由暗喜,天不负人,白白让我捡了这么一个大宝贝!

李鸭子慈爱笑道:“你无须自扰,为师自会好生教诲,定能长见识,通技艺。”

时长风幼年失怙,自然少了知识,惭然回道:“徒儿是个睁眼瞎,生来蠢笨,少不得要惹师父生气。”

李鸭子不以为意,淡淡宽慰一句,旋即想起一事,不由哈哈大笑:“这有什么,为师听说我朝刚刚登基的天启皇帝,也是大字不识一箩筐,人家还是九五至尊呢。”

多日后,两人来到一处山坳。一间破庙,横梁断裂,泥像坍塌,不知供奉的哪路神仙。低洼处积雪成潭,风藏水绕,好一处灵性之地。李鸭子得意洋洋:“就这了,你就好生等着发财吧。”

他选择盗洞入口,时长风充当苦力。辽东苦寒,屯里人白日务农,夜晚为盗,耳濡目染,故而不以为异。

这里是大山深处,人迹罕至,倒不怕弄出大动静来。

不日盗洞已成,扔下活禽,待半日无恙,方才进入。两人头侧系牢豆油灯盏,昏黄的灯光透过缕缕黑烟,渐渐看清身处之地。墓室不大,一正两厢,四壁光光,不见砖瓦石块。棺椁早已开启,陪葬品不多,看来有前辈捷足先登。

时长风不由失望,李鸭子笑道:“小家子气,教你一个乖,这里原本是先人阴冢,后人也发现了这处风水宝地,依着古法套葬,是为嵌墓。不懂这里面的机巧,往往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听人说过,入墓不贪,只取一件……”

“屁话!不贪,不贪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李鸭子分清方位,按家传秘法掐指心算,进入西边的土屋。三间墓室其实大同小异,除了正室有一棺椁外,都是空空的土屋。

西边的墓室很小,地上露出一个显眼的盗洞。李鸭子有点郁闷,恐怕早已有人截胡。只求前辈们都是讲究人,能谨守入墓不贪的祖训。他还是不死心,带头闷声钻进盗洞。

盗洞斜斜向下,不算陡峭却无比漫长。李鸭子弓腰驼背,瞎摸鼠子一般爬了许久,开始一点一点不安起来。算算时辰,该有大半天的功夫。嗅嗅泥土,新鲜异常,就像刚刚挖出来一样。

时长风心存侥幸,“是不是我们进来的盗洞?”

“是个屁。”李鸭子心情大坏,“这条盗洞笔直一线,四围光滑,没有几十年的手艺根本做不到,哪像你挖的,狗啃啥样就啥样。”

二人在诡异的墓道中进退两难,前方深不见底,李鸭子心里也的确没底,歇了一会,说:“先退回去再作打算。”

退回去倒是顺利,很快就回到墓室,前后没用一盏茶的时辰。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发现这不是原先的那处西厢墓室。还是同样的土屋,还是空空的墓室,只是没有了墓门。四面土墙,地上一孔盗洞,嘶牙裂齿很是鲜明。

怎么会这样?半吊子正宗星相大师彻底懵了。时长风一副苦相,不敢多嘴,怕惹急了这位便宜师父,扔下自己不管。李鸭子也没有奢望与之同谋,咬牙跺脚下定主意,还是进盗洞。

两人惴惴不安进了盗洞,这次很是幸运,不到一袋烟的功夫,钻进了一处墓室。四围一打量,时长风终于哭了。

小小的墓室,空空的土屋,四面土墙,唯有地上一孔突兀的盗洞。

李鸭子蹲在墙角,镇定的点燃一锅烟叶,吧嗒着嘴安慰道:“你就烧高香吧,哪有大墓没有机关的,这些只是小小的迷宫障眼法,多摸索几次就成了。看这架势,没有要人性命的东西,应该不妨事。”

两人在盗洞里穿梭数次,就像在两个房间的走廊里来来往往,无始无终,无穷无尽,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

又进入了一间墓室,李鸭子终于沉不住气了,“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们到底来过没有。”

天生血眼能扶摇于九天之上,能通幽于九泉之下,端是了不得。时长风不得法,哪有这般神通,不过是眼神好一点罢了。

异化血眼痛楚不堪,他一般不会轻易尝试。这时却不敢推诿,多日相处,深知师父脾性不好。赶紧努力集中精神,慢慢收缩瞳孔,突然一针刺痛,眼窝深处迸发出一线血丝,一闪而逝。这线血丝好似从骨髓中被生生剥离拔出,元气精神随之泄漏,顿时感觉萎靡不振。

虽然精神不济,视线内的一切事物却逐渐清晰,层次分明。

时长风的血眼虽不得法,却能分辨出新鲜的脚迹留痕,这间墓室简直不像是人为修筑,没有留下一丝生人痕迹。

又是一处全新的墓室!

这里确实没有要人性命的机关,可是却根本没有人能活着出去。李鸭子暴怒,一脚踢在土墙上,随即心境失衡,彻底发泄一番。

脚踢,手挠,头撞,背顶。他痛快的疯了一场,精疲力尽仰面倒地。戏剧的事情发生了,纹丝不动的墙壁突然垮塌,露出一间墓室。墓室还是空空的土屋,只不过对面有道墓门。

太让人惊喜了,太让人激动了。李鸭子跳起身来,穿门而过,完全没有心情理会疲乏的小徒儿。

时长风暗骂一句:“狗肏的!”拖着脚步跟上去。

一旬还是半月?两人完全糊涂了,只是知道又累又饿,嗓子冒烟。墓室有门了,从一处墓室来到另外一处墓室,如此重复,已不知道走了千百间墓室,满眼晃动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墓室。简单的复制、单调的重复,这一定是世间最歹毒的机关。

李鸭子以前盗墓时其实经历过许多危险,千斤石、百斩刀、流沙、毒箭,虽然惊险,倒是提了十二分的精神。而这一次,只想好好睡一觉,不愿意醒过来。

他其实试了很多方式,标记、放绳、画图、右手,通通没有效果,唯一得到的发现就是每进入一个墓室,都是全新的墓室。这处土墓,像是把方圆五百公里的山都挖空了一样,修建了马蜂窝一样密密麻麻的墓室。疯子!只有疯子才这么干,只有疯子才这么无聊,他彻底疯了。

躺在土墓里面,不想动也不想说话,盛水的竹筒空空如也,早就不晓得扔在了哪处墓室。李鸭子手里还攥着最后半截大饼子,虽然饿的脚趴手软,但是喉咙里就像生出了火辣辣的尖刺一般,硬是哽咽不下。绝望已久,黑无常的脚步异常清晰,一步一步靠近。

时长风使劲摇头,想要摆脱这恐怖的幻觉,没有任何作用。抬头看去,眼前站着一人,容貌清癯,一身青衫。看他如影如魅,时长风却没有心生恐惧,倒是起了一丝温暖熟悉的念头。

青衫人如释重负:“还好来的及时,不然你们就要枉送了性命。”

李鸭子壮起胆子问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时长风突然欢喜起来,“杨神仙!”

青衫人杨近贤,于百里外不羁山中修道,有大神通,世人皆唤作杨神仙。此番出游,想顺道看望时长风,却听得乡邻说他已拜入李鸭子门下,往东北方而去。

杨近贤何等人物,多番打听,便料知李鸭子底细,哪里能让时长风误入歧途。这才一路寻踪匿迹,救得二人性命。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书评-百万书友的精神家园